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记玩小嫩草|我要窃听翻你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5-18 22:17:34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父亲去世那一年,叶伟安记得很清楚,那一年,他只有五岁.在灵堂上,母亲那悲恸欲绝的哀痛神情,伟安到现在还历历在目。看小说请牢记在他那稚拙的心灵中,伟安完全明白到,从此,叶家就只余下母子二人了。

 

文学

    因为父亲遗下巨额的人寿保险赔偿金,加上原本就算得上富裕的家产,所以叶家的经济完全不成问题.伟安的母亲何巧缘,年纪轻轻已经嫁了给伟安的爸爸,二十岁生下伟安,丈夫死的时候,她才只有廿五岁.在丈夫去世后,凭着那庞大的财产,巧缘可以不用为生计而忙碌,叶家拥有不少土地,只是收租就已经足够应付日常开支有余,所以财产可以说是愈积愈多。

 

    为了打发时间,也为了沖淡失去丈夫的悲伤,巧缘报读了很多课程,例如是跳健康舞、学插花、学游泳、学法文等等,让自己忙得不可开交,没时间细想,那就不会时时思念着丈夫了。

 

    除了这些以外,巧缘余下的所有心力,都贯注在养育儿子这件事上。巧缘身兼父职,并没有宠坏伟安,她既是严父,又是慈母,对伟安来说,巧缘是一个不可取代的存在。在温习的时候,妈妈会陪着他温书,在生病的时候,妈妈衣不解带的照顾他,伟安记得,自己小时候最怕打雷刮风的了,每次雷声隆隆,伟安都吓得不敢独自一人睡觉,非得巧缘抱着他呵护不可,母亲紧紧拥着他时,那清香的体味,丰满的胸脯,都令伟安感到很有安全感。

 

    就这样过了十年。现在巧缘已经三十五岁了,而儿子伟安,也已经十五岁,生得高大健壮,愈来愈像他那死去的父亲.在伟安眼中,巧缘是完美的。高贵漂亮,大方得体,修长身段,纤纤柳腰,饱满高耸的胸脯,浑圆结实的臀部,配上长及腰际的秀发,那种风韵,连儿子伟安也迷倒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巧缘虽然是不乏裙下之臣,可是她总是和男性保持距离,自丈夫死后,她就完全的封闭了心扉,在她身边的男性,竟是只有伟安一人。

 

    如果没有那件事发生,大概,伟安只会是个有轻度恋母情结的傢伙而终其一生吧

 

    那一天,是在母亲节前的一星期,伟安因为有点不舒服,所以没有去上学,巧缘去上健康舞班,家里空无一人。

 

    伟安觉得头有点痛,他记得妈妈的梳妆台上,应该有头痛药的,所以就跑到母亲的房间找药了。

 

    一不小心,手肘一撞,他将放在梳妆台上的照片架碰倒了。幸好玻璃没有碎掉,只是散开了,内里的照片掉了出来。

 

    「咦」伟安看到照片架中似乎跌了什么出来,连忙上前拾起它。

 

    原本的照片是父亲和母亲当年的合照,想不到照片架散开了之后,内里竟然另外有几张照片,伟安一看到照片上的影像,一瞬间,他的心脏似是停止了。

 

    数张照片上都是一个年轻的女性,被淒惨地缚起来凌虐的情景。可怜兮兮的少女,被人用绳子扎得像粽子似的,和牝穴完全被拍摄下来,被晒衣夹夹住,被一根巨大的假插着,少女面向镜头,嘴里塞着箝口器,表情似是愉悦又似是痛苦,恍惚而苦闷的神情,只要是男人,看到一定会热血沸腾.几张照片的内容都不同,有被灌肠的,有被鞭打的,有被滴蜡的,有为男性的,尽是的场面。

 

    最令伟安震撼的是,照片中的女性,是他的妈妈,何巧缘而对妈妈施虐的男人,是他爸爸。

 

    伟安反转照片,看到有字,写着:「母狗何巧缘发誓永远服从主人」。还有妈妈的签名在下面。

 

    伟安的脑袋一片混乱,母亲的圣洁形象,在一刹那间彷彿崩溃碎裂了,他所知道的母亲,是高贵典雅的女性,绝不是被虐待狂,突然看到母亲隐藏在黑暗中的另一面,他像被雷电轰中,什么也不能思考,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些照片,头痛愈来愈严重,他觉得头颅差不多就要爆掉了似的,但是,他现在已经管不了这该死的头痛。

 

    伟安的下身已经勃起了,看着照片中那被虐的母亲,他内心深处,似是有什么要涌出来。

 

    「原来是这样吗那,我就如你所愿吧,妈妈,你最渴望的东西,我就在母亲节送给你」双眼闪烁着妖异的精光,伟安口中不断喃喃自语.忽然间,伟安露出一个微笑,像是下了什么重大的决定一般,他很快将照片收拾好,将照片架放回原位,尽量令人看不出被人移动过.然后,他静静的走回自己的房间.是的,他下了一个决定,他决定要给母亲一份最特别的母亲节「礼物」。

 

    在余下的一个星期,他拟定好计划,开始准备好所有计划中要用到的工具。

 

    很快,就到了母亲节那天。

 

    那一晚,伟安对巧缘说,为了庆祝母亲节,他买了一支红酒回来送给母亲.在晚饭的时候,他在厨房找出开瓶器,拔掉红酒的瓶塞,然后,悄悄将一些磨成粉末状的安眠药倒了进去。

 

    「妈妈,这是的送给你的。」伟安将一杯红酒递给巧缘。

 

    「谢谢,你不喝一点吗」巧缘笑瞇瞇的看着儿子,伸手接过杯子。

 

    「不了,我还未成年,喝汽水就行了。」伟安倒了一杯汽水,举杯向母亲说:「妈,祝你母亲节快乐。」

 

    「谢谢你,乾杯。」巧缘笑盈盈的,举起那杯红酒,和儿子碰杯。

 

    这顿晚饭吃得极是愉快,伟安频频劝酒,巧缘不经不觉喝了大半瓶了。晚饭后不久,两人坐在客厅看电视。

 

    「伟安,我似乎有点睏了,我先去睡,你也别太夜了。」巧缘以为自己不胜酒力,感到一阵倦意,便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我知道了,明天是假期,夜点睡也不妨事嘛。」伟安心里暗暗冷笑,他知道,药力已经开始发作了。

 

    伟安等了半个小时,悄悄走进妈妈的房间,确定巧缘已经熟睡之后,用黑色的眼罩盖着她的眼睛,将她从床上抱起来,脱光所有的衣服,放在椅子之上,巧缘伏在椅子上,肚皮和椅面相接,四肢和椅子的四只脚缚在一起,像只母狗似的昏睡着。

 

    伟安肆意的目光,不断在母亲的和下身处游移,欣赏着那以往没有机会看到的东西。

 

    他知道自己下的安眠药药性不重,过多一会巧缘必定会醒来,所以现在就要将所有事情先准备好。

 

    「妈好戏上场啦。」伟安看着巧缘那动人的娇躯,微微冷笑着说.他先将一部摄影机用三脚架固定,镜头对准的母亲,然后将一些轻度的媚药药膏,涂在巧缘的、和肛门处,当伟安涂上药膏的时候,忍不住用手轻轻搓揉巧缘的性感带,她的肛门和突然一阵抽搐,吓得伟安以为她就要醒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