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太深了顶到花心了 校花的第一次

范文吧发表于2019-04-01 11:18:58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这样的女人,高扬觉得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 。

心里打定主意,但是话还没出口,高扬就听见表姑婆李贤英的声音在门外头响了起来。

高扬只好瞪了一眼张半仙,“你给我好好说话,要不然的话,就算我表姑婆护着你,我大不了不在这家呆了,我也要把你腿打断。”

看着高扬那恶狠狠的眼神,张半仙微微一颤,连忙点头。

而边上的杨玉萍则是心头一暖,越发的喜欢这个表外甥了。

“啥事啊,半仙,怎么鬼哭狼嚎的,小扬,你在这里干嘛,快走,别妨碍半仙做法!”李贤英狠狠刮了高扬一眼,这事关老陈家的传宗接代的事情,可容不得半点马虎。

高扬并没有搭理表姑婆,而是看着张半仙怎么说。

张半仙犹豫了一下,接着脸上露出十分为难的神色,他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耳朵,一脸严肃的对李贤英说,“老嫂子,你家媳妇儿这情况比较特殊,我没办法了。”

李贤英一听,那还了得,直接拖住张半仙的手,“不行啊,半仙,我们家就指着她这肚子传宗接代呢,你可得想想办法,一定要想想办法。”

说着,李贤英又掏出两张百元大钞塞进张半仙的口袋里。

这一幕看的高扬心里很是感触,这四百块钱表舅打工最起码一个星期,就这样送给张半仙了,好家伙,来钱真快!

此时,高扬心里更加坚定了要跟张半仙干的想法。

“老嫂子,我也不瞒你说,我刚刚看到你家这高扬的面相啊,当场吓了一跳,嚯!是天官下凡的面相,可了不得呢!”

张半仙这一惊一乍的动作,加上脸上夸张的表情,一下子就把李贤英给蒙住了。

“啥玩意儿,这小子是天官下凡?”李贤英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半仙,你怕不是看走眼了吧,这小子从小就身体不好,哪里像什么天官。”

张半仙见李贤英不信,顿时拉下脸来,“你懂什么,天官下凡是要经历磨练的,要是不经历磨难,怎么修成正果呢?”

听张半仙这么一说,李贤英一脸恍然大悟,“对,对,半仙,你说的对!”

李贤英立马转身紧紧握住高扬的手,一脸虔诚,哪里还有半点平时凶悍的样子,“小扬,这个忙说什么你都得帮,你不能看着我们老陈家绝后啊。”

看着表姑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高扬心里一软就答应了。

让高扬没有想到的是,这张半仙倒是说话算话,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第二天就离开村子,而且还会留给自己两样礼物。

高扬倒是不在乎张半仙什么时候走,只要这老杂毛不要再来找自己杨玉萍就行。

“小扬,既然半仙说了你是天官下凡,你就给你舅妈好好看看。”李贤英等张半仙一走,立马就把门给关上了。

房间里高扬跟杨玉萍面面相觑,高扬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自己居然稀里糊涂就跟杨玉萍独处一个房间了,而且还是表姑婆把自己关在里面的。

“小扬,你是不是故意的?”杨玉萍假装生气,嗔怪道。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看……”

“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你之前也说你表舅不行,现在张半仙说你是天官,你表姑婆也信以为真了,要是再怀不上,肯定要赶我走了。”说着杨玉萍眼眸低垂,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这个我再想想办法吧。”高扬想要安慰杨玉萍,但是一时间也没辙。

杨玉萍这时候用手指戳了一下高扬的脑门,嗔怪道,“半仙都说了你是天官下凡,你肯定能想到办法的。”

高扬本来想说那是张半仙在下车,但是仔细一想杨玉萍说的话,心中猛地一动,难不成杨玉萍想要跟我……

不,不行,她是我舅妈,我怎么能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可是,可是要是杨玉萍不怀孕的话,就要被赶出家门,这也不行!

就在高扬心中纠结的时候,杨玉萍雪白的小手抓住高扬,“小扬,你之前说舅妈长得好看,是不是都是骗舅妈的?”

“不是的,我没有骗舅妈……”高扬连忙解释,这时候杨玉萍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了,整个人往他的怀里倒了下来。

“现在怎么这么胆小了,昨晚上偷看的时候怎么胆子那么大?”杨玉萍轻轻一笑,然后挣扎着就要起来。

这一句话,算是直接把高扬点燃了,他一咬牙,心想杨玉萍都已经这样表态了,自己要是在不动手岂不是辜负舅妈的深情?

高扬一把将杨玉萍摁在床上,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杨玉萍想要用手把趴在自己身上的高扬推开,但是浑身瘫软的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高扬直往杨玉萍身上凑,淡淡的女人味直往鼻子里钻,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不行,小扬,不能这样……”

杨玉萍越是求饶,高扬越是激动,这个机会他已经等待了太久了。

“我知道你想要,表舅不能满足你的,我来替他满足你!”

