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嘛,,,在用力一点点,舒服|小受开会身体下塞着钢笔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3-26 15:28:29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哗啦啦”,李小芳又从水里窜了出来。似乎很满意自己饱满的胸脯,伸手弹了弹上面的水珠,转身朝着岸边走去。

 

小屁屁正对着秦宇眼球,一翘一撅,上上下下走向岸边,穿上衣服,朝着回家的路走去。秦宇见状连忙躲了起来。

 

李小芳走后,秦宇本欲离开,女神都看了,还有啥意思啊?不巧,又来了人。

 

这人秦宇更熟悉了,杨英,魏文武的大媳妇儿,牛大的老婆。这婆娘嘴可叼着呢,张着嘴,没事儿就在村里瞎嘀咕。

 

秦宇是个傻子,更是个天萎,撒尿都得扶着小.鸡.鸡,硬不起来,自然成了村里人的笑柄。杨英首当其冲,没少取笑秦宇。

 

“这婆娘嘴巴是贱了点儿,可身材脸蛋儿都不错,村里难得的大美女啊。虽然跟不上小芳,表婶儿,却也能跻身一流之列了!”秦宇躲在石滩后面嘀咕了一声。

 

这时,杨英已经脱光了,慢慢下了水。

 

“有了!”秦宇打了个响指,脱下裤衩藏好,钻进了水里。

 

杨英解下头发,走向深水处,刚好淹到肩膀处便停了下来,河水清凉,是最好的解暑良品。侵湿了长发,杨水芳擦了一把脸,顿觉神清气爽。

 

低头看见被水拖起的傲人双.峰,在流动的水流里荡漾起来,满意的笑了笑。不过转而就黑起了脸,幽幽骂道:

 

“牛大那个废物,三分钟不到就软了,那玩意儿硬起来就跟掏牙棍儿似得,连瘙痒都赶不上。气死老娘了,不行,得找空回趟娘家,找水生哥解解馋,老魏家全他娘的窝囊废.....”

 

“啊.....”一声惨叫还没发出来。杨英突然落了下去,像是被大鲨鱼给咬了一口似得。水面上溅起一阵水花,转眼便消失不见。

 

秦宇在水里换了一口气,抓着杨英的脚踝,一把给扯了下去。

 

不扯下来还好,扯了之后秦宇才发现手感极好,硕大的两只坚挺奶.子漂浮在眼前,淡红色的小红圈像肿了似得,上面还有两颗牙印,看样子昨晚这婆娘又被牛大那货给日了一遍。

 

“咕噜咕噜”杨英猛地灌了两口水,正在惊惧间,猛然发觉双.峰被人给抓住了。好一双有力的大手!

 

 文学

秦宇贼笑不已,使劲儿搓着臭婆娘杨英的奶.子。二弟又是一阵鼓动,几欲造反。

 

“咕噜”杨英又喝了两口水,腮帮子涨的通红。

 

秦宇见状一把松开杨英,杨英连忙将脑袋伸了出去,大口呼吸两口气,正欲呼救。

 

“咕噜”又被什么东西给一把扯了下去。

 

这一次秦宇不仅搓了奶,顺手从河里摸了块长长的石头朝杨英下面那儿给塞了进去。

 

“啊.....咕噜....”杨英吃痛,一张嘴又灌了两口水。

 

秦宇贼笑两声,又在杨英的咪咪上掐了两把,这才离去。一来,自己也憋不了多长时间,二来,这么整,别把杨英这骚婆娘给弄死了才好。反正也报复了不是。

 

松开杨英,秦宇借着流水急,不好分辨,朝着上面游了去。当秦宇穿好衣服的时候,正巧看见杨英也从水里爬了起来,只是没了方才那么享受了,取而代之是一脸惊恐表情,仿佛看见了水怪一般逃到了岸边。

 

一瘸一拐,显然下面还有些痛。

 

秦宇乐了,暗骂道:“臭婆娘,老子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嚼舌根子?老子是傻子?哼,等着瞧吧。老子迟早要日了你!”

 

下定决心,秦宇转身寻了小路离去。

 

....

 

“咦,小宇。”秦宇正欲进门,却看见李小芳走了过来,手里捏着十块钱,看样子是来买东西的。

 

秦宇嘿嘿直笑,结巴道:“小,小芳姐,你来买,买东西么?”模样一如既往的啥愣。

 

“是啊,我来给我爸买两包烟。”李小芳笑着说道,“对了,小宇,最近好点儿了吗?”

