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鞋底揍腚:夜里听到娘的叫声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4-07 15:48:35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秦雪此时穿着包臀小裤裤,上面是吊带衫,那事业线深不见底,胸前白皙的一片展露,再加上那雪白的大长腿,任何正常的男人见了,都会冲动。

 

 

我要是有这么一个性感女神做老婆,也夜夜抱着她玩。

 

 

我盯着监控画面的眼睛,也随之睁大了,心跳加快。

 

 

呼吸也越发急促。

 

 

周一山很主动,但秦雪,好像没什么兴趣。

 

 

“一山,你身体有问题,就不来了吧,每次像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真的没什么意思。”秦雪幽幽地道。

 

 

“小雪,我这次特别有感觉,我一定可以的。”但周一山火急火燎的,那双手,在秦雪那又长又直的美腿上面摩挲,还开始去扯秦雪的吊带衫。

 

 

“你每次都这么说,但每次都不行,我都做你女朋友两年了,但我还是个女孩,还不是女人,我觉得你还是先去治疗吧。”

 文学

 

 

秦雪叹气道。

 

 

我听了他们的对话,心中顿时一喜,看来周一山不仅仅是不行,只怕是完全不能人道啊。

 

 

秦雪是大美女,这么年轻,总不能老守着一个废物,我觉得不能让秦雪这样的女人,一辈子就这么过,我要挽救秦雪于水深火热之中,让她尝到什么才是女人的滋味。

 

 

秦雪来租我房子的时候,我已经被她的美貌和气质迷得不要不要的,在不了解情况之前,我觉得我挖墙脚的话多少有些不道德,但现在看来,我必须挖墙脚,不然的话,秦雪一辈子就完蛋了。

 

 

我心里,已经没任何的障碍。

 

 

秦雪不愿意,周一山却是继续动作,很快将秦雪剥光了,我盯着监控视频,眼睛都看直了,我以前也是谈过女朋友的,还接受过无数小电影的熏陶,但我从未见过这般身材好的女人。

 

 

她那一对,颤颤巍巍的,还微微上翘,绝对是极品,而她身上,一丝赘肉都没有,身材比例完全符合黄金比例。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要是能睡这个女人一个晚上,我估计不仅仅是我,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

 

 

周一山果然是个废物,还没正式扑到秦雪身上,就完事了,难怪秦雪说自己现在还是女孩,我很好奇,秦雪为何甘心给这么一个男人做女朋友。

 

 

秦雪问周一山道:“你不是说一定可以的吗?”

 

 

“我……最近比较累,也没赚到钱,压力有点大……对不起啊……”周一山为自己的不行找着借口。

 

 

“那你多休息吧,我去洗个澡。”

 

 

秦雪的脸上显出一丝不易觉察的失望,去了洗手间。

 

 

……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除了每天看监控,但是一直没什么好机会和秦雪接近,有时候我们碰上了,也只是打个招呼,并没过多的来往。

 

 

有时候我想去秦雪家里,找机会和他亲近,但是却没好的由头。

 

 

而且秦雪和周一山总是一起上班,下班虽然秦雪稍微早一点,但周一山总是随后一个小时就回家了。

 

 

但我每天都关注秦雪的一举一动。

 

 

而周一山一如既往废物,每次都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这让我开心,也让我替秦雪觉得不值。

 

 

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的,有一天,机会来了。

 

 

这是一个周五,秦雪和周一山难得一起下班了,我在监控里面看到他们手里提着不少菜,但他们没回隔壁,却来敲我的门了。

 

 

我连忙关了监控电脑,去开门。

 

 

“房东,我们租你的房子也这么久了,想请你吃个饭,希望你赏光。”一开门,秦雪就笑语盈盈地对我道。

 

 

她身上的香气,淡淡袭来,再加上她这温柔的话语,我的心都快醉了。

 

 

“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以后你们也多来我这里做客。”我连忙答应了。

 

