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轻一点我里面好疼—唔好难受我想要快给我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4-03 08:49:52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老王退休后无所事事,索性养起了鸟。

 

这天他去找隔壁老张遛鸟,一敲门老王愣住了,开门的不是张老头,而是张老头的孙女娃子,叫做张巧巧。

 

  这张巧巧今年刚满十八,生的那可是玲珑俊俏,整个大院无比称赞张巧巧长得漂亮。

 

  “王大爷?什么事啊?”

 

  张巧巧睡眼惺忪,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的道。

 

  这张巧巧刚才在睡觉,整个人都还迷糊的,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长长的T恤,刚刚遮住腿窝儿,露出一双浑圆且又雪白无比的大腿。

 

  一双光洁的大腿,并起没有一丝多余的空间。上方的衣服还是缕空的,老王能清楚的看到那雪白的两团正对着自己。

 

  别看张巧巧只有十八岁,那身材可是发育的非常好,衣服前露出两尖儿,将T恤衫轻轻的撑了起来。

 

  老王一把年纪,老伴年轻时候就没了,见到这种阵势,顿时心跳加速,呼出的气息都带着火星子,整个身体都有了反应。

 

  “巧巧啊……老,老张呢?”老王内心快跳,拎着鸟笼上前一步走进了门口,胳膊肘不经意的在张巧巧胸前拐了一下,那柔软的触感,令老王险些有弄她的冲动。

 

  原本张巧巧睡意正浓,这老王的胳膊刚好在自己的顶端蹭了一下,十八岁的少女身体十分灵敏,顿时感觉身子麻酥酥的,身子跟触了电一般。

她没怀疑老王,只侧了下身说:“我爷爷买早餐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老王点头说:“那我等等他吧。”说着把鸟笼放小院的石桌上,背着手溜达起来,眼睛的余光总在张巧巧的臀上转。

 

  张巧巧听他的小画眉叫得好听,跑过来逗弄说:“王爷爷,你的画眉越来越水灵了,嗓子也好。”

 

  老王一看她弯腰,眼睛都亮了。

 

  这小姑娘也不顾忌着点,她腰一下去,翘着臀,把衣摆扯了上去,底下都露出来了,从老王的角度,能清晰看到她的小白内内,还有内内包裹不住的美景,轮廓都勒出来了。

 

  老王咽了下口水,走近了说:“那是,也不看这是谁的鸟。”嘴里说着话,他的心思却不在那儿,一直盯着张巧巧的内内,恨不得一把扒了去。

 

  也不知道张巧巧想到了什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回头似笑非笑的看老王一眼说:“王爷爷,你真风趣。”

 

  老王差点没吓死,幸好在她回头前把视线放到了鸟笼上面。

 

  他干笑一声,忽的板起脸来跟张巧巧说:“巧巧,我怎么那么不爱听你说话呢,每次都爷爷爷爷的叫,把人都喊老了。”

 

  张巧巧格格直笑:“那我也不能管你叫叔叔啊。”

 

  “叫王哥,我心态年轻,今年才十九岁,比你大一岁。”

  张巧巧差点没笑岔气,说:“那行,以后没人的时候我就叫你哥。”

 

  她对老王那只画眉是真喜爱,开过玩笑继续逗玩。

 

  老王见她玩得专注,有点按捺不住,看四周没人,就低头凑去,想嗅一嗅她那的味道。

  芳香扑鼻,少女的气息让老王迷恋不已,他的鼻尖都差点贴到张巧巧的内内上面了。

 

  突然张巧巧腰一拧,吓得老王脚一滑,往前跌了过去,整张脸都埋到张巧巧的臀上。

 

  香味猛一浓郁,那美好的触感老王还来不及享受就啪一声摔到了地上。

 

  “啊!王爷爷,你没事吧?”张巧巧慌忙来扶。

 

  老王疼得呲牙咧嘴的,在张巧巧的搀扶下爬起来,嘴里哼哼着说:“哪来的石头仔儿,哎哟,摔死我老人家了。”

 

  他掩饰得好,张巧巧似乎没怀疑,也让突发事件分散了注意力,都没想自己被袭臀的事了,只紧张的扶着老王说:“王爷爷,我扶你到那边坐坐。”

