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蕾斯双头仙女棒|一男二女抽插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4-11 17:30:50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春风乡三中,放学铃声刚响过,初中生小龙就被老师夏春娜叫到她的专属办公室

 

昨天,小龙在自习课堂上,和班里的王小涛干架,小龙把他打得鼻青脸肿。

 

那孩子求饶,小龙却依旧不肯饶他,最后把那孩子的脸蛋咬下一块肉才罢休。

 

结果,那孩子住院,医生从那孩子屁股上弄下一块肉补到脸上,碰巧屁股上那块肉还有颗黑痣,你说好笑不好笑。

 文学

 

夏春娜至今单身,在农村,二十五岁的女人还单身已经属于大龄青年了。

 

但她眼光高,看男人像选秀一样,总是挑三拣四的。

 

夏春娜给小龙倒了一杯水,让他坐在自己对面,他们之间隔着一张办公桌。

 

虽然夏春娜性格泼辣,但她到底是个大美女。

 

小龙由于太激动,喝水的时候洒到了桌子上。

 

夏春娜用柔媚的声音说,“别紧张,我就是想问问你昨天打架的原因,对不起,娜姐昨天太冲动了,动手打了你一下,现在还疼吗?”

 

说着,她伸出修长的右手怜惜地地去摸小龙那张有些“小帅”,棱角分明的脸庞。

 

温暖柔软细腻的触感传来,小龙感到很舒服,与此同时,他还嗅到阵阵手香。有点淡淡的桂花香味,令人陶醉。

 

“还疼吗?”夏春娜睁着一汪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上翘的睫毛扑闪着,她关心地问。右手还在轻轻抚摸小龙的半边脸颊。

 

“嘿嘿,早就不疼了!”

 

“小龙,你为什么打架啊!”夏春娜问道。

 

夏春娜和小龙是一个村的,她和小龙的嫂子白兰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所以,小龙习惯了喊她娜姐。

 

“谁让王小涛说我和嫂子之间不干不净的有情况!哼!不管是谁,侮辱我可以,但别侮辱我嫂子!”

 

如果不是白兰肯收留小龙,说不定现在他还穿梭在村子和村子之间,做乞丐要饭呢。

 

小龙是个孤儿,白兰对他恩重如山。

 

可惜啊,红颜命薄,听说白兰克死了自己的丈夫。

 

于是,篱笆村传得沸沸扬扬,说白兰是“天煞孤星”,克夫命。

 

白兰是篱笆村,甚至十里八乡公认的美人,虽然和她生活在一起,小龙承认自己有过邪恶的念头。

 

但是,他们之间一直都是清白的。

 

如果谁敢侮辱白兰,那么小龙就会拼命三郎似的要谁好看!

 

夏春娜听后怔了良久,然后她站起来,转到小龙身边,小龙不知道她要干什么,也跟着起身,面对她。

 

小龙足足高出她半头。

 

“小龙,你嫂子才二十六岁,便死了丈夫,很不容易,如果不是怕你没人照顾,她早就改嫁了,你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对她好,不能辜负她,知道吗?”夏春娜语重心长地说。

 

“恩,我知道!”小龙道。

 

“好啦,娜姐不怪你,你回去吧!”夏春娜道。

 

“嗯,好的娜姐,那我走了!”小龙走出办公室。

 

放学后,小龙刚出学校门口便被几个学生拦住了。

 

“你把我兄弟王小涛打进医院,我们是来报仇的,小龙,今天要你好看!”

 

一个家伙朝小龙踹来一脚,“麻痹的,去死吧!”

 

小龙打架都打出精了,早有防备,他一下可抓住了踹来的脚,然后两手猛地朝上一推,把那家伙推坐在地。

 

不等那家伙反应过来,小龙一个箭步上去,骑到他身上,拳打脚踢。

 

其他三人这时一涌而上,小龙从地上那家伙身上跃起,一脚先揣倒扑来的中间那一个。

 

而另外两个见小龙如此利索给力,便僵持在原地。

 

被揣倒在地的那个家伙叫王胜涛,他是王小涛的哥哥,他看到四个都对付不了一个小龙,觉得太丢人了。

 

王胜涛从地上爬起来,灵机一动,说,“我觉得四个打一个太不人道,咱们来个文斗!”

