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乡村肉熟妇的小说 荒野迷情乱欲

范文吧发表于2019-04-01 19:06:57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杏儿推开门后,见张寒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似是睡着了,不禁从头到脚地扫视了一遍张寒,美眸无意中落在了张寒的小腹下那霸道反应之上,只是这一眼,她的脸蹭地就红了。...

  仅凭这大帐篷,杏儿就知道张寒这坏蛋小子的本钱差不了。

  怪不得村里一些小婆娘聊那事的时候,总是悄悄议论张寒的本钱大,这一看还真是!

  杏儿一声不吭地盯着张寒,尽管她从没有对张寒有过什么非分之想,也没想过背叛她家张老师,但最近这很长一段时间,自己跟老公都没有成功过。

  前段时间张海病了好几个月,病愈之后这几个月,身体又一直找不到以前的状态,这前后加在一起,杏儿有大半年没有过夫妻生活了,猛地一见到这威风凛凛的景象,自然心跳加快,心率加速,俏脸绯红。

  羞臊之下,杏儿想赶紧离开,生怕张寒醒不来发现她在盯着他看,但又舍不得走,心里感叹,还是年轻人好啊!大白天睡觉都这么虎虎生威的,一个人都反应这么强,那叫一个浪费。

  张寒透着眼角的余光发现杏儿的美眸盯着自己下身看,顿时心花怒放,他知道自己无意识的引诱竟然成功了。

  自己没猜错,杏儿和翠儿一样,都很需要男人,昨天经了翠儿的开蒙,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事儿,看见杏儿现在的模样,就更是按捺不住,心想着要不要现在就找机会,把杏儿按在床上要了她?

  看她现在这样子,应该是空虚了很久了,最多也就是装模作样地挣扎几下,不能拿自己怎么着,搞不好自己稍微主动一点,她就从了也说不定。

  一想到这,张寒色胆包天了,他装作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开口道:“哟,是杏儿姐呀?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杏儿一见张寒醒了,顿时羞涩起来,眼睛也不好意思再盯着张寒的那部分,含含糊糊的说:“张寒兄弟,我刚进来,敲你的门没有声音,就推门进来看看,我们家张老师让我请你过去吃饭,我都来第二趟了,你啥时候回来的?你昨晚没有在家睡觉吗?”

  张寒撒谎道:“我昨晚喝了酒,睡不着,后半夜跑到秀江游泳去了,后来在江边睡着了,刚回来不久”

  张寒说完便坐了起来,还特意将眼睛往自己下面一瞥,装作发现了什么,忙用手捂住了小腹下面。

  杏儿见状,脸蹭地又红了,张寒趁机奉承:“杏儿姐,你可真漂亮”。

  杏儿一下羞涩起来,忙道:“别瞎说,快点起来吧!”

  “杏儿姐,我说的是真的,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吗?”张寒说着,猥琐地指着自己的下半身,眼睛则色迷迷地盯着杏儿傲人的前胸和修长的大腿。

  “死张寒,不许乱说啊!”杏儿被他挑逗得更加脸红了。

  “不是瞎说,杏儿姐,我在梦里梦到你了,梦到你做我媳妇了,身下就成这个样子了,杏儿姐,这是咋回事呀?”

  张寒故意装嫩雏,啥也不懂似的,其实,经过翠儿昨晚一个晚上的培训,他对男女间这点事情都完全弄明白了。

  杏儿羞涩地说道:“你个死张寒,想媳妇了呗,等有机会让杏儿姐给你说个漂亮媳妇,我们村里漂亮媳妇很多的,只要你不好吃懒做,肯定有漂亮媳妇等着你,可不许再惦记杏儿姐了。”

  “那我可做不到,杏儿姐,你是我梦中情人,我每天晚上梦里都有你,在梦里你就是我媳妇,虽然在现实生活里你是张老师的媳妇,可在我梦里,你永远是我媳妇,杏儿姐,我喜欢你!”

  张寒趁机表态,说的时候,两只眼睛里喷出了两团热辣的火苗。

  杏儿心跳加快,急忙说道:“死张寒,可不许乱说,你赶紧起床吧!杏儿姐回去了。”

 

 说着,杏儿转身就要走,她已经从张寒的眼里看到了一股让她难以拒绝的光芒,这种光芒在老公张海的眼睛里已经黯然失色了,张海在经历了多次失败后,眼里再也燃不起这种熊熊烈焰了,她很害怕自己会沦陷在张寒身上。

  “别走,杏儿姐,求你了!”

  张寒见杏儿美眸中有了期待,胆子陡然增大,飞快地跃下了床,将挡在杏儿的面前将门关上了,并且上了拴。

  “死张寒,你要干嘛?你可不许乱来!”

  杏儿意识到了张寒的企图,心里不禁有些惊慌,她心里虽然被张寒的本钱撩的直难受,但她最担心的,是万一张寒真一时冲动做出点什么,一旦让人发现,老公张海肯定会跟张寒拼命的,而且也不会再要她了。

  张海虽然是读书人,但是对杏儿的占有欲极强,曾经多次跟她说过,她是张海心里的无价之宝,白璧无瑕,他不能容忍任何男人碰她,她只能是他一个人的,他疯狂地爱她,决不许她被任何男人碰。

  张寒从未这样跟杏儿独处一室,他的心狂野地跳跃着,眼里喷出强烈的火花:“杏儿姐,就给我一次,好吗?就一次,我想死你了,我天天晚上梦到你,你就让我梦想成真一回吧!”

  杏儿边退边劝:“不行,张寒,张老师要是知道了,他会杀了你的,我也活不成了!”

