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把女儿睡了|别哭忍着点我慢慢的就不疼了|宝贝好多水好浪啊嗯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3-10 11:00:24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嗯…”张玲轻轻地答应了一下,现在的她,跟刚刚初始禁果的小女孩一样,走路都生疼。可是她非常满足,那感觉,是她这些年来最美妙的。

回到家,忙不迭地赶紧做饭。

“哟,你起来啦。等下就可以吃饭了。”林凡一个人在外头的时候就练就了一身的厨艺。

“哇,你还会做饭啊。”李香兰惊喜地道。

“嗯?你不会?”

“我会煮泡面。”

“呃…那我要是不会做,你吃什么?”

李香兰眨了眨大眼睛,“那你这不是会吗?”

林凡无语。

此时的李香兰一副居家的装扮,宽松的衣裙看起来雍容华贵。

明明发泄了一下午,可是看到李香兰时,林凡又开始蠢蠢欲动。

“嗯,好吃!林凡你可以啊。”李香兰赞不绝口。

“嘿,还行吧。”

“好吃是好吃,不过怎么都是素的?”

“没钱啊。”林凡理所当然地说道,其实还有一些,但是必须得为以后的日子考虑,大手大脚吃肉,以后就只能吃土了。

“哦..”李香兰闻言不再说话,这倒是真的。主要是她身上也没有多少钱。

“林凡,你明天带我去一座视野好点的山好吗?”

“上山干吗?郊游吗?”

“郊你个头,我想给村子修条路出去,俗话说,想要富先修路!”李香兰淡淡地说道,这个想法是她能想出来最有效的办法了。

路必须修,不然村子里有钻石都运不出去。

文学

“修路啊…”林凡还是有些惊讶的,这李香兰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不过他心里也知道,这恐怕没这么简单。张强是什么人他最清楚了,要是让李香兰把路修起来,他这辈子也别再想当村长了。

“可以倒是可以,我就怕你受不了。”

“受不了?”

“嗯,这里的山都挺抖的。”

“就这个,没问题,你就负责带路好了。”李香兰满不在乎地说道。

林凡挑了挑眉头,不再说什么,明天就有得你受了。

农村本来就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大多数人家都早早地进入梦想。

而李香兰却不行,时间才八九点,她可睡不着。

脑子思考着修路的一些细节,虽然艰难,但是还不至于让她放弃。凡事总要试过才知道结果的。

又想到林凡,这个比自己小了好几岁的大男孩,下午还给了他一耳光,不禁有些脸红。

还误会人家偷看自己洗澡,真是…“他应该不是那种人吧。”心里默默地想着,仔细想来,高大修长的身材,棱角分明的五官,就是皮肤黑了一点。李香兰笑了,还是挺帅的啊。

“咳…”李香兰羞红了脖子,暗啐了一下,自己怎么会又这种想法。

而当事人林凡,经过一下午的奋战,早已呼呼大睡。

第二天一大早。

林凡看着整装待发的李香兰眉头皱在一起。

李香兰上身穿着洁白的短袖,下半身一条修身牛仔裤,穿着一双高跟鞋,倒是有些邻家女孩的味道。

目光停在李香兰的脚上。

“你要穿着高跟鞋去?”

“是啊,不行吗?”

林凡摇摇头,“你会后悔的。”

“别废话了!赶紧走。”

林凡叹息,随便了。该说的他都说了。

林凡带着李香兰来到小时候经常玩耍的那座山。

“我说吧,你还不信。”林凡看着身后左右摇摆的李香兰。

李香兰在外面就是出了名的嘴硬,喜欢逞强,艰难地爬上一个小土堆,反驳道,“这也不是很难啊。”

“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快到了。再坚持一下吧。”

林凡就要迈开脚步,突然听到身后“啊”的一声。

李香兰痛苦地坐在地板上,捂着脚。

林凡连忙跑过去。

“怎么了?”

