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失去了什么?油然而生的陌生感、提笔忘字的悲哀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4-11 10:08:05归属于主题演讲稿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演讲主题: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

前几天结束了我为期两周的SYB创业培训,从中收获最大的并不是我明白了如何去创业,而是让我发现了人与人之间的距离。

培训30个人为一个班,但是我们班有44个人,也就意味着有14个人和我们不在同一个培训班级。我很幸运,不属于那孤单的十四分之一,我所面对的都是熟悉的同班同学。培训有吃有喝还算熬得过去,工作不忘娱乐,培训也不例外,该吃吃该喝喝该休息还得休息。那天课间休息我碰到在隔壁班培训的体育委员,他给我一种很强烈的陌生感,好像这个人失踪了很久,此刻突然冒出来一样。我很诧异,一周七天除去周六周日培训,我们一周有27节课,也就意味着一周内我们有这么多时间都处于同一个学习环境里,为什么会油然而生这么强烈的陌生感呢?

人的大脑分为左半脑和右半脑。常言道“说话不经过大脑”这里指的就是不经过右半脑,我们的潜意识任由左半脑支配,我所产生的陌生感原因也在此。可能有人会问,与朋友相交也存在左右脑之分吗?当然 我们和室友处在更小的圈子里,过着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渐渐地生活点滴都刻入右脑之中,室友无疑是你在大学里最熟悉的人。之前看到过这样一段话“幼儿园是一个好大的园,小学是一个班的小学,初中是一群人的初中,高中是几个人的高中,大学是两个人的大学。而上班,是一个人的上班。原来人就是这样子走向孤独的。”21世纪发展的太快,我们渐渐接触到了新鲜玩意儿,所以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陌生感不是因为我们不想去社交,而是每个人都沉迷在虚拟之中。因为虚拟世界的隔离,可能现在“泛泛之交”也有了它新的含义。

我发现当内江天气越来越冷的时候,还是没能阻挡那些裹着棉袄的情侣们,他们坐在椅子上看着各自的手机屏幕,我很奇怪,如果是找一个玩手机的地方,宿舍不该更暖和一点吗?信息还没有这么发达的时候,生活节奏被拖得很慢,那时候书信成了往来的唯一途径,文字所传达的意义也不能拿来与现在相提并论。可能古人那时候也存在异地恋,现在的我们可能会发一段伤感的文字还会配上图片,但是古人笔下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更多了几分情感饱满。“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更让我们为李清照的愁思而凝噎。我们现在都不在父母身边,可能偶尔会通电话来寒暄一番,但是信息化的时代已经让我们渐渐失去了一些不易察觉的情感,再没有“一封家书值万金”的感动。

我有时候喜欢码一些文字,或者写一些古体诗,后来我也学会了向现实妥协,我的写作工具慢慢的变成了手机,电脑。现在想在稿纸上写一些感悟,都快到了提笔忘字的地步。很多简单的汉字都写不出他的结构,下意识的掏出手机,在九键输入法中打出我所需要的文字,再抄下来。这是快节奏生活带给我的悲哀。每天睁眼、合眼的时候我最先接触到的就是手机,可能它才是陪伴我最久的,我的喜怒哀乐它都知道。

从前的日子真的很慢,车,马,邮件都慢,但是寄托的情感却那么重。我们都知道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但是我们只需要多加两个字就会让它变成人生四大悲事(久旱逢甘霖——一滴,他乡遇故知——债主,洞房花烛夜——隔壁,金榜题名时——重名),这就是文字的魅力。“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这都是他们智慧的结晶,其实我们必须承认那时候他们在文字中所寄托的情感,远比我们朋友圈里的感情鸡汤多几分唯美与真挚。快节奏的发展人们越来越依赖高科技,殊不知左脑的功能再慢慢被高科技所代替,不懂得使用右脑的人是多么的可悲。

快节奏的发展,我们不经意间丢失了太多,油然而生的陌生感、提笔忘字的悲哀、相顾无语的尴尬是否让你意识到: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



 

返回主题演讲稿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