 

  手臂被两团夹着,老王还有心思占口头便宜,一瞪眼说:“叫王哥。”

 

  张巧巧抿嘴一笑,甜甜叫了声王哥,然后可爱的吐了下舌头。

 

  老王坐好后,张巧巧小手儿在老王身上摸来摸去,检查老王伤到哪里没有。

 

  老王让她摸得非常舒服,裤裆都鼓起来了,哼哼说道:“浑身都酸疼,我也不知道具体伤到哪了。”

 

  “咦!怎么这里肿起来了。”

 

  张巧巧的小手儿一抓,老王一哆嗦,猛吸凉气,心说:“这女娃子怎么什么都不懂,男人这地方是能随便抓的吗?她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

 

  “不对,不是肿。王……王哥,你裤兜里怎么揣着黄瓜?哎呀!肯定压扁了,我给你掏出来。”

 

  张巧巧的小手儿伸进老王的裤兜里掏呀掏,两边都没找到东西,倒是抓来抓去的,害得老王都炸裆了。

 

  “呀!确实是压扁了,你看,你裤子都湿了。”张巧巧把手拿出来让老王看,然后放到鼻边嗅,纳闷道:“怎么这种味道。王哥,你到底把黄瓜藏哪了?我怎么找不到?”

 

  老王汗得不行,尴尬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正好瞧见张老头回来,于是强忍着伤痛起身说:“老张,你回来了?吃早餐没?没吃的话带出去吃吧,我约了老孙下棋,你给我压一下阵。”

 

  俩老头一说话,张巧巧就搭不上嘴了,目送他们离开后,她嘴角凝起一个意味难明的笑容。

 

  去小公园没多一会儿老王就找借口回家了。

 

  裤裆里的状态实在不适合在外头溜达,被发现就坏了。

 

  他躲在厕所里洗内内,突然门被推开,他儿子给他找的煮饭阿姨梅翠霞一看急了:“王哥,你怎么自己洗衣服呀?快放下,一会儿我再帮你洗。”

 

  老王脸一红说:“不用了,这个我自己来就可以。”

 

  梅翠霞抢走他的内内,白他一眼说:“又不是没给你洗过内内,害什么羞。”

 

  看到老王画的地图后,她挺诧异的,揶揄老王说:“王哥,你可真行,都这把年纪了还梦呓。”

 

  老王都不好意思解释,干咳一声就出去了。

 

  梅翠霞给他煮好饭,叫他吃饭的时候,瞧他的眼神都不对了,活像只发晴的老母鸡。

 

  老王觉得浑身不自在,又不好说她什么。

  其实他懂的,梅翠霞虽然管他叫哥,但今年也才三十九,比老王小了二十二岁。她守寡有些年头了,想男人很正常。只是她不该看上老王,因为老王不喜欢她这种徐娘半老的。

 

  当年老王婆娘还在的时候,过四十他们俩都不同房了,因为老王喜欢嫩妹子,而他婆娘又皱又松,实在没胃口。

 

  梅翠霞比他婆娘好一点,三十九了比他老婆三十五时瞧着还年轻,只是老王就是介意。

 

  睡午觉的时候老王做了个梦,居然梦到了张巧巧。

 

  奇怪的是张巧巧居然主动诱他,这让他心思活络开了,醒来后坐在床上发了好一会儿呆。

 

  实在忍不住了,他起床就去张老头家,想撞一下看张巧巧在不在。

 

  结果运气不错,一进门他就看到张巧巧坐在小院石桌那里嘟着嘴生闷气。

 

  老王见院里没人,悄悄过去拍她肩膀说:“丫头,你怎么了?怎么嘴翘这么高,都能挂酱油瓶了。”

 

  张巧巧下面穿着小短裙,底下两条粉嫩的腿儿让人瞧着眼馋。上面穿的是件吊带衫,以她的上围,本来应该能裹很紧的,可她这会儿是坐着的,所以衣服皱了起来,领口空出很大的位置,老王居高临下,瞧见她里面那两团粉色罩罩包裹不住的诱人,裤裆里顿时来劲儿。

 

  “王爷爷,你来了。”张巧巧挺有礼貌的,喊完人才答话说:“我的手机摔坏了,找爷爷要钱买新的,他不肯给我。”

 

  老王知道张巧巧的父母离异了,她谁都没跟,从小被爷爷张老头带大。张老头虽然是吃公饭的,但退休工资不高,钱方面得精打细算。

 

  “你又来了,不是说没人的时候叫我王哥的吗?”