 

文斗是三中最近最流行的打架之法。

 

并不是双方舞文弄墨,而是双方面对而立,我打你一拳,你打我一拳,一直打下去,直到一方受不了求饶为止。

 

文斗期间,双方不可躲闪,每个人都能打到对方,如有一方躲闪,也算输。

 

王胜涛这小子够机灵,他觉得只有这样他才可以打到小龙,给弟弟出口恶气。

 

为了让小龙上当,他激将道:“怎么?不敢?想做缩头乌龟?”

 

“嘿嘿,你不用激将我,放心吧,没有我不敢的,文斗就文斗!”

 

说完,小龙和王胜涛心照不宣地面对而立。至于谁先出手打对方,要看运气了,因为是由石头剪刀布来决定谁先出手的。

 

先出手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抢占优势,如果你够生猛,完全可以一拳打得对方求饶。

两人划拳对决时,小龙握着右拳,给王胜涛造成一个要出“石头”的假象。

 

果然,那小子上当,出了个“布”,与此同时,小龙却变戏法似地出了个剪刀,结果小龙胜。

 

王胜涛气急败坏,脸色铁青,但又无可奈何,只好说,“好,你赢了,你先来吧!”

 

说完,他岔开马步站稳,做随时挨打的准备。

 

“嘿嘿,你放心,我很善良,不会一招致命的!”小龙话音未落,霍地出击右拳,狠狠地砸到王胜涛左脸颊。

 

王胜涛被砸了个右侧身,一下可歪倒在地,趁他伙伴们去搀扶的机会,小龙飞上电动车绝尘而去。

 

按照文斗的规矩,小龙打过对方,就要让对方还击,可他却耍赖一溜烟跑了。

 

“妈的,无赖的家伙!”王胜涛等人气的七窍生烟,嗷嗷直叫。

 

“妈了个比的,凡是想文斗的家伙都是二百五,老子才不文斗呢,嘎嘎!”小龙骑单车上得意地想。

 

一走进家门,小龙便听见从堂屋传来白兰的求救声。

 

接着是男人的叫骂声:“妈的,你装什么清纯啊”

 

“妈了个比的!”小龙火冒三丈,捞摸着院子里的一把铁锹,一脚踹开了屋门。

 

他二话不说,抡起铁锹就朝村里的老光棍夏老懒身上砸去。

 

“妈了个比的,老不死的,就凭你还想对我嫂子动手动脚,我一铁锨拍死你!”小龙骂道。

 

四十多岁的夏老懒吓得魂飞魄散,一下个软在地上,给小龙跪了下来。

 

“小龙,小龙,我错了,我错了!”

 

“妈了个比的,还不快滚蛋!”小龙的目光都快杀人了。

 

夏老懒慌不择路地逃之夭夭。

 

白兰抿着香唇,直抹眼泪。

 

“嫂子——!”小龙话说一半,呆住了。

 

因为少妇白兰的上衣刚才在挣扎中被夏老懒撕破。。。。。。

 

白兰和夏春娜是一个级别的大美人,唯一不同的是,夏春娜性格泼辣,白兰性格温顺,甚至有点软弱。

 

看着这样的画面,小龙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了。

 

“小龙——,你的脸怎么受伤了?”白兰担心地走近他,竟然不顾被撕破的衣服。

 

或许她从心底把他当成十五六的小男孩而已。

 

“你又打架了?”白兰心疼地伸出右手,轻摸小龙脸颊,她柳眉微蹙,抿着香唇,像个母亲担心儿子一样。

 

看着白兰白玉无瑕的面容,和担心的表情,小龙内心升腾起阵阵悸动。

 

“嘿嘿,一点轻伤,没事的!嫂子!”小龙笑笑。

 

白兰似乎也意识到了小龙目光的异样,她垂下头来,秀发遮挡住半边玉容,脸红得发烫。

 

“小龙,你去村里门诊看看吧!”白兰低着头说。

 

“没事的,嫂子!”

 

“怎么没事嘛,你看你一回家就弄得全身是伤,小龙乖,还是去门诊擦点跌打药吧!”白兰心疼地生小龙的气。

 

她生气的样子不怒,眉头微皱成一个川字,美眸里闪着水汪汪的心疼,轻咬香唇,一脸担忧,看起来很美。

 

像是落入尘世间的仙女儿,一颦一笑都牵动你的心。

 

小龙每次打架都像拼命三郎,村里人人敬畏,谁敢招惹他嫂子?