 

“唉,问你也是白问。走吧,我进去拿两包烟。”似乎想到了什么,李小芳推着秦宇进了超市。这事儿还得询问沈阿姨才是呢。

 

秦宇笑笑,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乐呵道:“欢,欢迎光临。”

 

“行啊,小宇都知道欢迎词了。”李小芳笑了,俏脸上两个浅浅的酒窝分外诱人

 

太阳斜射,透过门前梧桐叶,射在地上斑斑点点,有两颗小圆点正巧照在小芳屁股蹲儿上,一翘一撅,上上下下紧夹着浑圆大腿迈进了小卖部,留下两根儿马尾辫摇啊摇的。

 

秦宇乐呵呵跟了上去,裤裆内却是一阵翻腾,扇了那玩意儿一巴掌,暗骂道:“折腾个球,给老子消停点儿!”说着又跟了进去,低头盯着俏挺屁股蹲儿,心里琢磨开了。

这穿上裤子咋还比没穿好看呢,刚瞧见,两坨白花花的墩子,托得跟俩白面馒头似得,要摸上去肯定舒服。秦宇咽了咽口水儿。

 

“哟,这不小芳吗?”赵梅的声音响了起来,说不出的喜庆。

 

赵梅一直对小芳不错,辈分儿虽大,却一直将小芳当成小妹儿看待,因为小芳是村里难得的文化人儿,知书达礼,人乖嘴甜,父母也都是实诚人儿,老实的很。自然赢得赵梅欢喜。

 

“是啊,丽娟婶,最近生意咋样啊?”小芳抿嘴一笑,俩小酒窝挂在脸上,甜得紧。

 

“还行。”赵梅乐呵呵的,汗衫里两团白花花的大奶.子来回直晃悠,两颗小点儿撑的老高。“买点儿啥?婶儿给你拿去。”

 

小芳指了指手里的钱,咧着一排米白的小碎牙,呵呵道:“还能干啥?给我爹买烟呗。婶儿,就那个五块钱一包的天下秀,给我拿两包。”

 

赵梅接过钱,递给小芳两包烟,又从一旁的袋子里抓了一大把瓜子递了过去。

 

“婶儿,你这是干啥?”小芳有些不好意思。

 

乡下盘间小卖部可不容易,就赚俩差价,自己可不是那种占小便宜的人。

 

“这有啥,吃,吃呗.....”

 

“嗯,吃,吃,小芳,快吃。”秦宇站在一旁咧嘴笑道,结结巴巴,抠摸着脑门儿要多傻有多傻。

 

赵梅抿嘴一笑,捋了捋脸颊秀发,“吃呗,这有啥。婶婶也不是啥抠门儿的人。正长身体的时候,多吃点儿能咋的?”

 

“不过小芳,你可越来越水灵呐,跟婶儿说说,在学校里有没有交男朋友啊?啥前儿给婶儿带回来瞅瞅呗.....”

 

“婶儿,说啥呢?”小芳惦着脚嗔怪道,胸前两团棉花球轻轻一颤,两坨酡红色云彩浮上了脸庞,端的是白里透红与众不同。

 

赵梅笑了笑,眼角余光瞄向了一旁留着哈喇子的秦宇,心里泛起了嘀咕。

 

这小子直愣愣的盯着人大姑娘看,不会是看上人小芳了吧?

 

小芳离开后,秦宇径直回到屋里,弄的赵梅想套点儿话出来也难,秦宇则想着刚刚离去的小芳。

 

小芳不同于赵梅,更不是黄翠华能比拟的。未经人事,还是个苞儿呢。那水滴滴娇嫩嫩的,跟刚出笼的嫩豆腐似得。偏偏还是个胸大腰细屁股翘的主儿,再加上那张俊俏的脸,活脱脱的西施再现啊。

 

“不知道小芳还读大学不,不读书了肯定有人上门提亲。小爷要接着装傻指定没戏,还得早日把生米做成熟饭。对,晚上的露天电影就把小芳给整了.........”心里还在盘算着,秦宇呼哧呼哧进入了梦乡。

 

松垮垮的裤裆处慢慢顶了起来,不知道梦里又遇见了啥,越顶越高,差点儿把裤衩都给顶烂了。

 

.......

 

“哎哟,热死我咯。”小卖部柜台边来了个女人,唇红齿白,脸门儿像是跟赵梅一个模子里刻出来似得。

 

非得说的区别,就是年轻。估摸这比赵梅还得再年轻个三四岁,那肌肤水嫩水嫩的,太阳照了照,便红了起来。肉乎乎的脸颊跟红苹果似得,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给,这冰淇淋刚从镇上捎回来的,好吃得很,你给尝尝。”赵梅从冰柜里拿出一个冰淇淋递了过去。

 

那人接过冰淇淋闯了两口气,径直坐了下来,摇着大蒲扇。汗水珠子顺着脸颊留进细长脖颈。天热穿的也不多,一件白色的短袖衬衫,粉红色的奶罩子看得清楚得很,胀鼓鼓的,比镇上那婆娘做的大馒头还大。解开领口敞气,一片雪白漏了出来。

 

“嗯,姐,你这冰淇淋还真不错,味道真好。”那人抿了抿嘴,乐滋滋的赞了一句。

 

赵梅微微一笑,有些宠溺的看着女子。问道:“丽红啊,今天你咋有空过来呢?你这也是,来前儿也不说说,你瞅瞅这家里也没个肉啥的。”

 

原来是赵梅的妹妹,难怪二人长得这么像,还漂亮的没话说。

 

沈丽红闻言,却是四处瞅了瞅,跟做贼似得。

 

“姐,小宇没在家吧?”

