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走边顶,一步比一步深入|不要再往下面放樱桃了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3-31 11:20:02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好了美女,灯泡已经装好了。”没等黄诗雅反应,刘海超已经跳下凳子大声汇报。

 

原本危机感爆棚想赶人的黄诗雅这下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人家毕竟也是帮了自己忙,总不能就这么赶他走。

 

况且,穿成这样待客倒也是自己不妥……人家一个正常男人,有反应也是正常的……

 

“好,你等一下,我去换件衣服!”想通这一点,黄思雅赶紧起身冲进里间,她的动作太猛,胸前那两团跟着弹了弹。

 

刘海超被单独留在客厅,脑子里全是少妇黄思雅迷人的身躯。他忍不住跟了过去,耳朵靠在房间门上,细细听着。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那位美少妇可能脱掉了那件还不如不穿的丝绸睡裙,然后打开了衣柜;跟着又是细微的金属声,可能是她穿上了里衣……

想象着那一对被装进文胸里的样子,刘海超的手已经抓住了门把手。

 

要进去吗?可是她会不会把事情闹大?

 

听着里面的声音,刘海超心里的天平不断摇摆,他想进去马上搞了这个美艳的女人,可又怕这事给自己带来不可挽回的后果……可就这么听着听着里头竟然传出了一阵“嗡嗡”的声音,这动静,刘海超只在某些岛国“教育片”中看那些“女老师”用过……

 

靠!老子怕什么!?这都不上就不是男人!

 

刘海超脑子里的天平猛地摇向渴望,手按下了门把手。

 

门吱呀一声开了,入眼的正是刚才见过的美少妇黄思雅!她脱下了那件真丝睡裙,穿上了跟下身同款的粉色胸衣,衬得她的胸型更加美妙,肤色也更白皙。更令人血脉喷张的是,她冲门大张着双腿,一手拨开了自己下身的底裤,一手正抓着一个硕大的玩具,正试图往她自己的下面伸去。

 

那“嗡嗡”的声音显然就是这工具发出来的!

 

“你怎么进来了!?”完全忘记锁门这回事的黄思雅一脸惊慌,手一抖,那还在“嗡嗡”响的大东西就被她甩到了角落。

 

但那东西显然质量不错,“嗡嗡”的声音还在整个房间回荡,黄思雅惊慌的小脸上也还带着的潮红。

 

刘海超脑子里那根弦瞬间断了,直接扑过去,把少妇压在身下。

 

两人就这么彻底贴在一起,刘海超感觉到自己的下半身一片温热的触感,他已经可以想象待会儿的美妙感觉,忍不住感叹一声。

 

而少妇黄思雅做梦也没想到一个送外卖的会这么大胆,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忘记锁门就开始在房间里“自娱自乐”!

 

“你干什么!?我要报警了!我老公就要回来了——!!”黄思雅大喊。

 

她同样感受到一个东西重重抵在自己的关键部位,于彻底结合只隔几层薄薄的布料。还有一股男人独有的汗味包裹着她,这让她心里的警报响个不停!挣扎着想推开刘海超。

 

这点抵抗在刘海超看来就跟兔子咬人没什么区别,可他还真怕这个美少妇把这事闹大了!

 

“不……不好意思美女……我这就出去……”刘海超顿时一脸懵逼,赶紧遮住眼睛。

 

二十分钟之前,黄诗雅就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就拿个外卖,竟然直接被一个外卖员给看光了!

 

但二人还未有动作时,外面的大门又突然“砰砰砰”响了起来!

 

这一下子差点把刘海超的七魂六魄都吓没了,冷汗瞬间爬满整个背部;黄思雅同样如此,回忆起自己刚才的举动,她可以说是羞愤欲死!来不及穿衣服,立刻拉过旁边的被子把那傲人的身躯裹得严严实实。

 

“美女……这,我……”刘海超有些慌张,外面人大力砸门的“砰砰”声依旧没有停歇。

 

是她老公回来了吗?怎么办!?

 

 文学

黄诗雅瞪着这个粗野的男人,面上还带着可疑的红晕

看着这个长相粗野的老男人,少妇的眼神很凶,可是身体却是忍不住害怕地往后缩了缩。

 

其实她这个头发凌乱面颊潮红地样子非常引人犯罪,但刘海超现在心里只有害怕,生怕事情闹大,让自己进去蹲几年!

 

“美女,这……外面的人?”心虚的很,刘海超只能小心地试探一下少妇的反应。

 

黄诗雅眼睛蹬得溜圆,他竟然还敢问我!?他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吗??