 

今天夏老懒不过也是稀里糊涂的吃了豹子胆,结果被小龙这一吓,以后纵使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就范了。

晚上,小龙去村头超市买跌打药酒的时候,超市已经关门。

 

他正要返回,却看一个黑影鬼鬼祟祟地敲响了超市老板娘香萍的门。

 

借着开门刹那间投来的灯光,小龙目瞪口呆,那黑影居然是三中的王主任!

 

“妈了个比的,你们休想得逞!”小龙暗道。

 

小龙返回超市门前,大声喊道:“香萍婶儿,开门,我买跌打药酒!”

 

这一喊,王主任的腿一下可软了,惊慌失措地想逃之夭夭。

 

“是小龙啊,我已经睡了,明天吧!”屋子里的香萍说道。

 

小龙却二话不说,一脚踹开了门。

 

原来由于刚才两人的紧张,居然忘记把门反锁。

 

小龙三步并作两步走近王主任,然后故意大声惊讶地说,“王主任?”

 

由于小龙把王小涛打进医院,王小涛的大伯王主任知道后把小龙叫到教导处,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

 

原本想着批评过后也就算了,可王主任却说要在下周一开学生大会,宣布开除小龙。

 

这件事,小龙对谁都没说,甚至连班主任夏春娜都不知道。

 

今夜,小龙觉得自己翻身的机会到了。

 

“小,小龙,我——!”王主任被逮个正着,自知理亏,一脸尴尬

 

“王主任,你说今晚的事怎么办吧?香萍婶儿一个弱女子,你竟然欺负她,不行,明天我要去你们村告诉你媳妇去!我还可能去学校——”

 

“小龙——!”王主任竟然当着老板娘香萍的面给小龙跪下了,“小龙,别,求你了,别告诉我媳妇,别到学校告我状,你在学校打架的事,我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你看行不?”

 

小龙偷笑,却依旧做生气的样子道,“你欺负我香萍婶儿,我很生气。”

 

王主任苦笑,然后从口袋里摸出钱包,掏出三百块钱,塞给小龙,“帮帮忙,求你了小龙!”

 

小龙接过钱,心中暗喜。

 

“好了,小龙,我想王主任也不是有意欺负我的,就算了吧!”香萍婶怨恨地瞪了小龙一眼,心里骂道:“这小子有勇有谋,不是省油的灯啊!”

 

“好吧,既然我表婶说算了,就算了!那么王主任,我在学校打架的事儿?”

 

“你放心小龙,我保证不再追究!也不再开什么学生大会宣布开除你了,其实,不就是打个架吗,很正常的呵呵,不至于开除!”王主任心有余悸地说。

 

如果今天的事让他媳妇母夜叉知道,让学校老师们知道,那么他会死的很惨,赔了夫人又折兵。

 

“好了,我要睡了,你们走吧!”香萍婶懊恼地轰小龙走。

 

“等一下,我还要卖一瓶药酒呢!”小龙坏笑。

 

而王主任却道,“哦,我这就走,这就走!”他很难堪地站起来,拍拍膝盖上的土。

 

为了自己的前途和大面子,他失掉小面子挽救成功已经算是万幸了。

 

“小龙,我走了,有什么麻烦和难处的话尽管到教导处找我!”王主任临走前又不放心地巴结一句。

 

“走吧,王主任,你放心,这件事我当没看见,明天会风平浪静的!”小龙给他下个定心丸。

 

王主任走后,小龙买了药酒扬长而去!

第二天早上第一节课是英语早读,小龙的英语本来就不好,他拿起英语滥竽充数。

 

在朗朗读书声中,班主任兼英语老师夏春娜走进班里。

 

“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夏春娜恨铁不成钢地说对小龙道。

 

来到娜姐的办公室,夏春娜劈头就教训,“小龙,你争点气行不行?整天就知道打架,看看你的成绩,有哪一门不是倒数的?啊?”

 

“有,体育成绩就名列前茅!”小龙到很会接话茬。

 

“你——!”娜姐突然就扬起了巴掌,小龙伸一下舌头,缩脖子闭眼睛。

 

可是,娜姐的巴掌停在空中,然后落在他脸上,抚摸着,关心地问,“上次打你一耳光,现在还疼吗?”

 

“不疼了!”

 

“呃?你昨天又和谁打架了?看你的脸,还带着伤痕呢!以后不许跟人打架,知道吗?王小涛这件事也不知道学校会怎么处理你,不过我听说王小涛的医药费要你掏!你掏是应该的,谁让你出手这么狠,这件事你千万别让你嫂子知道,她知道你在学校惹事生非会很伤心的,医药费的事,估计你掏定了,如果你需要钱,就说一声,我借给你,不过要还的啊”

 

小龙却一点也不急,因为他知道王主任会摆平此事,但是为了感谢娜姐的好意,他还是装作很感动的样子,故意一下可抱住了娜姐。

 

“呜呜呜,娜姐谢谢你,小龙知道错了!”