 

我们一起到了隔壁之后,秦雪就去厨房弄饭菜了,而我和周一山则是开始喝啤酒。

 

 

我总感觉他们请我吃饭是有事的。

 

 

果不其然,两瓶啤酒下肚,厨房里飘出香气的时候,周一山就有些扭捏地道:“房东,今天我们请你吃饭,还有事要你帮忙。”

 

 

“你们是我的租客,有什么事情直说,家具电器什么的,还要添加什么,完全可以提出来。”

 

 

我道。

 

 

“最近我们手头有些紧,房租能不能缓一个月?”周一山笑着端起了酒杯,显然是想讨好我。

 

 

“这个没问题。”

 

 

我直接就答应了,和周一山碰了一下杯。

 

 

我总不能因为他们没钱,就将他们赶走,这样的话,我就见不到秦雪这个大美女了。

 

 

“谢谢你,房东。”

 

 

周一山立马给我再次敬酒,对我千恩万谢,然后她把这事告诉了秦雪,秦雪也微微红着脸谢谢了我。

 

 

秦雪的手艺很不错,做了七八个菜,色香味俱全。

 

 

很快,我们三人一起吃饭,闲聊着,没多久就熟络了不少。

 

 

我和周一山都喝了不少酒,秦雪倒是没喝。

 

 

但她就坐在我的身边,今天的她,穿着一套职业装,雪白的衬衫,包身的短裙,美腿上还穿着丝袜,相当性感。

 

 

在酒精和她的体香的刺激之下,我的胆子也大了起来。

 

 

秦雪就坐在我的身边,我的腿一动的时候,故意碰到了她穿着黑丝的美腿。

秦雪的美腿实在是太性感了,我只是轻轻接触了一下,我就感觉自己快飞了起来。

 

 

而秦雪似乎不知道我这是有意为之,悄悄把美腿收拢了一些,并未有什么过激反应。

 

 

我很想还对秦雪有些别的动作,但我脑子还是清醒的,她男朋友周一山在旁边,我不能乱来,不过,我动了要挖墙脚的心思。

 

 

秦雪这样的女人,哪怕是嫁人了,我都要抢来,何况周一山压根没能力让其从女孩成为女人,在我的眼里,周一山就是个废物,怎么能配得上秦雪这种极品女神?

 

 

觥筹交错,吃喝一个多小时之后,我和周一山都有些醉了,我脑袋昏昏沉沉的,就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也不知道是多久了,我迷迷糊糊被吵醒了。

 

 

我微微睁开眼睛,发现客厅里面的大灯已经关了,只开了个小灯,周一山正搂着秦雪,上下其手,压在沙发上面乱来。

 

 

这混蛋,将衣服都褪去了,只穿着一个大裤衩,他的一双手,正抓在秦雪身上那两处最为性感的地方。

 

 

“一山……不行,房东郭东就在这……太羞人了……要不等房东回,或者……我们回房间……”

 

 

但是秦雪一边扭动,一边低声哀求道,看起来她还是比较保守的,不像是周一山那么开放

 

 

而周一山这混蛋,那简直就是无耻,居然当着我的面,就要和秦雪做那事。

 

 

“没事啊,房东醉得像是一滩烂泥呢……我现在就要……我已经去医院治疗了,我感觉很好,这一次一定可以的,你再相信我一次……”

 

 

但是周一山这家伙无耻地对秦雪道,他直接就抓住了秦雪的吊带衣,猛然一撕。

 

 

秦雪的吊带衣,就这么被撕开了,露出了里面贴身的黑色的内衣。

 

 

看来,周一山喝了一点酒,还真是着急和冲动了。

 

 

秦雪虽然还穿着内衣,但胸前的美好却露出了一半还不止,假装睡觉的我受到了刺激,差点就睁大了眼睛。

 

 

