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把葡萄一颗颗夹碎h|怪梦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6-05 22:41:39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朱浩,刚刚不好意思,你去哪里要不要一起去学院里看看和那些老师们见个面」

 

文学

    谢仲明走了之后,见朱浩望着谢仲明的背影发呆,李云娜以为他是生气了,带着歉意地对朱浩道。

 

    「不去了,我还有事。」

 

    如果是别的学生,有了这样的机会,是绝对不会放过的,这可是一个和老师们拉上关系,以后进入学生会的一个绝佳机会呐一般的新生哪里有这样的机会但是对于根本就没有想过要进学生会什么的朱浩来说,这样的机会给了等于白给。

 

    「哦,那就算了,你先去忙吧,我还要去一趟学院,对了,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话,记得要来找学姐」

 

    李云娜的脸上带着浓浓的失落,勉强地展颜一笑道。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照顾一个人呢,没想到对方居然一点也不领情,李云娜不由得第一次对自己的魅力没信心了起来,一直以来,不论是在学习上、生活中,还是容貌上,她都极为自信,同时她也坚信一句格言,花瓶再漂亮,也只是一个花瓶所以,她一直透过学习,通过不断的充实自己,不断的拚搏,时时警告自己绝对不能成为一个花瓶

 

    「刚才那个人很危险,你最好尽量离他远一点。」

 

    想了一下之后,朱浩还是决定对李云娜提醒一下,他想来想去,谢仲明最后的那个莫名意味的眼神,似乎不是针对自己的,那么肯定就是针对对面的这个叫李云娜的人了。

 

    「好的,我会小心的,谢谢你」

 

    听到朱浩的话,李云娜的心情立时又好了起来,嘻嘻一笑道,「好了,我走了朱学弟,记得有什么事要来找学姐哦」

 

    说完,不待朱浩答话,李云娜便转身离去了,留下一脸呆呆的朱浩。

 

    看到李云娜那最后的带着些天真的笑容,朱浩一下子呆住了,那不是倾国倾城的笑容,却是很纯很真的笑容,也许那个笑容不能震倒一座城墙,但却能让人的心灵产生一种巨大的震撼

 

    好美朱浩的脑子里呆呆的闪动着这个名词,脑子里一片混乱,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而那个背影已经消失在不远的转角处了。

 

    原来美就是这样的吗呆呆的回到宿舍,木然的做完每天必做的功课,朱浩呆呆的躺在床上,脑子里不停的回旋着那个笑容同时在心里不停地问着自己,那个笑容美不美跟自己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自己要去想这个笑容

 

    就这样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不知道多久,还是没有想出一个结果来。

 

    「朱浩,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我们班上有一个绝世美女唉,你今天没有一起去真的是大大的损失了」

 

    钟清扬一脸兴奋地道。

 

    「什么叫美女」

 

    朱浩听到钟清扬提到美女,立时想起了自己心中的疑惑,认真地问道。

 

    「美女就是」

 

    钟清扬说到这里,突然愣住了,他发觉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是美女,这个界定实在太难定了。

 

    「陈海朋,什么是美女」

 

    钟清扬转过头来,转问陈海朋。

 

    「每个人心中的审美不一样,对于美女的鉴定也不一样吧,我觉得美女就是符合自己的心灵审美,能够引起自己内心的一种震撼的女人就是美女吧,不过总的来说,人类对于美,还是有一些普遍的共鸣的,例如洛神赋中其形也,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瑰姿艳逸,仪静体闲。柔情绰态,媚于语言。奇服旷世,面像应圆。披罗衣之璀璨兮,珥瑶碧之华琚。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之中形容的洛神,就是一种普遍的审美标准。」

 

    没有想到陈海朋在电脑方面只会玩个网路游戏,但对于钟清扬最头疼的文言文,却好像很有两下子,说起哲理来,也有那么一点说服力的样子,引经据典的。

 

    钟清扬眼里闪过一丝异色,而曾杰似乎也没想到陈海朋居然还有这么一招,向他竖起了大拇指。

 

    「奇服旷世,骨像应圆,不是面像应圆。」

 

