一辈子都是军人,部队需要有召必回

范文吧发表于2019-04-13 10:59:02归属于经典文章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牛柒永远忘不了2007年在阿富汗瓦罕做佣兵的日子。

也永远忘不了老班长的话:“你可以杀人,但必须活下来。”

1

牛柒18岁参军,19岁选拔为特种部队队员,20岁成为绝密特种部队成员,一路以兵王之王的荣誉晋级。

牛柒不是真名,而是绝密特种部队的代号-七号。

普通班特种兵班,一班正常编制6人,绝密特种兵班正常编制也是6人,外加隐藏编制1人,一共7人。

七号,就是牛柒的代号,每次行动牛柒必须单独行动,除了指定通讯员,不得与任何人透露自己的位置。

班里的战友更喜欢叫牛柒为守护神。

当然,这些只限于执行任务的时候,日常训练、住宿、生活中,班里7人都在一起。

参军总共服役5年,守卫国家安全整整1997天。

23岁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一阵扫射击中背部脊柱,导致神经断裂,经过快速抢救,不惜代价的医治,牛柒活了下来。

断裂的神经被人工链接了起来,倔强的牛柒再次成为行动自如的健康人,但却留下了间歇性痛觉消失的后遗症。

当年,也是牛柒正式退役之年,在面对五星红旗敬礼时,自从成年起第一次留下了热泪,强忍痛哭,任眼泪在脸颊划过,宣告退役誓言和保密誓言。

2

24岁牛柒大婚,在老家霍邱县迎娶喻茹,婚礼预订中午11:30开始。

牛柒早早跟随迎婚车队来了一趟酒店,刚下车,眼尖的牛柒看到拐角胡同,一位穿军装的人面向胡同,背对牛柒站军姿。

牛柒对身穿军装的人格外亲切,正想去打招呼认识认识,牛柒的叔叔拦住他:“今天你结婚,很多流程要跟你说,抓紧时间,还要去接新娘子。”

熟悉完流程,车队开拔,迎娶新娘。

新娘家不远,霍邱县也不大,车队却绕城跑8圈,寓意和谐美满,财源广进,20分钟不到的车程硬是跑了3个小时。

新娘接回来已经11点多,牛柒特意看了一眼早晨胡同拐角军人站立的地方,那名军人还在。

不过,身边多了三个同样身穿军装的军人,并排而站,背对牛柒。

牛柒很羡慕,要是自己没有那次意外,牛柒一定还在继续军旅生涯。

婚礼准点开始,亲朋好友满眼祝福,婚礼节目进行了半小时,正在结尾的时候,门口进来6位穿军装的军人。

6位军人整齐划一,走到门口的一排凳子上坐下。

牛柒透过炫彩的让人发昏的灯光,凝神看向门口坐立的军人,格外的眼熟。

“班长,陈二,杜三,聂四,赵五,六儿,是你们吗?”

按说部里不允许参加任何形式的脱离部队的活动,包括参加婚礼,必须全年在岗。

但是,对面的6个身影,牛柒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牛柒大声呼喊问道。

6位军人立马起立,立正,敬礼。

牛柒也立马立正,敬礼。

3

确认,就是他们,敬礼,是让牛柒勿喧哗。

牛柒明白,此刻,他们都是在岗状态,就算安排他们就座婚礼的餐桌,他们也不会坐,他们以特有的形式参加牛柒的婚礼。

牛柒示意主持人快点结束,他好下去和他们碰面。

婚礼本来就接近尾声,主持人用简短言语让大家开席。

牛柒快速跑向门口,整理好一身西服正装,正坐在六儿的旁边。

“班长你们怎么来了?”

“训练,刚好在这里集合,你小子不错啊,结婚了,新娘很漂亮,好好对媳妇,部队那套牛脾气要好好改改,不要老认死理,明白吗!”

“明白!”