 

可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急,要是被人看到她跟一个陌生男人这样赤身裸体躺在床上,她可是再长八张嘴也不可能跟自己那个敏感多疑的老公说清楚!

 

虽然不甘,她也只能先把这送外卖的赶出房门,在房门彻底打开的瞬间飞扑过去打开衣柜,翻出几件正常的衣服套上。

 

而心虚的刘海超走出房门,更清晰地听到大门“砰砰”的响声,心里更是后悔不已,直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冲动!

 

不过两三分钟,少妇黄思雅换好衣服出来了,狠狠瞪了他一眼,小声道:“待会儿有什么事我来说,你不准乱说话,不然我就报警,知道吗?”

 

刘海超一愣,心里立马涌上一股劫后余生的狂喜:这意思是……这是不准备暴露我了?

 

能不事发就是最好的,刘海超根本没有其他意见,赶紧点了点头:“是,美女,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嘴上说着,他的眼神却再次落到了少妇的娇躯上,黄思雅现在穿上了白色短袖和长裤,里衣应该也是穿得好好的,因为刘海超从她的背后看到了一些粉色里衣的印子……

 

这种似有似无,若隐若现的感觉……也很诱人

 

黄思雅看他顺从,心中的抵触和厌恶稍微降低了一点,点点头打开了大门。

 

“小雅!你干什么呢?这么久才来开门!”外头站着的不是刘海超怂得要死的“老公”,而是一个长得跟黄思雅平分秋色的女子,看样子应该也是个少妇!

 

这位少妇的两团虽然没有黄思雅那般宏伟,但胜在身材凹凸有致,一身低胸碎花连衣短裙,深邃的沟渠和纤腰暴露无遗,裙子堪堪遮住翘臀,一双细嫩的大长腿完全暴露在外,似乎只要随便动一动,丰满的臀就会从裙子跑出来,让旁人一饱眼福。

 

“没、没事红姐!”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黄思雅一见这位姐顿时蔫了,不止眼神闪躲,说话也是磕磕巴巴。

 

“是吗?”红姐显然有些狐疑,眼神在黄思雅和刘海超之间来回扫视,一双美目直勾勾地盯着这个健壮的男人,“那他是谁?”

 

“他啊!他就是个送外卖的,我让他给我帮个忙!正好就要让他走了!”说着,黄思雅伸手拍了刘海超一下,“你说是吧?”

 

刘海超的眼神原本在两个美女突出的上身之间游移,被这么拍了一下顿时吓了一跳,连连答道:“是!这个美女就是让我帮个小忙!”

 

“原来是这样……”这位红姐显然没有相信这个说法,但也没再说什么,

 

事已至此,刘海超也没有理由继续呆下去了,赶紧起身告辞。

 

电梯的拐角处,他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两个极品美女,正好看到那位被称为“红姐”的美女一把抓上了少妇黄诗雅胸前的雪白,还大力揉了几下!

刘海超顿时瞪大了眼睛!可惜两个美女没闹几下,就已经纠缠着进了房门,随着“砰”的一声响,那道对他来说充满某种幻想的大门也彻底关上了。

 

虽然心痒,但刘海超现在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他更怕事情败露,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

 

心虚归心虚,外卖还是要送的,刘海超只能再次回到楼下,骑上自己的小电驴开始接单。

 

刚刚打开接单后台,一条语音立马跳了出来:“叮咚,又有新订单了,请您尽快处理!”

 

刘海超甩甩脑袋,把那些杂念抛到脑后,拿起手机查看。

 

结果这一看,他简直倒吸一口凉气!原因无他,因为这一单的送货地址就是黄思雅家——楼上!

 

刘海超屏住呼吸,确认了一遍地址的确是五楼而不是四楼,点单的也是一个叫冯子红的女人而不是黄诗雅。他感觉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说不出来地失望。

 

这应该是巧合吧?

 

想到少妇身体那丰润柔软的手感,还有一声声动人的娇喘,刘海超的身体诚实地涌上一股冲动。

 

“老子迟早要把你这骚女人办了!”