    朱浩突然道,说完之后他自己都愣了一下,他从来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学过这一篇赋,牛人他们是绝对不会教自己这些的,他们教的,最多是一些常用的汉字罢了,但是刚刚听到陈海朋念的时候,他的头脑中偏偏就像很清楚的记得这篇赋一般,嘴里不受控制的接着念了下去,「践远游之文履,曳雾绡之轻裾。微幽兰之芳蔼兮,步踟蹰于山隅。于是忽焉纵体,以遨以嬉或采明珠,或拾翠羽命仆夫而就驾,吾将归乎东路。揽騑辔以抗策,怅盘桓而不能去。」

 

    听着朱浩比之陈海朋的那种僵硬的语气念出来更加的有感情,语气之中抑扬顿挫地念出来,钟清扬他们全听得呆住了,仿佛自己面前就站着那么一个女子,完全陷入了赋中的那种情感之中去了。

 

    好一会,曾杰才最先回过神来,由衷地对朱浩道,「朱浩,想不到你古文还这么强呢」

 

    「我」

 

    朱浩刚想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的,但这话说出来谁会信一下子语气便顿在了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好。

 

    「朱浩,我也没想到你古文学得这么好」

 

    钟清扬也由衷敬佩地道,他现在觉得朱浩越来越高深莫测了。

 

    本来陈海朋对于朱浩纠正他的错误是很不以为然的,刚想反讽一下他,因为他本来就觉得很看不惯朱浩的跩,但是听了朱浩后面的朗诵之后,他也不由得由衷佩服了,要知道他会那几句,完全是因为当初为了自己的初恋女友死硬的背了近一个月才记下来背给女朋友听的,至于后面的那些,他根本就已经不记得了,刚刚听朱浩的朗诵,他就知道,他这才是真正的会呢,比他初恋女友念得还要好,还要有感情这是装不来的也由衷地道:「朱浩,刚刚朗诵得真的很好」

 

    他们的话朱浩全部都没有听到耳里去,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我为什会懂得这些东西难道是小时候老头逼着自己读过

 

    所有的过去尘封的记忆,大大小小的全部都一股脑儿的涌现了出来,但是却仍然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念过这首词,还有另外一些疑惑也终于再一次的涌了出来,自己当初为什么就认识那些字

 

    「朱浩,你还会别的吗再给我们来一首吧,顺便把这一手绝技也教一下我们,让我们以后也有机会在美女们面前来一段,啧啧只怕到时无数的美女一激动之下,就自动投怀送抱来了」

 

    钟清扬一脸的憧憬,仿佛眼前已经出现了无数的美女,并且已经向他奔了过来一般。

 

    「朱浩」

 

    过了好一会,钟清扬见朱浩还没有反应,抬了一下头,见朱浩似乎在发什么呆,不由得又叫了一声。

 

    「哼不就」

 

    陈海朋本来刚刚对朱浩的印象好一点,此刻见朱浩又卖起关子要装起深沉来了,就要说几句冷言,钟清扬赶紧把他的嘴捂住了。

 

    「刚刚是你叫我吗」

 

    朱浩听到钟清扬的声音,终于回过神来,暂时把那个疑惑放在了一边,会就会吧,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反正胖子他们也说了,自己身上奇怪的事情多着呢虽然这么安慰着自己,但心中却终究还是像被什么梗住了一般。

 

    「你刚才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神,是不是在想哪个美女啊哈哈」

 

    钟清扬的脸上毫不在意的笑了一下,哈哈一笑道。

 

    「没有。」

 

    朱浩摇了摇头,在那一瞬间,脑子里好像模模糊糊的有些玲珑浮凸的影子在飘来飘去,隐隐然似乎有「洛神」的影子,想要看得清晰一些,却又变得虚无了。

 

    「看你连美女都不知道,就知道不是想美女了,对了,朱浩,刚才你念那篇赋,是怎么念的,可不可以教一下我」

 

    钟清扬想了一下,也是,对自己的小姑都毫无概念,还能拿胸肌过大,不利发力来形容,又问出什么是美女的人,怎么会思春还是学会那「淫」诗重要,凭他的经验,要是能像朱浩那般的「淫」出一首让男人都折腰的诗来,那还不让无数无知少女竞发骚啊

 

    「我也不记得怎么念的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