“还有三分钟,两分钟交谈,一分钟交接物品,有什么话你们赶紧说”

班长简短对对队员交代。

“恭喜恭喜”

“恭喜恭喜”

……

“老七啊,我们队里属你最小,没想到安年龄算你结婚最早啊。”

陈二最喜欢调侃牛柒,因为队里各个都是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因为将青春奉献给了国家,结婚都比较晚。

“老七,你知道吗?我们哥几个为了参加你的婚礼,飞了大半个中国,夜里凌晨空降到荒无人烟的地方,还不准联系政府部门企业团体,50多公里我是徒步跑过来的。”

“六儿,你还有脸说,让你第一个跳你不干,非要最后一个跳,我们几个早都到了,你要是在晚点,我们跟七儿碰面的机会都没有了,回去还得挨罚,你可长点心吧。”

“行了吧,死脑筋,你就不能往公路上跑,搭个车有那么难嘛!就算骑共享单车也不至于11点还到不了,就你俩这笨脑子,指不定哪天迷失荒野。”

他们在这说着,牛柒在那听着,乐呵呵的发笑,多少次了,都还是老样子。

“七儿,哥几个大老远跑过来参加你的婚礼,够意思吧!”

“够意思,我真没想到老哥们会来,班长,几位老大哥,借这个机会咱们好好喝一个,怎么样?”

“喝就算了,这回没功夫给你带份子钱,不过给你带了个好东西。”

班长从后腰取出一柄皮革包裹的多功能匕首,递给了牛柒。

“这是最新配发的匕首,有全球定位,通讯,电子设备破译,遥控,电子信息贮存,万能钥匙等等很多实用功能,这把匕首值30万,使用手册不能给你,你慢慢研究吧。”

“是,谢谢班长。”

“你应该谢谢指挥员和大伙,指挥员一直惦记着你退役时想留下匕首的请求,这次大伙和指挥员一起联名给你做了担保,你小子有福气啊。”

牛柒傻笑着接过匕首,做工非常精细,完全看不出隐藏了这么多功能。

“时间到”

班长一声起立,敬礼,与牛柒道别。

牛柒内心的渴望再也憋不住了。

“班长,我有个请求,我请求归队。”

“牛柒,军人,不是不穿军装就不在是军人,我们一辈子都是军人。不要松懈,部队需要,会征召你。”

“是,有召必回。”

4

没过几个月,牛柒收到了班长的电话。

部里通过在国际安保公司工作的退伍军人,介绍了一份在阿富汗瓦罕地区,保护贸易公司华侨老板的任务。

班长告诉他,作为绝密特种部队退役的军人,部队早晚都会征召他,为了不要让他过于松懈,给他介绍了这份任务,不过不是强制性的,他可以不去。

这次的任务也相对安全,瓦罕是阿富汗比较偏远隐蔽的地区,与中国相互接壤,并不在塔利班的冲突范围内。

保护的目标是一位华侨老板,受到阿富汗战争的影响,需要一位安全保镖,因为是华人,特意向安保公司提出要中国退伍军人。

安保6个月,报酬30万人民币。

牛柒很纠结,老婆怀孕不到2个月,现在离开就没办法照顾怀孕的妻子,不去,又无法按耐住内心的渴望。

不是渴望30万人民币,而是他那颗军人的心。

妻子却非常支持他,建议他去试试,有危险就回来。

很多人不理解喻茹的做法,为什么要让他去。

喻茹却说,他是一名军人,他有他的天职,我应该支持他,因为我父亲也是一名军人。

牛柒安排好了家里人,喻茹的母亲过来照顾她,牛柒和父母住在同一个小区,也方便照顾喻茹。

走之前,班长给牛柒邮寄了一份多功能匕首的使用说明,一本佣兵手册,一张阿富汗的地图,一张瓦罕的详细地图。

牛柒来到瓦罕之前,安保公司给牛柒做了全身检查,注册了佣兵资格证,还发放了佣兵必备品。

安保公司给了牛柒两把匕首,告诉他安保公司不给配备枪支弹药,也不允许携带枪支弹药,不过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使用枪支等武器。