 

娜姐的娇容像滴进水中的红色颜料,荡漾开来。

 

她又羞又怒,“小龙,你干嘛”

 

“谢谢你娜姐,你对我太好了,呜呜!”小龙一边装可怜地哭泣着。

 

“小龙,你起来啦!再不起来我要生气了!”娜姐脸色一沉。

 

然后,她又尴尬地说,“小龙,你先回去吧!”

 

“哦,娜姐我走了!”小龙打个招呼,转身离开娜姐办公室。

 

回到教室,小龙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由于想着娜姐一时分心,竟然越过了课桌上的三八线。

 

一支钢笔尖就扎上他的胳膊,“喂,过线了!”同桌女生王雪柳眉倒竖,凤眼圆睁。

 

小龙瞪了她一眼。

 

王雪也瞪眼反击

 

王雪是班里男生们捧出来的班花,但小龙却不承认她是班花,因为她对自己一向很坏!

 

这是班主任的课,班里男生忽然变得乖起来,就连平时喜欢睡觉的都拿着课本,坐得端正,滥竽充数。

 

看着美丽动人的娜姐,小龙美好的情愫在小龙心中升腾着,心湖上激荡起层层涟漪。

 

“娜姐,我爱你!”小龙在心里想到。

 

正当他分心时,忽然发现课桌微微晃动起来,原先以为是地震了,小龙诧异地举目四望,赫然发现王雪一载一载的在昏昏欲睡。

 

“这样也行?”小龙余光看着王雪。

 

忽然,娜姐讲课声嘎然而止,小龙竟然发现她朝王雪径直走来。

 

小龙预感到王雪要倒霉了。

 

小龙急中生智,推醒了王雪。

 

“王雪你在干嘛?”夏春娜严肃地看着她

 

王雪满脸通红,不敢言语。

 

“都坐好了,看黑板!”夏春娜的话很管用,大家都乖乖地坐端正,把视线从小龙和王雪身上移动到黑板上。

 

王雪传来一个纸条。

 

小龙打开一看,是一排娟秀却歪歪扭扭的字体:谢谢你小龙,我会报答你的!”

 

小龙扭头看了王雪一眼,发现她正瞟着自己,唇边带着笑意。

 

小龙冷笑,嗤之以鼻,不想理睬她。

 

接着,小龙又收到王雪的一张纸条:小龙,我知道你喜欢夏老师,你们不可能的,我觉得咱俩才是天生的一对!”

 

“星期六晚上陪我去看西瓜!我家的西瓜又大又圆,随便你吃!”王雪低声笑道。

 

“哇,不吃白不吃!”小龙笑道,“好啊,我最爱吃西瓜了!”

 

突然,半截粉笔从夏春娜手中投掷而出,穿过讲台下黑压压的人群,就朝小龙脸上飞来。

 

小龙没留意到,中了“暗器”。

 

“王雪,你和小龙在嘀咕什么呢?出去!”

 

小龙和王雪站起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班级,站到了门口。

 

夏春娜瞟了他们一眼,然后继续讲课。

 

王雪却嘻皮笑脸地跟小龙并肩而站,她心中激荡着美好的情愫,心里高兴地想,“呵呵,好心动,我和小龙看起来是天生的一对耶!星期六晚上他和人家去看西瓜,在瓜棚里会发生什么故事呢?”

 

她脸上洋溢着美好的憧憬,沉浸在幸福的幻想之中。

 

早上放学。

 

“小龙,人家的单车爆胎了,你送我回家吧!”王雪眉眼带笑地说。

 

“你是王家村的,我是篱笆村的,南辕北辙,你还让我回家吃饭不?”小龙说。

 

“那你就到我家吃饭啊!”王雪得寸进尺。

 

“你家人不赶我才怪呢!”

 

“不会的啊,我家没男孩儿,我爸妈高兴还来不及呢!”王雪三个姐妹,她是最小的。

 

“不去!”小龙坚持道。

 

“哼,不去算了,但是星期六晚上你一定陪我去地里看西瓜!”