 

刘海超啐了一口,想象着自己把少妇黄诗雅压在身下的画面,跨上电瓶车往商家去了。这次的商家很近,不过二十分钟,刘海超敲响了黄诗雅楼上那户人家的大门。

 

大门很快打开了,刘海超是死也没想到,开门的竟然是一个熟人……

 

刚才在黄诗雅家见过面的红姐——也就是冯子红,正倚在门边,穿着跟黄诗雅同款的吊带睡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冯子红也是一位少妇,与黄诗雅介于清纯和成熟之间的气质不同,她一看就是个御姐。一头黑色长直发散落在腰间,胸前同样是两团浑圆。因为尺寸没有黄诗雅厉害的缘故,刘海超只能看到她深邃的沟渠和被裙子勾勒出的纤细腰肢

 

最妙的是,有一丝长发拂过了她的肩膀,正好被夹在两团雪白之间,深入衣服里头。

 

这可过于刺激了!

 

这女人……什么意思?

 

眼前的场景与之前太过相似,近在咫尺的美景和记忆中柔滑触感的刺激下,刘海超竟是再次沸腾了起来。

 

“看来我想得没错,你应该跟黄思雅那个骚女人搞上了吧?”

 

冯子红一双杏眼直勾勾地盯着刘海超,兴致勃勃地盯着他下身的小兄弟:“你这东西可真够大的,怎么样?我那小姐妹可是骚得很,你搞得舒服吗?”

 

一个大美女,穿着只遮住重点部位的衣服,问你昨天晚上搞得舒服不舒服……刘海超被刺激得热血上涌,甚至有股要喷鼻血得感觉。

 

这女人是……那个意思!?

 

刘海超心动无比,可是他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一个陷阱,只能强压欲望着急答道:“没有得事!美女,我可以发誓,我跟楼下那个美女清清白白,什么事都没有!”

 

一边说着,刘海超的额头上不由自主地涌出一颗汗珠!

“骗谁呢?”冯子红的声音很轻,带上了一些诱惑的感觉,可她的话却让刘海超又是渴望又是害怕,“我刚才在房间,都听到她叫了。她老公可从没让她这么爽过,我当时就觉得不对,结果一下去就看到你……你还敢说跟你没关系?”

 

说着说着,冯子红重重哼了一声,双手抱胸,因为胸脯太过突出,她的两个手臂只能搁在胸下。

 

这么一来,冯子红的胸前的两团看着更加宏伟。

 

感受到刘海超灼热的视线,冯子红暗自得意,故意又把手臂抬了两下,那两团也跟着抖了抖。

 

骚女人……

 

刘海超眼睛都看红了,恨不得现在就一把撕碎红姐的裙子,直接侵犯上去!可是这位红姐明显比楼下的少妇黄诗雅有主见多了,他不敢想象自己要是真的付诸行动,这个女人会不会把事情搞大!

 

到时候把他近似强上未遂的事情一起捅出去,他却只是过了把手瘾,什么实质性的好处都没得到,岂不是很亏!?

 

想到这,刘海超依旧很坚定地推脱说:“没有的事美女!我绝对没有跟楼下那位美女发生关系,不信你就请警察来验一验!”

 

他这么信誓旦旦,反而让冯子红心里打了鼓。

 

难道我真的猜错了?

 

就在他们的楼下,刚刚前后送走刘海超和红姐的黄诗雅捂着自己绯红的脸颊连连喘息。想赶紧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没走几步就已经软了腿,双膝跪在地上。

 

“嗯……好痒……”

 

表面上,她长衣长裤裹得严严实实,其实反应特别强烈了。尤其是刚才那个男人的粗暴行为和红姐对她的戏弄,更是让她受不了了。

 

想着刚才那个男人粗暴对待自己的手,还有充满野望的犀利眼神,以及那个一看就比自己老公威风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大东西,黄诗雅忍不住喘息连连,连手都在颤抖。

 

可同时,她又忍不住骂自己下贱!

 

这么一个罪犯,你这个贱女人怎么能对他有感觉!

 

然而越想,身上越痒,每一丝布料都像是在搔着她的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肤,纤细白嫩的小手,也跟着解开了自己的裤子,伸了进去……

 

“啊……不要……”

 

想象着那个粗鲁的老男人按住她,两手抓住她的纤腰直接开始动作,黄诗雅又是害怕又是兴奋。

 

想象着自己被那老男人压在身下,拼命反抗可是又无法抗拒欲望的样子,黄诗雅纤细的手指在自己的下身疯狂活动,把那当作是那个男人在侵犯自己,忍不住娇吟出声:“救命……嗯……!”

 

黄诗雅双膝跪地,一手在自己身下动作,另一手则大力揉搓着自己胸前高耸的两团,动作越来越快。

 

“要……要到了!”

 

幻想着那粗鲁的男人就在自己身后大力冲刺,黄诗雅两腿发软,脚趾绷紧,终于是抽搐着彻底瘫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