培训教练单独悄悄告诉他,到了阿富汗,找其他国家的佣兵,或者当地人也好,用钱购买一把枪来保护自己,虽然瓦罕没有冲突,但阿富汗的局势很危险,以防万一。

临走前,班长又再次打来电话,留给他一个号码,在国外打这个电话可以找到他,部队的电话再三叮嘱不要在国外拨打。

另外告诉他,如果遇到危及生命的事,让他向东走300公里,找到中国边防站,寻求边防站的帮助。

5

牛柒来到阿富汗瓦罕,前后用了五天时间,安保公司培训,注册资质等,都是繁琐而必须的程序。

到了瓦罕,是个非常贫穷的地方,两面环山,狭小绵长的平原居住着游牧民族,贸易公司开在离村落5公里远的山脚下。

简易的土房,围起来不到两百平的地方,两辆车停在门口,5个人在卸货。

委托人陈先生嘴唇发白,走向前来,举起一张照片,上下打量牛柒。

“牛先生是吧,看不出来,你很年轻啊!”

“陈先生过奖了,从现在起我负责您的安全,有安保方面的要求,请随时告诉我。”

“好”

陈先生叉腰,环顾四周,微微感叹。

牛柒也观察起周围的环境,很原始的环境,完全看不出危险的样子。

“陈先生,恕我直言,完全想不出来,你为什么在这里开公司?”

“我原先的公司在喀布尔,后来打仗了,很多时候钱很重要,但命更重要。”

“为什么不回国?”

“你知道美国为什么在二战的时候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吗?因为战争使物价更贵,更容易赚钱。”

一位络腮大胡子走到陈先生面前,说着阿富汗语,牛柒听不懂,但听得出大络腮胡子很不友好。

陈先生带着牛柒去了办公室,让牛柒在这里坐一会,等货物清点完毕,在带牛柒去住宿的地方。

办公室空间狭小,一张桌子一把椅子,都很破旧,桌子上放着两个账本。

牛柒透过门观察四个卸货的人,都是大络腮胡子,看上去对陈先生都不是很友好。

卸下的货物很沉重,铁碰撞的声音格外引人注意。

陈先生做铁器生意?打仗不应该更需要食物水等一些必需品嘛!

而且抬重物,居然不让他这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帮忙,是客气!还是不好开口?

在心思细腻的牛柒看来,是不信任他。

6

夕阳西下,陈先生开车带着牛柒去住宿的村落,村落的房子都是泥土砌成的,大部分房子都没有房顶。

他们居住的是一顶类似蒙古包的大帐篷,蒙古包内地下铺了两层地毯,中间是烧水做饭的地方,包内摆着生活用品。

陈先生盘坐在中间,点燃碳木,准备烧水。

牛柒也一同坐在中间,开始询问情况:“远处另一个蒙古包旁边,蒙面男子是谁?那四个工人是谁?”

陈先生继续烧水:“牛先生不要紧张,那四个工人是阿富汗人,只是对这里的环境有点抱怨不要在意。”

“蒙面男子呢?”

“这就是我请牛先生过来的原因,最近3个月我好像没人盯上了,我不知道是谁,不知道对方的目的,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塔利班。”

“有仇家吗?所有有关的人都梳理一下。”

“我做人很低调,完全想不到谁会打我的主意。”

“就一个人?”

“对”

牛柒了解一番陈先生的处境,发现没有大问题,对方的跟踪毫无技巧,也毫不隐蔽,更像是求财。

牛柒准备晚上把人抓过来问一问,一般这种小人物恐吓一番最有用。

瓦罕的夜晚宁静如空,晚上11点人们就已经熟睡,安静的村落只能听道水流的溪溪声。

牛柒摸到另一个蒙古包,里边的呼噜声阵阵,牛柒快速冲进去,按住男子,绑了起来。

“饶命,我投降”

男子居然会说中文,牛柒疑惑起来,不过更好,方便拷问。

“你是谁?来干什么?”