 

“嘿嘿,这个你放心,我一定去,把你家西瓜都吃完!”小龙笑道。

 

“哼,那就撑死你了!”王雪道。

 

小龙骑着单车到家的时候,嫂子白兰已经为他做好了早饭。

 

“哇,好香啊,木耳炒鸡蛋,我最爱吃!”小龙食欲大增,坐下来,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白兰欣慰地看着小龙吃饭的样子,嫣然笑道,“小龙,慢点吃,别噎着!”

 

“恩,嫂子,你也吃!”小龙给白兰夹了一大块炒鸡蛋。

 

白兰露出半边笑意,柔声说,“小龙长大了,呵呵!”

 

“嫂子,我长大会照顾你的!”小龙脱口而出。

 

“傻孩子,嫂子这么年轻不需要你照顾,再说,你长大娶了媳妇,就会把嫂子忘掉的!”白兰故意开玩笑地说。

 

“不会的,嫂子,我不娶媳妇,我要照顾嫂子一辈子!”小龙说完,意识到这话不对劲,他赶紧一声不吭的,以狼吞虎咽地吃饭做掩饰。

 

白兰微微一怔,情不自禁的脸红了。

 

小龙看嫂子,见她俏生生地坐在自己对面,神色恍惚,一脸的凄美,他的心都快融化了。

周六午后。

 

小龙正在院子里遛狼狗。

 

“小龙——,原来你家就住在这里呀,人家终于找到你啦!”王雪推着一个单车,把眼睛笑成了月牙。

 

“你怎么来了!”小龙赶紧跑过去,朝嫂子屋子的窗户口望望,低声提醒,“你小声点,我嫂子正休息呢!”

 

“那你刚才在做啥咧,看你鬼鬼祟祟的样子,准又在做坏事啦!”王雪和他开玩笑。

 

“这是我家,我能做啥坏事儿?”小龙一直朝窗户那边看。

 

“比如你看你嫂子啊!”王雪调皮地吃吃地笑。

 

“你小声点,姑奶奶!你别别乱说啊你!”小龙生气了!

 

王雪把自行车停好,调皮而含情脉脉地看着小龙。

 

“咋这么看我?我很帅吗?”小龙说。

 

王雪答非所问,提醒道:“看我今天漂亮吗?”

 

小龙这才注意到王雪的打扮。这个丫头,画了淡妆,看起来比先前成熟了。

 

“漂亮!”小龙敷衍了一句。

 

“呵呵!”王雪满意地笑了,“我到你家,难道你不请我到屋里坐坐?”小龙发现王雪的脸皮简直太厚了。

 

“进来吧!”小龙转身,带着王雪朝自己住的屋子里走去。

 

王雪坐在凳子上。

 

小龙又问了一句,“你怎么来了!”

 

“哼,不欢迎我嘛,我就知道你忘记咱俩的约定了!”王雪故作生气,娇嗔地瞪着小龙。

 

“我没有忘记啊,星期六晚上,陪你去瓜棚看西瓜!”小龙说。

 

“对啊,所以我来找你呀,我怕你不知道我家的西瓜地在哪,所以提前来找你了!你们篱笆村好大啊,有一两千口住户吧?”

 

小龙答非所问,“王雪,咱们出去玩吧,呆在屋里没意思!”

 

王雪忽然低头害羞地说了一句,“谁说没意思,你关上门不就有意思了吗?”说完,她抬起头来,拿火辣辣的目光鼓励暗示小龙。

 

小龙还真不想在这和她做出什么事情来,要知道,嫂子就在堂屋里,多尴尬呀!

 

于是,小龙就装糊涂,“关上门能有啥意思,又闷又热,还不如去外面玩呢!”

 

“哼,木头人,笨蛋!”王雪生气地骂他。

 

“嘿嘿,王雪,难道你不能留一点悬念和想象的空间吗?既然晚上咱们约好去瓜棚看西瓜,所有好事就等着晚上慢慢做呗!”

 

“听起来也不错!不过现在就去我家瓜棚吧”

 

“啊?是不是早了点?”小龙道。

 

“不早啦,你可以骑着自行车,载着我一边兜风一边去呀!”

 

“恩,那好吧!”

 

三分钟后,小龙骑着王雪的自行车,载着她出了家门。

 

来到村里,街坊看到小龙骑着自行车,载着一个漂亮的姑娘,而这个姑娘竟然还很开放地环抱着小龙的虎腰,眼睛笑成月牙,一脸的幸福。

 

大家便知道小龙和这姑娘的关系不简单。

 

“哎哟,小龙,不错,眼光不错啊!”一个大婶端着碗在门口吃饭,看到这个画面,调侃了一句,然后低低地骂道:“这是哪家的小狐狸精?这么小,就打扮成这样,真是伤风败俗!”