高扬拿开杨玉萍护着的小手,然后在她疯狂的拒绝中,直接朝她那伸了进去…

“表舅妈,没事的,你不说谁都不知道,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高扬一边安慰着杨玉萍,一边手掌略过雪白的肌肤。

半推半就间,高扬卸下了杨玉萍最后的防御,也是最后那一丝丝的可怜的世俗桎梏。

幸福来的太突然,以至于高扬突然有着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高扬,你干啥,赶紧把裤子穿起来,别在舅妈面前耍流氓。”杨玉萍俏脸通红,秀色可餐。

但是这时候高扬可不管,他已经忍不住了,今天必须要释放,他用膝盖顶住表舅妈的美腿,然后……

就在高扬和杨玉萍即将有肌肤之亲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两个女人争吵的声音,“婆婆,你赶紧让我进去,我妈肚子疼的不行,赶紧让高扬给我妈去看看。”

“这可不行,小扬正在忙呢,我家传宗接待全指着他呢,呸,不是那个意思,你看我老糊涂了……”

门外的声音,屋子里的高扬和杨玉萍听得清清楚楚,但是高扬不愿意搭理,他现在就插临门一脚了,哪有放弃的理由。

“小扬,别弄了,外面有人呢。”杨玉萍心里害怕,连忙用手死死的撑住高扬的肚子,不让他进来,“好小扬,舅妈明天给你好吗,我真的怕。”

杨玉萍说着眼泪都流了下来,高扬这一下子算是冷静了下来,匆忙道歉之后,穿好了衣服。

“啥事啊?”高扬一开门,发现门口站着两人,一个是自己的表姑婆李贤英,另外一个则是陈秀琴的女儿张秀秀,也是高扬的小学同学。

“高扬,赶紧跟我回去,我妈肚子疼。”说着,张秀秀一把拉着高扬的手。

张秀秀今年十九岁,个子高挑,一头乌黑的头发扎成马尾,穿着白色的短袖,身前的已初具规模,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高扬上学的时候就暗恋过张秀秀,但是张秀秀她爸是村文书,自认为高人一等,根本看不上自己,就算刚刚让自己去给她妈看看,都是一种命令的口吻,这让他很不爽。

“你妈肚子疼,去看村医啊,找我干什么?”

高扬之前听张半仙说是晚上去找陈秀琴,但是张秀秀怎么这才下午就来找自己了。不过一想到自己和表舅妈的好事被张秀秀搅黄了,他心里十分不爽,当即就回了一句嘴。

“你!”张秀秀气得一跺脚,但是又不敢对高扬怎么样,她刚刚从张半仙哪里知道,高扬可是天官下凡,比他厉害多了,而且自己的亲妈非常信这个,以至于肚子疼就嚷嚷着找张半仙,不找医生。

见高扬跟一头倔牛一样,张秀秀只好紧咬嘴唇,然后努力堆起一张笑脸,“小扬,我错了,你快点跟我回去吧,我妈还在等着呢。”

高扬看往日高高在上的张秀秀今天舔着脸求自己,心里那个暗爽,于是故作为难的点了点头,然后让张秀秀先回去,自己马上就到。

张秀秀一走,高扬这心里就犯难了,自己骗骗表姑婆还行,张秀秀她妈陈秀琴可不同,就连堂堂的村文书都怕,自己要是跑过去,还不被人家生吞活剥了?

而且让高扬搞不懂的是,陈秀琴肚子疼找张半仙干嘛,这家伙除了装神弄鬼之外,好像没听过会治病啊?

带着疑问,高扬决定先去找张半问清楚陈秀琴的情况,到时候再看看怎么办。

张半仙光棍一个,住在村头的破庙里,高扬几分钟就走到了,一进门就见张半仙在那收拾被褥呢。

“哟,天官来了啊,赶紧坐。”张半仙一看高扬来了,立马堆起了笑脸。

“行了,都没人看见,别捣鼓你算命那套。”高扬知道这是张半仙在捧自己,于是开门见山的就问起了陈秀琴的事情,“陈秀琴那婆娘肚子疼找你干什么?”

“小扬,你还别不信,你真是天官的命相,你这一生将会大富大贵,但是……”

“行了,先不说这个了,赶紧把陈秀琴那婆娘的事情告诉我,要不然你自己去一趟吧。”高扬根本就不信张半仙糊弄人的那一套,直接让他自己去。

“别,天官,哦不,小扬,这陈秀琴就是我送那你的两件礼物里面的一件,还有一件是这本书,你要是能读懂了,大有作为。”

张半仙说着,神秘兮兮的拿出一本脏不拉几的书来,这书的封页都已经烂掉了,也看不清书叫啥名字。

“你说这书算个礼物我也就信了,陈秀琴那婆娘算个啥礼物?”

面对高扬的疑问,张半仙只是笑笑,说等他去了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坏事。

时间紧急,高扬也不敢多做耽搁,连忙揣着这本破书,然后就往村西头的村文书家去。

此时刚过了晌午,一般的村民都在家里睡午觉,高扬到村文书家里的时候,隔着老远就听见有人在哼哼唧唧,好像是得了牙疼似的。

“你终于来了。”张秀秀站在门口,一见高扬来了,连忙朝着屋里喊了一声,“妈,高扬来了。”

“赶紧让他进来,哎哟……”屋子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高扬一下子就听出来这声音的古怪之处,根本就不像是生病那种有气无力的样子,反而跟之前表舅妈在自己耳边低吟的声音。

带着疑惑,高扬走进了陈秀琴的房间,这一看到陈秀琴的模样,高扬差点没叫出声来,这根本就不是病了,而是……

>>>>《终极神棍》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