 

“在呢,屋里睡觉呢。”赵梅不明所以,“你啊,有啥事儿就说呗。”

 

“也对,小宇听着了也没事儿,也不懂。”沈丽红似想起了什么,接着说道:“姐,我可先说好,这一次我可打算在你这里长住,你瞅,我把包都给带来了。”说着,拎了拎一旁的行李包。

 

赵梅手一顿,皱眉道:“咋的,又跟家里干仗了?哎哟,你说说你这性子咋这么爆呢?”

 

“我可知道,二牛那人粗暴是粗暴了点儿,可绝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那老公公,婆婆不也都挺懂事儿吗?你咋就不收收性子,非得跟人急呢.........”

 

“姐――”沈丽红唤了一声,打断了赵梅。

 

“我的亲姐呢,你咋胳膊肘往外拐呢?我可是你亲妹妹啊,你总得听我说完吧.......”沈丽红也急眼了。

 

自己这头还没说完呢,就被赵梅一阵噼里啪啦的斗,这心里堵得慌。

 

“丽......丽红婶婶,来,来了啊。”门帘一掀开,秦宇傻乎乎的走了出来,冲着沈丽红直笑,两眼始终盯着沈丽红胸前两团。

 

暗自咽了口水儿,下面立马就有了反应,跟种马似得,见不得女人,还没脱裤子呢就想日人。

 

“小宇啊,睡醒了啊。来,过来坐坐,婶婶给你吃糖。”沈丽红从一旁抓了两颗水果糖,冲着秦宇直晃悠。

 

秦宇咧着嘴走了过去,裤裆那玩意儿在裤裆里直晃晃,两眼盯得直冒绿光,这奶.子,跟那啥似得,胀鼓鼓的跟小娃娃玩的气球塞里面一样。

 

一旁的赵梅给急眼了,自己哪能不知道这臭小子还装傻呢,自己倒是无所谓,寡妇嘛。可妹妹不成,才嫁人一年多呢,不能让这小子给败坏了。

 

一把抢过糖塞给秦宇,道:“小宇,丽红婶婶来了,家里没啥菜,你去,去河里整两条鱼回来。”

秦宇撇了撇嘴,有些不满,近距离贴近妹子,摸咪看奶的机会给整没了能乐意吗?回头一想:只要沈丽红搁这儿待,老子就能把她给日了,怕个球!跑得了和尚还能跑得了庙。转身出门下河去了。

 

抓鱼对秦宇来说就跟玩儿似得,裤衩一脱,往水里一钻,牛蛙啥得那是手到擒来,只要河底王八路过,就没跑掉的!

 

“瘪犊子玩意儿,昂着脑袋看啥?球玩意儿,就知道日女人,往那黑漆漆的洞里钻.....”穿裤衩的时候,见那玩意儿硬了起来,秦宇扇了一大嘴巴。这才嘟嘟囔囔的拎着两条鱼,一只牛蛙往回走。

 

路过陈天明苞谷地的时候,秦宇想了想,午前搬了几根棒子,来人了估计不够吃,琢磨着再溜进去摸两根棒子。

 

老实说,陈天明老东西人不咋的,玉米棒子种的好啊,一棒赛过一棒,有些跟自己裤裆那玩意儿差不多长短了都。

 

“唰唰唰.......”突然,一阵哗哗的水声响起,秦宇竖起耳朵听了听,靠了过去。

 

旁边是一片一亩大小的水田,苞谷地边上,一坨白花花的大屁.股墩子正对着秦宇,正中一条黑漆漆的小缝哗哗的喷出一股黄澄澄的液体,冲的泥土飞溅。

 

“陈天明那老杂毛的玉米地成了公共厕所,谁都骑上面尿一泡。嗯,那不是吴贵花吗?”秦宇识得来人。

 

吴贵花不是陈天明儿媳妇儿么?陈二狗的老婆,村支书儿媳妇儿模样能差的了吗?吴贵花在村里那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儿,也就只有赵梅跟小芳能比得上了,这婆娘不仅脸蛋儿生得好,胸大,而且身材高大。听刚才尿尿的那响亮声儿,就知道是个能人。

 

实际上,吴贵花这婆娘还真挺厉害。嫁到老陈家,把陈二狗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种了几亩水田不说,家里还养了两三百只鸡鸭,一年忙到头,五六万是跑不了,在农村,这可是大笔买卖呢。

 

“贼贼贼,这婆娘长的真俊,嫁给陈二狗,白给猪拱了。”秦宇蹲在后面,一手摁着裤裆,欣赏着吴贵花背影。

 

硕大的屁股蹲儿,修长的双腿,露出一截匀称而白皙的小腿肚,柳条一般的腰肢盈盈一握。秦宇开始怀念吴贵花的正面了,嗯,那对奶.子绝对小不了!