这种情况,我还真的只能假装睡觉,实际上,我一直在窥视秦雪那美好的身躯,不过,我可不希望周一山的病情好转,我恨不得直接起身,将周一山砸晕,将秦雪带走。

 

 

很快,周一山就抱着秦雪,气息都紊乱了,他完全没顾及我的存在,准备将秦雪身上的衣物全部剥掉。

 

 

我内心很纠结,我很想看秦雪和周一山的现场直播,又不希望秦雪被周一山欺负,我觉得自己才配拥有这么性感的女神。

 

 

“一山……不要这样。”但是秦雪却是继续低声道,开始挣扎了起来。

 

 

她还是很害羞的,但是周一山喝了酒,那兴致显然是上来了,秦雪一挣扎,他更加亢奋,用力撕扯着秦雪的衣服。

 

 

“你怕什么,房东都睡着了……再说了,你不觉得这样很刺激吗?说不定我这么一刺激,就能成为真正的男人了……”

 

 

周一山喘着粗气道。

 

 

装睡只睁开一点点眼睛的我,差点瞪大了眼睛,因为周一山开始动作了,很快将秦雪的吊带衫和包臀小裤裤给解开了。

 

 

更让我冲动是,随后周一山竟然将秦雪的衣物内扔,秦雪的小内内,差点就掉落在我的脸上。

 

 

很快,秦雪身上美好的一切完全暴露在我面前,她前面那地方,颤颤巍巍的,我简直有种流鼻血的冲动。

 

 

我心想,我要是能抓着那里把玩,把这个性感美女护士压在身下,那绝对舒爽

 

 

我内心很是嫉妒周一山这混蛋,他是一个废物,竟然可以找到这么极品的女神做女朋友,而我是个猛男,目前却是单身,只能装修看着他欺负秦雪这么性感的女人。

“万一房东没睡着呢?”

 

 

秦雪小声道,她还是不太愿意和周一山发生那种关系,她显得很是清纯,不像是周一山,一点廉耻都没有。

 

 

不过,她的声音柔柔的,听起来很性感,让人越发冲动。

 

 

“秦雪,你真多事……婆婆妈妈的……你可是我女友,有责任和义务让我感到快乐,而且今晚我很有感觉,我会让你等下也有感觉的。”

 

 

周一山喝了点酒,脾气也大了起来,骂骂咧咧的,从秦雪的身上爬了起来,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早就把眼睛闭上了,装作睡得恨死。

 

 

但我又很想睁开眼睛,我怕周一山真的可以了,把秦雪给占有了,我迷上了秦雪,虽然我不在乎秦雪是女孩还是女人,但是如果以后秦雪能把自己完完整整交给我,我更加开心。

 

 

“房东……房东……”周一山喊了我几句,还拿手在我脸上轻轻拍了几下。

 

 

但是我装作一点反应都没有,好像真的睡得很死,一副别说有人在一旁做那种事情,就算是打雷也不会醒来的模样。

 

 

周一山信以为真,立马回到了秦雪的身边,坏笑道:“房东……睡得和死猪差不多,别说我们在这里做坏事,就算我将其扛出去卖掉,他也不知道,你是我的女人,你要是拒绝我,我就生气了。”

 

 

说完,他搂着秦雪,继续胡来了起来。

 

 

他像是一条野狗一般,在秦雪的身上乱啃。

 

 

他的动作力度很大,秦雪胸前那完美而雪白的地方,都被他抓弄得通红。

 

 

这家伙据说是一个健身教练,看起来一身肌肉,很是强壮,但很可惜,他该强壮的地方,却强壮不起来。

 

 

秦雪也相信了我睡得很死,也就没反抗了,而她似乎也怕周一山生气。

 

 

“这混蛋,玩得还真开,他肯定是在外面胡来玩多了,以至于不行。”我心中暗骂。

 

 

我心中很不平衡,秦雪是这般完美的性感女子,怎么就被这么一个男人拿下了呢?