“我叫哈穆德,我是来逃难的。”

牛柒抽出手电筒和匕首,在大腿上摩擦一阵,又在哈穆德眼前晃一晃,手电筒照着匕首闪闪反光。

“这把匕首长18厘米,非常锋利,刀锋插入身体都不会发出声音,1秒之后疼痛感会传遍全身,刀背的倒刺,在我拔刀的时候会撕裂刀背挂住的肉,那种疼痛感会撕心裂肺,你会求着我不要拔刀。”

牛柒手举着匕首,刀尖已经划破哈穆德的前胸。

“不要,我给你钱,只要你杀了那个姓陈的,我给你100万。”

“理由?”

“他给塔利班制造枪指武器,我恨塔利班,我的亲戚就死在塔利班的抢下。”

陈先生居然给塔利班制造武器!难怪白天不让他帮忙抬东西,原来里边都是枪支配件。

但是,这种情况,不是该妥协的时候,也不是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时候,情况不明之前,一定要意志坚定。

“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我知道的就这么多,求你一定要杀了姓陈的,我这里有300万,就在我睡觉的毯子下面埋着,你杀了他,我在给你300万,一共600万,这里没人知道,我就说是我杀的。”

牛柒找到了毯子下面的箱子,一箱子的美元。

7

“你帮塔利班制造枪指?”

“是!你要杀我吗?”

牛柒左手握匕首,右手握枪,枪是陈先生的,在他睡着的时候搜出来的,哈穆德捆绑着躺在一边。

“他要杀你,因为你制造的枪杀死了他的亲戚,我劝你不要在给塔利班制造武器。”

“如果我做不到,你会杀我吗?”

“如果你做不到,我不能在保护你,我会离开,把你的时告诉中国理事馆和阿富汗政府。”

牛柒的语气很坚定,陈先生抬头望着屋顶,抿着嘴,没有害怕的情绪,反而显得更加兴奋。

“牛先生,你值得我的信任,很抱歉我欺骗了你,因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值得信任,这关系到我全家人的命。”

陈先生终于吐出了心声,原来塔利班绑架了他的老婆孩子,威胁他为塔利班提供枪支,如果不同意就会杀掉他的老婆孩子。

哈穆德是他的下属,为了救老婆孩子,陈先生花了大价钱雇人去打探关押老婆孩子的地方,现在已经知道就关在离喀布尔不远的村庄,且看守人员不多。

陈先生打算,喀布尔还不在塔利班的控制范围,趁还没有转移人质,雇人去救老婆孩子,如果转移了就希望渺茫了。

他更不敢寻求阿富汗政府的帮助,就凭制造武器这一条,不仅不会帮助他,反而会把他关起来。

陈先生计划,只要救出老婆孩子,让牛柒带着她们回国,哈穆德会帮他们买好机票,牛柒只需将她们带回国,送回老家,陈先生就会给牛柒300万人民币。

而陈先生会想办法从这里脱身,是死是活不需要牛柒担任何责任,只要牛柒答应救人,陈先生就申请解约,并承担解约费用,牛柒就可以自由行动。

牛柒没有太多的犹豫,当即就答应先救人。

同为中国人,应该伸出援手,作为军人,解救中国人民的生命,是义务。

虽然,此时的牛柒是普通人的身份,但是他的内心,还是一名军人的心。

8

哈穆德和牛柒骑着从村落那里买来的马,离开了瓦罕,去往了阿什卡希姆。

在阿什卡希姆换了一辆车,购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开往喀布尔。

哈穆德告诉牛柒,路上多加注意,从阿什卡希姆去喀布尔的沿途没有城市,偶尔会经过村落,大部分是荒野。

荒野和小村落是塔利班组织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路上遇到人不要惹事,低调一点,在这片区域塔利班还不敢公开露面。

路上果然跟哈穆德说的不差,一路上都是荒野,连人都看不到,牛柒和哈穆德轮换开车,闲下来牛柒尽量的补充精力。

不过,沿途还是遇到了小插曲,车刚开过小坡,6名大兵,三辆车,2名大兵开一辆车过来逼停了他们。

牛柒清楚看到100米外两辆车上,一柄步枪,一柄狙击枪已经瞄准了他们,只要他们敢乱动,一颗子弹就会送到脑门上。

“我来应付”

哈穆德让牛柒不要乱动。

“不要激怒他们,按他们说的做”

牛柒也嘱咐哈穆德不要去激怒他们。

哈穆德用英语表示我们配合,不要伤害我们,翻译过来就是如下的交谈。

“先生,我们是老百姓,身上没有武器。”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随身证件拿出来。”

“好的,我是逃难的百姓,原先是贸易公司的部门经理,旁边这位是我请的保镖。”

翻看证件的大兵对旁边点点头,将证件还给了哈穆德。

“你们住在哪里?”