 

“不是,是我同学!”小龙解释,骑车继续晃悠着。

 

村头,娜姐的弟弟夏春军,正在摇一台拖拉机,拖拉机后面挂着一个大铁皮车,车上装着猪粪。

 

拖拉机不远处,站着小龙的班主任娜姐和她的家人。

 

“小军,你行不行啊,不行的话就让咱爸来吧!”娜姐轻推了他身边的健壮半百老头一下,“爸,你帮帮他啊!”

 

娜姐的父亲却说,“让他锻炼一下也好,别只想着读书,都成书呆子了!”

 

这个夏春军是小龙的同龄人,因为成绩好,在县城中学上学,每个双休回家一次!

 

他和小龙没什么交集,偶尔碰面,看在娜姐的面子上,小龙主动打招呼,可他好像看不起小龙似的,爱理不理的。

 

在夏春军心中,小龙就是一混子,成绩差,还整天在村里和别人打架。既然是个孤儿,就应该奋发图强才对呀,可他,真没出息!

 

此刻,夏春军固执地说,“行,我行!”可是,他费尽全力,满头大汗,始终没有把拖拉机摇着火。偶尔“噔噔噔”几下,便又灭了。

 

“娜姐,要不要我帮忙!”小龙停下自行车,双腿支地。

 

“哎呀,是班主任,小龙,快点骑走啦!”王雪难为情地催促他,还故意扭头,不让娜姐把她认出来。

 

“不用你瞎帮忙,我摇不着,难道你就摇着了?”夏春军一脸不爽。

 

“呵呵,是小龙啊,不用了,你们俩估计都差不多,还嫩!”娜姐一边微笑着说,一边看小龙自行车座上的女生。

 

这时,娜姐的父亲走上去,失望而不耐烦地说,“起起起,都这么大了,摇个拖拉机就这么费劲,书都读傻了!”娜姐的父亲是当兵出身,性格有点直爽和暴躁,娜姐继承了他的性格,所以很泼辣。

 

娜姐的父亲拿过摇把,竟然也没摇着。

 

夏春军在一旁嘀嘀直笑。

 

娜姐打了他一下,可夏春军更得意了,“就是嘛,咱爸自己都摇不着,还说我!”

 

“叔,我来吧!”小龙下了自行车,让王雪推着,他就走了过去!

 

“我爸都摇不着,你就别逞能了!”夏春军不友善地说。

 

“叔,我试试!”小龙不理会夏春军,要过摇把。

 

“小龙,你行吗?你们还都是孩子啊,还很嫩啊!”娜姐的父亲有点失望地说。

 

“我试试吧!”小龙把“摇把儿”插进拖拉机,一边吹口哨,一边漫不经心地摇着。

 

“看他得瑟的,以为自己真是一条龙,其实是条虫!”夏春军满脸不爽地说。

 

可是,下一秒。

 

拖拉机依旧像死了一般,发不出一点声音。

 

夏春军更得意了,“小龙,你不行,算了吧!还不如我呢,我起码还能摇响呢,哈哈哈哈!”

 

“小龙,你行不行啊?不行换我!”娜姐看到小龙摇拖拉机和上学一样,都是一副吊儿郎当,漫不经心的模样,便有些气急败坏。

 

“嘿嘿,娜姐,我行!不过需要你鼓励我一下!”小龙一边慢摇一边调侃。

 

“滚一边去!”娜姐笑骂,“再摇不着火,星期一让你到讲台上背写英语单词儿!”

 

小龙吓得脸都白了,“娜姐,别,我摇,我摇!”他这才认真起来,抓紧摇把儿,加紧右手力道,咬紧牙关,一鼓作气,拖拉机“噔噔噔”的着火了。

 

“小龙,不错啊,牛!”娜姐的父亲看好地拍拍他的肩膀,“谢谢哈,有时间到叔家玩!”

 

“哈哈,不客气叔,那我走了!”小龙告别娜姐的父亲,然后又嬉皮笑脸地看了娜姐一眼,见她脸色阴沉地瞪着他和王雪,小龙心头一紧,“妈了个比的,娜姐发现我和王雪有情况了!”当下加紧蹬车速度,绝尘而去。

 

迎面扑来的风,吹乱了小龙的头发。

 

王雪紧紧地抱着他,把眼睛笑成了月牙,一脸调皮的幸福,她还故意把脸颊贴到小龙脊背上,把自己当成了小龙的媳妇儿!