“脚扭了一下。”李香兰咬着牙,冒着冷汗。

林凡轻轻地把她的手拿开,发现脚踝处明显的浮肿。

随后抓住李香兰的脚就要帮她揉。

“哎,你干吗你干吗。”李香兰大惊,脚踝是她最敏感的身体部位之一。

“帮你揉脚啊,放心,我有经验!”林凡理所当然地说道。

“不用了不用,小伤。”说着李香兰挣扎着站起身来。

结果一个踉跄,幸亏林凡反应及时,一把把她抱住,不然她得摔得粉身碎骨不可。

感受着林凡强壮的臂膀和男性的气息,李香兰不禁身子有些发软,就要推开林凡。

“你给我坐下!”林凡也有些生气了,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

“啊…”李香兰被吓到了,还从没有人和她这种态度说话!但是也乖乖坐下,被林凡的霸道震住了。

林凡抓起李香兰的小脚轻轻地揉捏起来,尽量不让自己有其他想法…

“嗯…”李香兰轻轻地颤抖,一股异样的感觉在她心里生根发芽。同时感叹林凡的手法,竟弄得她如此舒服

片刻之后,林凡结束了按摩,“好了,需要修养,还不能走路。”

李香兰活动了一下脚,发现已经没有这么痛了,并且脚踝处还有暖暖的感觉。不由对林凡高看了一分。

林凡蹲下身,“来,我背你吧。”

“啊…那怎么行。”

“别婆婆妈妈的了,你还想不想回家了。”林凡觉得凶一点,李香兰可能会更听话一些。

李香兰闻言,鼓起了嘴,幽怨地看着林凡,这人的态度怎么就这么差,自己好歹是个美女,不懂得怜香惜玉吗?

不过还是爬上了林凡那坚实宽阔的背。

“呃…”林凡被突如其来的柔软吓了一跳。

“回家吗?”

“不行,继续往前走,你不是说快到了。”李香兰狠狠地说。

“呃…”林凡无语,迈开脚步,接着朝山上进发。

林凡本就身体强壮,虽然是崎岖的山路,但是他却非常享受,不为别的,就因为背上的美女。

虽然李香兰尽量直立自己的身子,不让胸部与林凡的背部有接触,可是每次她挺直,林凡就会突然稳不住身形,她感觉会倒下去似得。

“林凡,你干吗!能不能稳一点!”李香兰觉得林凡就是想吃她豆腐。

这个还真不怪林凡,都是山路太难走了。

“姑奶奶,你也不看看这路怎么走啊!”林凡委屈地说道。

“哼,借口!都是借口!”李香兰抱怨,但是没再说什么,安安静静地趴在林凡的背上不再挣扎。

这下,林凡可爽得不得了。双手托着那富有弹性的蜜臀,背上又有着柔软的刺激,林凡不由得把脚步放慢了一些。细细地感受着不可多得的时刻。

好不容易终于到达了山顶。

“哇,好美啊!真的是山清水秀啊。”李香兰振臂高呼,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林凡看着李香兰有些失神,此时的他没有一丝亵渎的想法。感觉李香兰就是一个不可亵渎的女神一般。让人变得纯净。

“林凡,你看那里,就是我进来的地方,就从那里开始!一直把路修到有公路的地方就好了。这样一来,灵水村起码能东西带出去和买进来了!”李香兰兴奋地指点着江山,仿佛这一切都已经完成一样。

“嗯嗯…没错。”其实林凡压根没有在听李香兰说了什么,只是微笑着看着她无暇的侧脸。

“我们还可以开发一下村子,这里不开发一下太可惜了!林凡?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嗯嗯…可以。”

“可以什么?”

“没错,你说的对。”

林凡答非所问,李香兰转过头,发现他正痴痴地看着自己,脸颊不禁一红。

嗔怪地说道,“我问你话呢!”

“啊?你说啥?”林凡幡然醒悟。

李香兰叹了口气,为他这傻样着急,用食指点了点他的头,“我说,你们村有什么特产之类的没有?”

“特产?”

“嗯,修完路之后,就可以把东西卖出去啦!”