“我们住在瓦罕,先生。”

另一个大兵进去车里检查,后备箱也被打开,并没有发现热武器。

大兵似乎还不放弃,在哈穆德牛柒身上搜查,牛柒身上搜出两把匕首。

大兵掂量掂量,是好匕首,不过他并不在意,还给了牛柒。

“在这个用枪的时代,你居然只带了匕首,我很佩服你这个中国人的勇气。”

牛柒听得懂英语,没有接大兵的话,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如果你见过带枪的人,一定要告诉我们,还有我们没有见过面,听懂了吗?”

大兵们打消了对他们的疑虑,看情况要放他们走,让他们保密。

如果他们不答应,恐怕回头就是两枪。

继续往前走,路上哈穆德说了不少大兵的坏话,哈穆德对大兵敌意比较浓烈。

不过,哈穆德遇到大兵的时候却是非常的克制,完全看不出半点的敌意。

9

到了喀布尔,哈穆德在酒店里定了两个房间,一起吃过饭,哈穆德就单独离开了。

牛柒发现喀布尔有很多被轰炸的废墟,沿途看到了不少尸体,还有饥饿的人们。

酒店环境相对好了很多,不过也是破破烂烂的,找服务员要了一份喀布尔的详细地图,牛柒仔细研究着。

晚上,哈穆德带回了两个不好的消息。

[if !supportLists]1,[endif]喀布尔的机场已经被摧毁,乘飞机去中国的计划无法实现。

[if !supportLists]2,[endif]关押人质的地方,增加了人质,也增加了守卫人员,目前有6个塔利班人员。

牛柒和哈穆德制定了新的计划,目前几乎所有的民用交通设施都没有办法出国,唯一出国的办法就是去国界线,偷偷进入其他国家。

想进入中国,只能在回到瓦罕,通过瓦罕走廊进入中国,不过太过危险,瓦罕还有4名塔利班份子,瓦罕走廊也不好走。

不过,这也是唯一的机会了。

牛柒拨通了班长的电话,寻求班长的帮助,协助他们合法进入中国。

班长告诉了牛柒一个代号,中国边防站会帮助他们过境,不过在阿富汗境内,必须要靠他们自己。

最后还叮嘱了牛柒,阿富汗目前极度危险,一定要小心,这次允许你杀人,但必须活着回来。

制定了新计划后,牛柒要求哈穆德立刻出发,多等一分钟,就多一份危险,哈穆德只能跟随牛柒去了关押人质的村落。

哈穆德不知道在哪里弄了三把AK仿制枪,40发7.62mm口径的子弹,真是雪中送炭。

牛柒试了试,虽然是仿制的AK枪,不过手感很不错,特别观察了枪膛,很流畅,不会发生炸膛的情况。

开到了临近村落的地方,为了不引起注意,他们下车徒步前进。

到了村子已经是傍晚,村子外围了十几个人,中间捆绑着一个15-6岁的青少年,身上穿着黄色的T恤杉,运动裤运动鞋,被蒙住了眼睛,跪在地上。

傍边一名络腮大汉,手拿一把大砍刀,正面还有一位拿着摄影机拍摄他们的人。

猛地砍掉了青少年的头颅,被砍断的颈部喷出两股血柱,很快血柱没了后劲,跪着的身体瞬间垮了下来。

牛柒转过身,闭上了眼睛,没心情在看下去了,太残忍了。

牛柒和哈穆德找到了关押人质的土房子,院子里一张桌子和7个凳子,看守不停的在打牌,视乎不太用心,但是院子里一直都有人在。

等到了凌晨2点,院子里的两名看守也躺在凳子上睡着了。

牛柒让哈穆德在院子10米远的地方放哨,如果院子有看守醒过来,负责火力掩护。

牛柒悄悄从侧面翻入院子内,快速又不发出声响的走到两名熟睡的看守身边。