 

出了村,小龙骑车变快,并且还不扶把手,抱臂在胸,王雪吓得尖叫,然后双拳捶打他脊背。

 

一路颠簸,一路惊心动魄,终于到了王雪家的西瓜地,把自行车停好,小龙褪掉鞋子,一头钻进瓜棚里。

 

王雪笑嘻嘻地捏着小龙的鼻子,“小龙,你越来越帅了!嘻嘻!”

 

小龙不喜欢她。所以,小龙伸手推开她。

 

“小龙,你怎么了!”王雪幽怨地问。

 

“我,我想吃零食!”小龙想把她支走,躲过一时是一时。

 

“嘻嘻,你怎么和我们女孩子一样喜欢吃零食啊,好,你在这等着,我去商店给你买!”王雪起身穿上鞋子,又扭头问:“你想吃什么?”

 

“瓜子,锅巴,干脆面,还有花生糖!”小龙随口说。

 

“好咧,你在这等着我哈!”王雪站起来,骑着自行车走了。

 

“妈了个比的,终于清静了!”小龙四仰八叉地躺着,觉得很舒服。

 

不过,等王雪走远了,小龙却吃了几个西瓜,吃饱后逃之夭夭。

半个月后的某一天,小龙来到教室,一眼便看见王小涛坐在他小龙的座位上正和同桌王雪聊得热火朝天。

 

王小涛的半边脸上还缠着纱布。

 

王雪看到小龙来了,故意装作很关心王小涛的样子说,“涛涛,你的伤怎么样,快点好起来哦,人家还想让你陪人家去瓜棚里看西瓜呢!”

 

王雪这么做无非是想刺激一下小龙,让他吃醋。

 

哼,谁让他周六那天趁着她去买零食的机会做了逃兵,难道我王雪离开你小龙就不能活了吗?

 

王小涛听了王雪的话,心中那个高兴啊,王雪是班花,甚至校花,但人长得又水灵啊,他早就喜欢她了。

 

王小涛正想说什么,就被身后的小龙打断了,“喂,你让开,这是我的位置!”

 

缠着半脸纱布的王小涛扭头看见小龙一下可站起来,惊弓之鸟地往后退了一步,没站好,差点倒在王雪身上。

 

王雪扶住王小涛,拿女朋友似的口味鼓励他,“涛涛,别怕,我支持你!”说完,她幽怨地瞪着小龙,又气又羞,又爱又恨。

 

“我,我不怕!”想了一下,王小涛这才镇定下来,指着小龙说,“小子,我王小涛快出院了,你的日子以后不好过了,等我的脸痊愈了,我让你哭得很有节奏!我在这发誓,此仇不报非君子!”

 

“你不是君子,你是小人!”小龙嗤之以鼻。

 

王小涛看一下站在班门口把风的哥哥王胜涛,叫道:“哥,去把东子哥叫过来吧!”

 

东子哥是王小涛在医院认识的一个二百五。

 

他是社会上的青年,打架不要命。也很能打。

 

王小涛住院那天,正好碰见东子哥的兄弟被砍伤,和他住同一病房,于是他就很有心计地认识了这位号称东霸天的大哥。

 

“东瓜哥?东瓜哥是谁?还南瓜姐呢!”小龙丝毫不畏惧地笑笑。

 

“哼,你别嚣张,等一下东子哥来了,你就哭了!”王小涛有些得意,不服气地说。

 

这时,班里围上来好多看热闹的学生。

 

“你快点让开,这是我的位置!”小龙有点不耐烦了!

 

王小涛在东霸天没来之前还是很谨慎的,他怕小龙再次发疯重新打他,所以就很外强中干地让开了。

 

小龙一坐下,就听见王小涛毕恭毕敬地叫起来,“东子哥好!”

 

这时,小龙抬起头来,入眼之处,看见一个大概二十七八年龄,白白净净,酷似古代书生模样的眼镜男拨开人群,出现在他面前。

 

“妈了个比的,我还以为是五大三粗的壮汉呢,原来是弱不禁风的书生!”小龙不屑一顾。

 

“东子哥,他就是小龙,就是他打的我!”王小涛现在说话的口气别提多理直气壮了。

 

“你就是小龙!?”东霸天盯着他问。

 

“对,怎么了?”小龙没有一丝恐惧,依旧是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如果小龙知道东霸天的故事,不知道他还会不会是一副如此不重视对方,漫不经心的模样!