 

  张巧巧脸上还沾着泪,老王一逗,她笑靥如花,看一眼家门的位置,小声喊了老王一声王哥。

 

  “诶!”老王乐呵呵的应了一声,然后掏出钱包数了沓钱问张巧巧说:“一千五够不够?”

 

  张巧巧诧异道:“啊?”

 

  老王说:“算了,给你两千吧,买台好点的手机。”老王不差钱。虽然他儿子不跟他一起住,但钱方面还是很大方的,每个月也都有来看他一两次。

 

  张巧巧手里拿着老王塞过来的两千块,愣了下才慌着把钱塞回给老王说:“王爷爷,我不能要你的钱。”

 

  老王一瞪眼说:“你喊我什么?”

 

  张巧巧羞涩的说:“王哥,我不能拿你的钱,你还是收回去吧。没手机就没手机,那也没什么。”

 

  “年轻人没手机怎么行,怎么跟朋友联系?钱你拿着,你喊我一声王哥,我就当你是我的小妹妹。手机是哥哥送给你的,不要不好意思。”老王硬把钱塞她手里。

 

  小姑娘的手又软又嫩,握着很舒服,老王都舍不得放手了。

 

  在老王的一再坚持下,可能是想到没手机确实不方便了,张巧巧的心一松动,感动的跟老王说:“那好吧,谢谢你,王哥。”她这一声王哥叫得比任何时候都真诚。

看着她一蹦一跳的出门,老王脸上乐开了花。

只要肯拿他的钱就好,这样以后就方便常串门了,过过眼瘾也好。

 

两天后,因为外头下雨,老王一个人在家看电视。

 

现在的战争片越来越难看了,老王正吐槽,突然门被拍响了。

 

老王看一眼窗外的瓢泼大雨,纳闷谁这样的天气还上门。

 

开门一看,张巧巧淋得像个落汤鸡一样站在门口,脸上带着泪,一见到老王就扑老王怀里哭,怎么哄都不管用。

 

老王急坏了,都没心思占她便宜,好不容易等她哭饱引进门,拿毛巾给她擦头发的时候才注意到她身上实在太诱惑了。

 

一件紧身牛仔裤,淋了雨后紧紧贴在身上,勒得两条细腿跟筷子一样,腿窝绷得紧紧的,那轮廓实在让人垂涎。她上身一件T恤被她的饱满撑得高高的,底下的淡蓝色罩罩看得一清二楚,上头还挤出了两团粉嫩。

 

张巧巧都让老王看得不好意思了老王才悚然惊醒,忙跟她说:“你先去洗个热水澡,可別感冒了,哥给你找件衣服。”

 

 

他脸皮实在太厚了,跟人小姑娘自称哥,一点都没不好意思。

 

听着洗澡间里哗哗的水声,他浮想联翩,还真想冲进去做点什么。

 

忍着冲动敲开门,张巧巧的小脸儿跟一小片香肩锁骨从门缝露出来把衣服接了进去。

 

门都关上了他还舍不得走。

 

看电视时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等到张巧巧出来,她身上只穿着老王一件白衬衫,老王给她拿的大裤衩她都没穿,这让老王心里一紧,心说:“她底下不会什么都没穿吧?”

 

底下穿没穿不太看得出来,只能瞧见她两条雪白的细腿从衫底探出来,上面倒是看见了许多东西。

 

这小姑娘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洗澡都不擦身,身上的水渍都把白衬衫浸透了。老王瞧见她上方丰盈的两团,还有顶起的小尖尖,那粉嫩的色调让人心悸。

 

他裤裆里直接充血,心跳得厉害,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把人给扑了,忙开口说话分散注意力:“巧巧,过来坐。”

他一招手张巧巧就过来了,在他旁边乖巧的坐下,脚一闭合,搞得他老想掰开。

 

