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喉感觉很紧 东北浪妇翠莲秋韵

范文吧发表于2019-04-10 10:01:57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第1章

  看着坐在对面哼着小曲哄着儿子的柳月娥,孙得志不禁想起了自己那口子,算来,那口子离世已经十二年了。

  孙得志一直都住在乡下,这一次,如果不是自己那个处了近三十年的兄弟刘得贵苦苦相求,说是他儿媳妇生养,儿子忙不过来,又念在刘长贵前年摔了腰,老伴要照顾刘长贵,孙得志也不会答应来城里住的。

  孙得志一直对刘长军视若已出,不愿意帮忙的原因却有些说不出口,因为柳月娥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而且在有些事情上大大例例的,柳月娥在乡下那段时间,穿得十分性感妖娆,有时候自己去刘得贵家窜门,柳月娥就穿着那种半透明的丝蕾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这自然搞得孙得志有些想入非非,压制了多年的情欲也似乎裂开了口子,每一次看到那些内衣内裤时,他总提醒着那是刘家儿媳妇的,不要想入非非,但总是会想入非非。

  “哇哇哇……”就在孙得志眼睛盯着电视,想着这些的时候,才刚刚满月的孩子发出了稚嫩的哭声。

  “宝贝,你肯定是饿了……”柳月娥脸上闪烁着母性的光辉,直接解开了上衣的扣子,将葡萄塞进了儿子的嘴里。

  孙得志看到了这一幕,忍不住咕咚咽了一口口水,心思完全放在了柳月娥的胸前。

  柳月娥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身材前突后翘,生养并没有让她身材走形,反而让她身上散发出少妇迷人的风情。

  柳月娥的皮肤特别白,那种白,让孙得志想起了村里头赵寡妇做的水豆腐,仿佛掐一下就能滴出水来。

  柳月娥的胸脯呈笋尖样,特别的坚挺,因为正在哺乳期,乳晕显得有些重,看起来特别诱人。

  “孙叔,有些溢奶了,快拿纸巾来。”柳月娥突然抬头来了一句,正好捕捉到了孙得志落在了自己胸脯上的目光。

  柳月娥不禁脸上一红,这才意识到当着孙得志的面喂奶不太合适,但想到眼前这个是自己公公最好的兄弟,一向老实巴焦的,却又有些释然。

  “哦……”孙得志心中一跳,连忙站起来从茶几上抽出了纸巾,递到了柳月娥的面前。

  如此近的距离,孙得志可以更清楚的看到柳月娥的胸脯,更能看到在儿子的吮吸下,已经涨大了起来的葡萄,裤子上立刻就鼓起了一个大包。

  “我腾不出手来,你来擦……”柳月娥呶了呶嘴,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因为一只手搂着儿子,另一只手固定着胸器,却只能这样一说。

  “我来擦……”孙得志又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奶水可是顺着柳月娥的胸器往下流的,如果自己去擦,那岂不是……

  “孙叔,你快点,流到衣服上,洗起来就麻烦了。”看到孙得志还在那里犹豫,柳月娥忍不住抬起头来,有些不满的白了孙得志一眼。

  孙得志看到柳月娥一点别样的表情都没有,暗骂了自己一句为老不尊,伸手去擦柳月娥胸前的奶水。

  “哦……”感觉到孙得志有些粗糙的手掌按在了自己胸前的娇嫩上,柳月娥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第2章 二

  孙得志听到了柳月娥的呻吟,心中如同有一团火在燃烧,趁着柳月娥没开口,手又在娇嫩上擦了两下。

  那对娇嫩似乎不甘心受到如此粗暴的对待,不停的弹跳着,表达着不满,孙得志可以感受得到上面蕴含的巨大弹性,心中跟着娇嫩弹跳着。

  “孙叔,我自己来吧……”柳月娥也没来由的感觉到了几分异样,连忙推开了孙得志的手,她觉得孙得志的手虽然比丈夫的粗糙,但也比丈夫有力,才几下,自己的内裤里就传来了一丝湿润的感觉。

  “哦……”孙得志有些遗憾的点了点头,默默走到了一边。

  “对了,月娥,这里是两千块,给你……”孙得志跟想起了什么一样,走进了卧室,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叠老人头。

  “孙叔,我们不缺钱……”柳月娥回答着,却接过了钱。

  “我知道你们不容易,虽然不缺钱,但是日子却过得紧巴巴的……这些钱给孩子买两件衣服”孙得志一笑,目光又一次落在了柳月娥不设防的胸上。

  柳月娥俏脸有些发红,并没有说什么,却以最快的速度喂完了奶,抱着儿子进了卧室,但在起身的那一瞬间,柳月娥有些意外的看了看孙得志裤子上鼓起的那个大包。

  孙得志知道,柳月娥一定发现了自己在窥视,但柳月娥没说,孙得志也没有揭破。

  刘长军一脸疲惫的回了家,和正在看电视的孙得志打了个招呼以后,就直接进了房间,不一会儿,房间里就传来了刘长军逗儿子的声音和夫妻间聊天的声音。

  “不要……孙叔还没睡……”不过才不到两分钟,柳月娥的声音就有些变了味,充满了一种撩人的风情。

  孙得志的心又热了起来,裤子上又鼓起了一个大包,他咳嗽了一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故意将动静弄得很大。

  “长军……我要……”柳月娥知道孙得志睡了,直接将手伸进了刘长军的裤子里。

  十月怀胎是辛苦的,但不能过夫妻生活却让柳月娥更辛苦,现在儿子满月了,柳月娥就想要将前一段时间失去的全都补回来。

  “我也憋不住了……”刘长军喘息着将柳月娥压在了身下,猴急的去脱柳月娥的丝蕾内裤。

  “老公……”当感觉到刘长军完全进入了自己,自己却还是感觉到了一阵空虚,柳月娥连忙闭上了眼睛,生怕刘长军看到自己眼中的失落。

  “孙叔的好大,一定能塞满我……”脑海里没来由的想起了孙得志裤子上鼓起的那个大包,一股热流涌了出来,使得那片桃源密镜更加的润滑顺畅。

  “老公……”给刘长军拱了几下,柳月娥渐入佳境,死死的勾住了刘长军的脖子,腿也盘在了刘长军的腰上。

  “老婆……哦……”才不到两分钟,刘长军突然间低吼了一声,软软的趴在了柳月娥的身上。

  身边的刘长军已经呼呼大睡,柳月娥却没有一点睡意,双目有些失神的望着天花板,恍惚间,一条人影摄手摄脚的进了卧室。

  “孙叔……你怎么来了……”当看到竟然是孙得志以后,柳月娥忍不住翻身坐了起来,目光却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孙得志裤子那个鼓起的大包上……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