 

东霸天有两个尤其突出的特点,第一:他很残忍,纯正狼的血统。第二,他是个疯子,不但打架不要命,无论做什么事都不要命!你千万别被他文弱的外表所欺骗。

 

小时候过年放鞭炮,孩子们喜欢从鞭里拆下一个炮单独放,左手拿炮,右手拿烟,点燃炮捻子,然后朝天空中一扔,一阵火星,一声脆响,真过瘾。

 

但人家东霸天不这么放,他不扔,直接把一只鸡蛋般粗大的炮放在手心里,握紧拳头,点燃炮捻,只听一声闷响,开出东霸天那霸气变态似的微笑。一旁的同龄人都吓得屏住了呼吸,脸色惨白。

 

不过,这还不是东霸天最二的,最二的是有一次去一同学家玩,一进门,同学家喂的那只膘肥体壮的灰色大狼狗就朝东霸天狂吠,看见狗眼看人低的畜生,东霸天一下火了,“嗖”地一下窜到狼狗面前开始了一段精彩的人狗大战。

 

一人一狗相互掐架,同学都看傻了,因为狼狗是拴着的,所以东霸天占了优势,只见东霸天双手掐住那灰狼狗的脖子,咬牙切齿的嗷嗷的直骂:“草你妈,让你小子狗眼看人低。

 

狼狗被掐得发出嘶哑的低吼,东霸天却还不解恨,一脚狠狠地踩着狗尾巴,两只手攥着狗脖子,像拔苗助长一样朝上猛拽,一向气势汹汹的狼狗在东霸天手里像个无助的小猫,杯具了。

 

同学求东霸天饶了那只狼狗,谁知,东霸天一松手,狼狗就去咬他胳膊。东霸天火冒三丈,捞摸一把铁锹,就朝狼狗脑袋上拍去,狼狗惨叫一声,“嗖”地一下钻进了狗窝。

 

史上最二的事件发生了,东霸天不假思索地钻进了狗窝,和狼狗在里面大战,最后竟然把狗窝都弄破弄踏了。狼狗彻底怕了,彻底服了,他被东霸天弄得奄奄一息,半死不活,最后他卧在东霸天的同学,他主人身边,委屈地至极:“俺就象征性地朝你叫了几声,一示俺对主人的忠诚,你小子至于把俺往死里打吗?”

 

以后的日子,只要东霸天去该同学家,这只狼狗就会惊弓之鸟地窜进狗窝,老老实实地呆着,吓得全身发抖。

 

这个故事,小龙自然不知道,只见他一边整理课本一边对东霸天说,“请你走开,别耽误我上课!”

 

“东子哥,看他嚣张的,干他吧!”王小涛在一旁添油加醋。

“我草——!”东霸天刚要发火,就听见从教室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们一群一群的围在那干啥呢!那里很香吗?”

 

同学们一听是自己班主任夏春娜的声音,便赶紧散开了。

 

王小涛这下脸都绿了,带社会上的人到学校耍威风后果是很严重的。

 

“夏,夏老师好!”王小涛心虚地打招呼。

 

“王小涛?你的伤还没痊愈,你怎么从医院跑到学校里来了?”夏春娜很纳闷,然后关心地问,“怎么样,还疼吗?”

 

“报告老师,不疼了!”

 

夏春娜看到了王小涛身边的东霸天,一双美眸忽地一亮,多么英俊的青年啊,还带着一副眼镜,一看就知道是个知识分子。

 

“您是小涛的班主任吧?你好,是刘文东,小涛的表哥!”东霸天竟然文质彬彬地要和夏春娜握手。

 

这种只有在城里才有的见面礼仪,让东霸天用上,看起来很合时宜。

 

夏春娜骨子里本来就有小资情调,只是毕业后被分配到东风乡三中,平日里接触的都是农村人农村孩子,这种小情调早就与她隔绝了。

 

今天,竟然被东霸天点燃,夏春娜心湖上激荡起层层涟漪,对他产生一丝好感。

 

于是,她大大方方地伸出那张修长玉手,握上了东霸天那张白净无瑕透着贵族气息的男子之手!

 

“你好,我叫夏春娜,小涛的班主任!”

 

握手之后,东霸天笑道,“不好意思,小涛说住院很闷,我就带他到学校里转转,如果学校不方便的话,我现在就带小涛走!”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