“现在可以跟王哥说发生什么事了吧?你能来找王哥,就证明你对王哥是信任的,有什么话不能跟王哥说?你哭得王哥心都碎了,可不能一直憋着,王哥会受不了的。”

 

张巧巧本来已经不哭了,听他问起又开始抽泣:“王哥,爷爷把你送给我的手机摔烂了,我恨死他了。”

 

老王一看她哭就受不了,过去搂着她拍后背抚慰说:“不哭不哭,咱们家巧巧小宝贝不哭。有什么好哭的,摔了就摔了,回头王哥再给你买个新的。”

 

可把他舒服坏了,都多少年没抱过女人了,还是这么嫩的。秀发贴在脸上,那香味,身体的柔软,手抚在她背上,想到她里面什么都没穿,老王直想把她给生吞活剥了。

 

“不行,你再买,爷爷发现了还得摔。”

 

老王纳闷了:“老张为什么摔你手机?”

“我怎么知道。他看到我有新手机,就问我是谁给我买的。我不肯说,他就摔了。”

 

老王惊出一身冷汗。

 

失策呀!早前忘了提醒张巧巧不能跟人说是自己给的钱,幸好她没说,要是让张老头知道,不定会出什么事。

 

他想了想,跟张巧巧说:“这样,王哥给你买新手机,以后你在家的时候別拿出来让他看到不就行了?別哭了,最多他再摔,王哥还给你买新的,我看他能摔几次。”

 

“可是……可是……我不能老拿你钱,我又没钱还给你。”

张巧巧眼眶红红的,像个可怜的小猫咪。

 

“嗨!那有什么,不说了我是你哥吗?”

 

“可是……可是……”张巧巧可是不出个什么来,一感动就又扑老王怀里了,抱着嚎啕大哭:“王哥你真好,比我亲爷爷还好,我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了。”

 

老王心里一突,感觉这是个不错的契机,抚着她纤细的脖子,趁机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发鬓,说:“有什么好报答的,王哥都一把年纪了,什么都不缺。虽然说年轻的时候有些遗憾,但那也没什么。”

张巧巧从他怀里出来,抽抽噎噎的问他说:“什么遗憾?你跟我说,我帮你完成。”

 

老王看着她坚毅的表情,知道机不可失,于是如履薄冰的说道:“哦!是这样的,王哥年轻的时候没谈过恋爱,直到三十多岁了才交第一个女朋友。因为王哥那时候年纪大了,年轻的小姑娘看不上王哥,所以王哥谈的女朋友年纪都比较大。”

 

“可能你这种年纪的女孩还不能理解,谈一个年轻的女朋友对我们意味着什么,说白了就是没试过初恋的感觉。王哥老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过初恋,所以挺遗憾的。”

 

张巧巧听着眼睛都大了,红霞瞬间染红了她的小脸儿,羞涩的问老王说:“王哥,你的意思是说,叫我跟你谈恋爱吗?不行的,要是让我爷爷知道了,他会打断我的腿的。”

 

一切都是铺垫,老王呵呵笑道:“不是这样的,我只是想说,我一辈子都没跟年轻女孩亲密接触过……”说到这里,他老脸一红:“……坦白跟你说吧,其实呢,是因为我没见过年轻女孩是什么样的,所以想见识一下。”

 

“什么意思?”张巧巧小脸上全是问号。

 

老王浴擒故纵,说:“算了,还是不说了,你不会答应的。”

 

张巧巧急了:“王哥,你跟我说呀!你都没说,怎么知道我不会答应?”

 

“你肯定不会答应的。”老王使用激将法:“这种事一般人都不会考虑的,遗憾就遗憾吧,反正我都这么大岁数,没几年好活了,遗憾个几年就一了百了了。”

 

这话说得重了,张巧巧听了心酸,反搂着老王,脸红红的在老王脸颊上亲了一下说:“王哥,你千万不要这么说,我现在就可以答应你,无论你说什么,我都愿意帮忙。”

 

“真的?”老王都乐疯了,脸上却不能露出欣喜的表情,反而要做出怀疑的姿态。

 

张巧巧坚定的说:“真的。”

 

“那……那我说了?”老王挺紧张的。

 

“你说。”

>>>>《老王的退休生活》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