 

“嗯,上午日了陈天明婆娘,下午要把陈天明儿媳妇儿给日了,嘿嘿.......”秦宇贼笑了两声,放下包谷,傻乎乎的走了出去。

 

七月份的样子,水稻长势头不错,望过去一片绿油匆匆,一排排整齐的很,甚是壮观。而这个时候也极为关键,要不把虫给治住了,水稻收成至少减三分之一去了。看样子吴贵花也是给水稻施肥打药了。

 

“贵花婶,婶婶,你在干啥呢?这么大的太...太阳.....”秦宇一如既往保持着傻子形象,打苞谷地钻了出来,傻愣愣的看着撒肥料的吴贵花。

 

吴贵花回头见是秦宇,脸上表情便淡了许多,“施肥呢。”

 

“婶,婶,婶婶你,你可这能干!二狗,二狗子能娶到你当老婆,真,真是他的福气.....”秦宇赞了一句。

 

吴贵花呵呵笑了起来,这人啊就喜欢听好话,乐意戴高帽子。女人尤其这样,就受不得男人夸两句。饶是秦宇是个傻子,吴贵花依然乐得呵呵直笑。

 

“哟,傻子还真会说话哩,你干嘛啊,是不是想吃玉米了?”吴贵花经不得秦宇一夸,话便多了起来,“想吃就我爹地里摘呗。”

 

说起来,吴贵花这婆娘还是挺不错的,不想村里其他女人,闲来没事儿就喜欢嚼舌根子,没事儿就搁一块儿东家长西家短的,唠叨个不停。吴贵花就不说人闲话,成天忙活着自己的事儿,这才嫁过来两年多,得,小楼房盖起来了,那日子过的可滋润了。

 

不过,其中的苦吴贵花自己知道,家里有钱了不假,可自己嫁过来就等于受了活寡似得,陈二狗那东西别看长得结实粗壮,却是个没用的玩意儿,那家伙小指头长短,不硬还好,硬起来比牙签粗不了多少,这哪能满足自己啊?

 

床上的劲儿全使到农活上来了,能不厉害?

 

“不,不吃,不吃。”秦宇傻乎乎的摆摆手,“贵花婶婶,要不,要不小宇给你按摩按摩,别给累,累着了....”

 

“哟,傻小子还会按摩呢。跟你表婶儿学的吧?”吴贵花一愣,笑呵呵道。

 

秦宇嗯了一声,脑袋点的跟鸡啄米似得,那傻乎乎的模样无比真诚。

 

吴贵花心头一想,按按就按按呗,自己忙了一天了,别说休息,喝口水都没功夫,田里活儿也干的差不多了,休息就休息吧。

 

走到田边,吴贵花将肥料仍在一边儿,田里捞了一把水洗洗,扯了两张玉米叶子垫在屁股蹲儿下面,秦宇看到清楚,这一挤屁股蹲儿更大了!

 

“这婆娘以后肯定好生养的很,这屁股撅的.....”

 

“来,给我按按,手艺不好可不给钱的啊。”吴贵花开了句玩笑,背对着秦宇坐下。

 

秦宇连忙摆手,正色道:“不收,不收钱!小宇不收贵花婶婶的钱!”心里却是奸笑着,给老子日老子就不收钱。不然,日.死你!

 

秦宇伸出两只大手摁了下去,学着电视里的模样,有模有样的按了起来。下面那陀却是有了反应。

 

别看吴贵花经常劳作,可这肌肤却嫩的很,跟摸在豆腐上一样,嫩的慌。细长的脖颈下,耸起两座高峰。汗水侵湿衣裳,两只大奶的轮廓都给化了出来,跟没穿衣服似得,圆圆的,挺挺的,撑得汗衫两纽扣快掉了似得。

 

“瞧不出小宇手劲儿挺大嘛。嗯,挺舒服的.....”吴贵花闭眼享受,突然眼睛一睁,“啥子,你顶我干嘛?按就按嘛。顶个球啊....”

“没有啊,我没顶你啊,婶婶....”秦宇一脸委屈,心里却明白得很,裤裆那玩意儿又开始造反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