匕首快速的洞穿了两人的心脏和喉咙,两手用力握住他们的嘴,不让他们发出声响。

可能是血流的太快了,一分钟的时间不到,两人就停止了呼吸。

然后,牛柒快速走到看守的房门前,发现房门没锁,不是不想锁,而是压根就没有锁门的部件。

门后一把凳子抵着门,牛柒手抓起凳子,缓缓打开门。

用同样的方式,快速桶心脏,划开喉咙,双手抓住下巴处,用力捂住嘴巴,不让对方发出声音。

其中一个人很快就死了,另一个不太对劲,挣扎了2分钟,居然还有余力。

牛柒双手死死的扣着这个人,这个人始终都不放弃挣扎,不太对,3分钟了还没死,难道心脏在右边。

牛柒快速抽匕首,猛插男子右胸腔,果然,不到半分钟男子就没了呼吸。

不过,男子停止呼吸前,从床角摸出了一把枪,对着牛柒的方向一阵扫射,牛柒地下了头并未受伤。

却惊动了另外房间的两名看守,另外两名看守死的更快,刚出门,就被哈穆德一阵扫射,扫死了。

牛柒在房间里找了很多钥匙,人质被关在房间的铁笼子里,一共救出了14个人,其中就有陈先生的老婆和孩子。

牛柒开着院子里的小汽车,带着陈夫人和小孩,哈穆德开着货车拉着其他人质,一直往喀布尔方向开。

他们计划把其他人质交给政府,临近喀布尔的时候,让他们自己开车进城。

牛柒、哈穆德直接驾车开往瓦罕。

10

开往瓦罕的途中一路顺风,遇到大兵的地方,他们绕开了。

马不停蹄的开往瓦罕,一刻都没有停止过。

等到了瓦罕已经整整过了2个日夜,到达后,同样是夜晚。

来到瓦罕的小村庄,陈先生和老婆孩子仅仅的拥抱在一起。

情况有变,一切都告诉了陈先生,目前只能往东走,穿过艰险的瓦罕走廊,回到中国。

很不巧,2名塔利班份子现在正在村子里,现在开车穿过村子很容易引起塔利班份子的注意。

不开车,300多公里的险地,在加上海拔高,普通人很难走过去。

最后决定,开车冲过去,如果追了过来,再想办法解决他们。

路过村子的时候,果然瞒不住,塔利班份子正在村里作恶,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牛柒他们已经开远了。

但是塔利班份子不打算放过他们,一旦他们逃走,这里的小兵工厂就会暴露。

牛柒一路向东猛开了200多公里,天已经亮了,车子也没油了,只能徒步前进。

后方的塔利班份子还在追赶,就在牛柒他们走到离中国边防站还有6公里左右距离的时候,塔利班追上了他们。

牛柒本打算自己殿后,让他们继续往前走。

哈穆德却坚持自己殿后,让他们走。

原因是他们就算到了边界也不能进入中国,必须牛柒跟随他们一起去。

再就是,哈穆德感谢陈先生将自己的家人接到中国生活,离开战火纷飞,人命如草的战场。

哈穆德痛恨塔利班份子,这些年一直在训练自己,发誓要为亲戚报仇。

哈穆德坚持断后,牛柒就带着陈先生他们继续往前走。

途中清晰的听到阵阵枪声,断断续续持续了3个小时。

回到中国边境后,牛柒在边防站等了7天,一直没有等到哈穆德。

直到后来,陈先生一次登门感谢才知道。

哈穆德杀了一个塔利班,自己受了伤,躲在山林中,3天后游牧民在山上找到了他,把他救了回去。

那些村路的游牧民,受到了塔利班份子的欺凌,与哈穆德一起打跑了塔利班份子。

哈穆德目前生活在瓦罕的村路里,陈先生在想办法把他接过来。


 

返回经典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