 

 

如果他们两人结婚了,那秦雪岂不是守活寡?

 

 

我发誓要挖了周一山的墙角,我觉得要让秦雪真正体会到做女人是什么滋味。

 

 

周一山兴致很高,但却是典型的雷声大雨点小,他刚将那大裤衩脱掉,就没了动静,很显然,他已经完事了。

 

 

“你……你又完事了你不是说可以了吗?”

 

 

秦雪失望地问道,她还在喘息,她身上的皮肤,白里透红,更加性感,似乎这一次她也来了感觉,她是正常的年轻女人,有需求,那是正常的。

 

 

“可能我是太激动了,医生说我有希望的……我没想到还是这样,下次我肯定会回复的,或者过一段时间我会恢复的。”周一山垂头丧气道,其实,估计他自己都绝望了。

 

 

说完,他就抱起自己的衣服,去卧室里面了,完全不顾还在沙发上什么都没穿的秦雪。

 

 

“这个废物,暴殄天物啊,你不配拥有秦雪,秦雪应该和我在一起。”

 

 

我差点直接骂了出来。

 

 

“哎……”

 

 

我听到秦雪叹息了一声,此时的我,还真想去安慰安慰秦雪,将秦雪抱在怀里,好好疼爱她。

 

 

随即,秦雪也从沙发上起来了,她那完美的一切,都展现在了我的面前。

 

 

很快,周一山在卧室里面发出了鼾声,而秦雪从浴室拿了一套衣服,就去了浴室洗澡了。

 

 

而秦雪因为粗心,浴室的门竟然没反锁,只是关上了。

 

 

我没喝醉,但酒的确有些上头,让我变得更冲动,我忽然有了一种冲进去的冲动。

 

 

我想去抱着秦雪,好好疼爱她。

 

 

我可不是周一山那种看起来很强壮,但实际上不行的男人,我一次最少要一个小时,任何女人到了我的身下,都会被征服。

 

 

我相信,我只要征服秦雪一次,秦雪尝到了做女人的滋味,绝对会离开周一山,而投入我的怀抱。

 

 

浴室里面响起了哗啦啦的流水声,我坐在沙发上,心中的一团火焰,越烧越旺了。

 

 

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从沙发上站起来,蹑手蹑脚去了洗手间的门口,反正此时周一山已经睡得像是死猪一般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但在清洗下身的时候,不小心将喷头阀门调大了,在强大水流的冲刷下,她就觉得一阵发痒,随后,有黏黏的东西流了出来。

 

刘芳以为自己得了病,一下子就慌了神,站在那里左思右想,越来越害怕。

 

老周看了一集电视剧,也不见刘芳出来,未免有些狐疑,便去敲门询问。

 

刘芳急忙穿上衣服,走了出来,愁云满面,也不敢看老周,只是轻声道:“周,周爷爷,我没事……”

 

这副样子,没事就怪了,老周一下子就看出了端倪。

 

“芳芳,我和你叔叔是老同事了,你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老周亲切地说道。

 

刘芳手捏着衣角,咬了咬嘴唇,这才用蚊子般的声音道:“周爷爷,我好像得病了。”

 

老周一听,立马吃了一惊,连忙问:“你哪里不舒服,快和我说说。”

 

刘芳欲言又止,脸上现出纠结的神色,很明显是难以启齿。

 

老周一见,抓住刘芳的手,摸了摸脉,感觉无异象,这才放下了心,趁机握着那白嫩光滑小手不放,问道:“芳芳,你叔叔把我的情况向你介绍过吧?