  “不会的,张老师本来就不是男人了,杏儿姐,我知道你现在过得很苦,你就开开心心地做回女人吧!我能满足你的。”

  张寒说着,猛地扑到了杏儿的身上,将她压倒在了床上。

可就在这关键的时候,广播里突然传来了村长张德旺播送张海对张寒写的感谢信,张寒立马被这热情洋溢的感谢信给吸引住了,脑子一愣神的工夫,杏儿便趁机推开了他。

  杏儿娇喘着推搡了他一下,小声骂道:“死张寒,你下次再敢欺负杏儿姐,我就把你的命根子剪了!”

  说着,杏儿拉开门栓就要出去。

  张寒的血性被她最后这句话给激起了,伸手揽住了她的柳腰,嘴上说着:“你要是舍得剪就来吧!”

  娘嘞,这小腰手感可比翠儿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杏儿怕别人听见,不敢大声喊,只能小声怒斥他:“死张寒,快放开我……”

  “不放,杏儿姐,我打心眼里喜欢你,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不然你刚才干嘛偷看我的裤裆?”

  “你……”杏儿这才意识到原来张寒一直都是装睡,自己偷看他的时候,都被他看在眼里了,这让她一下子又羞又急,脱口道:“死张寒,你怎么能这么无赖!”

  张寒眼看杏儿欲拒还迎,神情纠结,便想更进一步,一鼓作气让她打消估计,没想到正在这时,就听外面有人喊道:“张寒老弟在家吗?”

  张寒一听,就知道是三虎哥的声音,赶忙松开了杏儿。

  杏儿一听三虎来了,急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死张寒,这要是让三虎看见我在你房里,指不定在村里怎么说呢,怎么办呀?”

  “杏儿姐,你赶紧躲到床底下吧!”张寒也着急了,他都还没有尝到杏儿的味道呢,被三虎哥给逮住了不要紧,可万一翠儿嫂子要是知道了这事,自己怕是就没机会跟她“学本事”了。

  杏儿这时焦急的说道:“床底下多脏啊!没别的地方吗?”

  张寒催促道:“没别的地方啦,你再不钻进去可就来不及了”

  杏儿一看也没有其他办法了,忙趴到了地上,往张寒的床底下钻。

  张寒一瞥她圆鼓隆冬的屁股,强咽了口唾沫,心想:娘嘞,这要是不睡到杏儿,老子这辈子可就白活了!

  想到这,他赶紧将门栓抽掉,然后一瞥床下的杏儿,见她躲到了最里面,心里一阵狂喜,趁着三虎还没进来,张寒小声对床底下的杏儿坏笑道,“杏儿姐,我这辈子指定要跟你在一起,你是逃不掉的。我知道张老师自从得了一场病之后早就不行了,你是女人,不可能一辈子受活寡的,杏儿姐,我是真心喜欢你……”

  杏儿一下羞臊难当,脱口问他:“你个死张寒,你……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我知道张老师现在是假男人,你现在需要一个真男人!”

  “你……死张寒,你坏透了,不理你了!别说话,三虎已经过来了!”

  杏儿清晰地听到了脚步声离张寒家越来越近。

  张寒小声笑道:“杏儿姐,等我先把三虎哥打发走了,我们再好好聊聊…。。”

  刚说完,就听门外三虎在叫:“张寒兄弟,在屋里吗?”

  说着,三虎推门进来,一眼就见到了床上躺着的张寒。

  张寒忙装作刚刚醒来的样子,“啊……三虎哥,有事吗?”

  三虎笑道:“没啥大事,我刚跟张老师从张德旺家回来,正要下地干活,路过你家就过来跟你说一声:驴日的张德旺打算给你到市里争取个见义勇为的典型,搞不好你这次要出名了!”

  张寒惊讶的问道:“真的?”

  三虎笑道:“当然是真的了,你嫂子还说呢,要给你庆祝庆祝,给你做一桌好菜,到时候再让你嫂子好好教教你本事……”

  一听到让翠儿嫂子教自己做那事,张寒心里就涌起一阵火热,可立马就消了下去,没别的,杏儿还在床底下躲着呢,这要是让她听出点啥来,那可就惨了!

  于是他赶紧打岔道:“这点事哪还用得上三虎哥你跑一趟跟我说。”

  三虎摆摆手道:“说这些就见外了,咱俩谁跟谁,再说就是顺路过来说一嘴,你休息吧,我下地干活了。”

  “成,那你先忙。”

  等三虎走了之后,杏儿便从床底下爬了出来,见张寒的贼眼一直盯着自己胸脯,幽幽的看了看他,说:“死张寒,三虎都回来了,我们家张老师肯定也回家了,他到家要是没见着我,肯定要起疑心,他知道我来叫你吃饭,万一直接找过来可咋整?你今天就别难为嫂子了,好不好?”

  张寒一想,杏儿说的没错,三虎和张海一起去的村长家,三虎刚才都扛着锄头到自己家来了,那张海怕是也到家了,再不让杏儿回去,没准张海马上就找上门来。

  一想到没法跟杏儿深入接触,张寒心里就有些不爽,杏儿见他没开口,以为他不乐意,急忙又道:“你乖乖听话,嫂子今天先给你点补偿。”

  杏儿说完,竟然主动开始解开自己上衣,露出了如凝脂般的雪肌。

  紧接着,杏儿那春光就这么暴露在张寒的面前,顿时让他一下子血脉喷张起来,简直看傻了眼。

  杏儿红着脸对张寒说:“今天只能让你摸一下!”

张寒激动难耐,一把将杏儿抱住,向那一对傲人抓了上去。

>>>>《王牌神医》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