 

“介绍过,我叔叔说,你是本市闻名的老中医,不知道治好了多少疑难杂症。”刘芳说着,抬起了头,眼神里满是崇拜之色。

 

“这就对了,那你还有什么可犹疑的呢,赶快说说是怎么回事,没有你周爷爷治不好的病。”老周点头。

 

一边说,他还一边打量着刘芳,就见那湿漉漉的头发,紧贴在白嫩的脸庞上,清秀的眉毛,像是被雨洗过,嘴唇红润欲滴,白色弹力T恤紧紧勾勒出高耸的胸前,十分诱人

 

腰细细的,仿佛弱不禁风,但臀部却非常丰满,显得性感而又健美,白色热裤下的两条大腿,笔直而又修长,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刘芳听完老周这番话,才鼓足了勇气,有些紧张地道:“周爷爷,我刚才洗澡的时候,不小心将喷头水流调大了,然后,然后,身体便开始有些发痒。

 

她这一说发痒,让老周心里也发痒了,急不可待地问:“你说明白了,哪里发痒?”

 

刘芳又使劲咬了咬嘴唇,这才指着小腹,艰难地道:“是,是这下面发痒。”

老周一听刘芳说下面发痒,联想起她先前说喷头水流加大的事情,一下子便明白了怎么回事,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这哪里是得了什么病,而是水流冲刷,加上手掌抚摸,让这个已经长成了了的女孩产生了性冲动,从而让下面有了异常的感觉。

 

估计乡下的学校没有什么生理健康课,而刘芳的父母,也没有向她讲过这方面的问题,所以她才会对这方面如此无知。

 

老周本想给刘芳解释一下,这不过是正常的生理现象,但眼睛盯着那热裤紧紧包裹的地方,鬼使神差,却问出了这么一句话:“是什么样的痒法?你得详细说说,我才能判断是怎么回事。”

 

他对这个女孩的渴望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理智并不能阻止他动点歪心思。

 

刘芳因为先前已经鼓足勇气张了嘴,再加上对老周的信任,便红着脸,轻声地将感觉都讲了出来。

 

“周爷爷,水刚冲上去的时候,只不过是外面有点麻麻的感觉,但我将水流不小心加大之后,里面也开始出现了这种感觉,随后便痒痒的,很强烈,就好像能传到心里一般,而且,还流出了黏黏的东西,我从来没见过,好害怕。”

 

随后,她又焦急地问:“周爷爷,我这是什么病啊,能不能治好?”

 

老周装作很认真的样子,听完刘芳的描述,心里却和长草了似的,眼睛盯着刘芳的身体,看了又看,贪婪地很,但嘴上却一本正经地道:

 

“唔,人体各个器官和部位,都是互相关联的,你那里的症状,只是表象,实际上是怎么回事,需要彻底检查一下才行。”

 

刘芳又害怕了起来:“周爷爷,你是说我身体内还可能有更严重的病?”

 

“这不好说,我得检查完了才能判断,芳芳,你身体放松。”老周说着,煞有介事地按了按刘芳的光滑的肩膀,“我按这里,你那里有异常的感觉吗?”

 

“没有。”刘芳摇头。

 

“这里呢,还有这里……”老周手移到了修长的脖颈上,然后又轻抚了一下那好看的锁骨。

 

白嫩的皮肤,有些凉凉的,光滑而又紧致,那美妙的触觉让老周有些神不守舍

 

刘芳却很紧张,她为了配合老周的诊断,正细细的感受自己身体的反应,就觉得老周温热的大手经过之处,有点麻麻的感觉。

 

“周爷爷,好像有点麻麻的感觉,但不强烈。”刘芳赶紧汇报道。

 

“唔,我想我知道问题出现哪里了,芳芳,你继续放松,我确定一下,看看病根是不是在这里。”老周说着,将手开始慢慢往下移。

 

那白色弹力T恤包裹的地方,近在咫尺,老周嘴里已经有了口水,忍不住咽了咽,然后隔着衣服轻轻按压了一下,感觉那柔软和丰满后,便问道:“这里呢?”

 

“这里好像过了一下电。”刘芳又紧张起来,“周爷爷,难道病因出在这里?”

 

老周哪里能就此罢手:“还不能确定,待我继续观察一下。”

刘芳从小到大,还没被男人触碰过,如今感觉到老周的大手再次游走按压,电流袭来,下面竟然又有了麻麻的感觉,便又羞又急地道:“周爷爷,下,下面又出现了那种状况,是不是这里便是病根?”

 

老周眼见刘芳不自在到了极点,知道不可操之过急,便将手恋恋不舍地收了回来,装出沉吟的样子:“唔,可以初步肯定,你上身这里气血不畅,导致下身无力抵抗湿寒侵犯,所以才会有那些症状。”

 

刘芳听得云山雾罩:“周爷爷,我,我有点听不明白……”

 

“我打个比方,你要是蹲久了,腿会发麻,这也属于气血不畅,当然喽,你这气血不畅和这个比方大不一样,是属于病理性的。”老周开始胡扯起来,“人体一旦气血不畅,就会百病丛生,尤其是女人,体质偏阴,更是容易引起各种妇科病,如果不及时治疗,恐怕以后生育都会有问题。”

 

他言之凿凿,刘芳则听得胆战心惊,彻底慌了:“啊,周爷爷,我的病已经到了这么严重的地步了吗,这可怎么办啊……”

 

老周眼见刘芳的反应,心里明白,这位小美女已经被吓住了,只要再危言耸听一下,便能彻底搞定她:

 

“你想一下,病根在上面,下面却已经出现了症状,这说明身体已经起了连锁反应,你说严重不严重?”

 

刘芳急的差点没哭出来,一把拉住了老周的手,哀求道:“周爷爷,请你帮帮我吧,你是名医,一定有办法治好我的病是吧……”

 

老周:“芳芳,你也别太害怕,我也就是初步诊断了一下,说不定情况没那么糟糕,要想确诊,我的看看你下面被湿寒侵袭到了什么程度才行,你躺在沙发上,让我仔细替你检查一下。”

 

刘芳现在吓得六神无主,哪里还会拒绝,乖乖地就躺了下去,但身体却本能性的紧绷着,手也下意识地抓住了热裤。

 

老周看见刘芳如此听话,不禁心花怒放,将手伸到了刘芳的腰间,拍了拍她的小手道:“芳芳,别这么紧张,很快就会检查完的。”

 

事到临头了,刘芳又打了退堂鼓:“周,周爷爷,非得检查那里吗?”

 

这也难怪,一个刚成年的女孩,要当着男人的面脱裤子,心里这道坎很难过去。

 

老周和蔼地道:“芳芳,可不能讳病忌医,你想一下,是现在及时治疗好,还是以后严重了,投医无门好?要知道,这种病眼中了,你无法恋爱,无法结婚,无法要孩子……”

 

刘芳心里又恐惧了起来,战胜了羞涩,将手慢慢松开了。

 

老周一见,不再耽搁,快速地将那纽扣解开,然后开始将白色的热裤向下褪。

 

他一边褪,一边紧紧盯着慢慢显现出来的白色内裤,手都有点哆嗦了,这可是他这一阵朝思暮想的场景。

 

香艳的画面和诱人的气味一起袭来,让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气息越来越重。

刘芳虽然闭着眼,但也感觉到了老周的异常,忍不住将眼睛微微睁开,看见老周呼吸急促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里,竟然也有点兴奋。

 

眼见老周又要脱自己的最后一道防线,她不禁将腿并紧了,弱弱地说道:“周,周爷爷,我自己掀,掀开行吗,就不要再脱了。”

 

说着,她恐怕老周先下手,自己先用白嫩的小手,将内裤向旁边拨了拨。

 

“但是你这样并着腿,我也看不清啊。”老周猴急地道。

 

刘芳没办法,只好慢慢将腿劈开了一点,但这一点,就让老周血压蹭蹭往上窜,迫不及待地凑了过去。

 

尽管老周只是在观看,却让刘芳心里砰砰跳了起来,那种麻麻的感觉,再次出现。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