“啊,你这么一说,让我想想。”林凡看得出来李香兰是真心为了灵水村的发展着想,当下沉思起来。

“嗯,倒还真有。”林凡点点头,手指向另外一边的一条大河,“那里,有许多河蚌。非常丰满。”

这是林凡精心筛选过的选择,他在城里的时候出去吃过河蚌,可惜,城里的河蚌太小,又不新鲜,完全比不上这野生的大河蚌。如果能把河里的河蚌卖出去,那会一笔非常丰厚的收入。

“河蚌吗?可以啊!”李香兰倒是没有太在乎是什么,换言之,灵水村的状况是差到不能再差了,卖点什么东西出去都能够很好的改观村子的现状。

这一瞬间,林凡突然感觉自己做了一件很棒的事,突然为李香兰这一心一意地为灵水村思考的心所折服。

“好啦。想好了吧?想好了就赶紧走啦。饿了吧?”林凡笑着说道。

“嗯,还真有点。今天我们吃什么,我想吃肉。”李香兰可怜兮兮地说道。

“好啊,就吃河蚌怎么样?超大,超级好吃哦!”

“好好好!”光是听这话,李香兰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一下跳上了林凡的背。

“哇,你怎么这么重。”

“你才重,本姑娘才90斤!”

“林凡,你说,我们能不能成功?”李香兰一边狼吞虎咽,一边问道,不知不觉她已经把林凡当作是和她一起的人了。

“嗯…不好说,最重要的是要获取村民的支持,不然,没戏。”林凡实话实话。

“这我当然知道了,放心,这方面我在行,我一定会说服他们的。”李香兰看起来非常自信。

林凡看了一眼李香兰,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不禁为她感到担忧,“你要格外小心张强,就是原来的村长。”

“张强?怎么了。”李香兰不明所以。

林凡放下筷子,正色说道,“你知道以前也有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来我们这当村长吗?”

李香兰突然看到林凡变得严肃,不禁也认真起来,“不知道,怎么了呢?”

“上一任来我们这当村长的,就是被他撵走的。”林凡大概说了一下,因为他也不知道具体。

“还有这事?”李香兰蹙眉。

“哼,你以为呢,失去村长的位置会让他失去多少利益你知道吗?”

“嗯…行,我知道了。”李香兰说道。

林凡努着嘴点了点头,但也不期望这番话能对李香兰起到多大的作用。主要是她一个人的力量太过薄弱了,张强都在这村子几年了。路子和手段都不是李香兰能比的。

不过此时也没有太过的办法,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林凡看着大快朵颐的李香兰,宠溺地笑了笑,暗暗下了决心,李香兰的事,就是他的事。

另外,灵水村是他土生土长的地方,还是非常有感情的,他心底也想为这这村子做点事,李香兰的出现,是一个机会。说不定以后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也有可能!

此时,张强家。

“你们说,那什么李香兰什么能走?”张强吸了口烟,看着旁边的两个年轻人。

“嘿,村长,你这话说的,你想让她什么时候走,她就得什么时候走!”说话的居然是二狗。

“哼,二狗,听说你偷看那娘们儿洗澡还被抓了?”另外一个年轻人名叫陈六,身材高大壮硕,一身肌肉。

二狗听到这话竟然没有半点羞耻,阴沉着脸,“都是林凡那狗日的,我他妈差点就瞅着了,你别说,城里娘们儿真可以!”

说着,舔了舔嘴唇,那样子,异常猥琐。

“行了,你们可别打李香兰的注意,据我观察,她家里可不简单,出了事,我们一个也跑不了!”张强冷声说道。

两人点点头,表示明白,他们是愣,可是不傻,什么可以做,什么不能做,他们还是清楚得很的。

张强吸了口烟,看向窗外,淡淡地道,“希望她别做什么傻事,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林凡,沐浴露,你没拿过来吗?”李香兰在小木屋喊道。

林凡一激灵,他正在用透视看着李香兰洗澡…

真是,痛并快乐着。

林凡已经初步对自己的能力有个大概的了解了,穿过的物体越薄,就可以看得更久,休息的时间就短一些,反之,就相反。

“来..来啦。你等会儿。”林凡收拾收拾心情,拿上沐浴露直奔小木屋。

站在木门面前,这种感觉又是截然不同的,这种朦朦胧胧燥热的感觉让林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香兰打开一条缝,露出一个小脑袋和湿漉漉的头发。朝着林凡笑了一笑,一手拿过沐浴露。

经过昨天的事,李香兰已经非常信任林凡了。她觉得林凡是个可以靠得住的人,非常淳朴根本没有任何龌龊的想法。

孰不知林凡已经将她全身上下看了个遍了,连最隐私的地方也不放过。她的小秘密,丁.字.裤早就在见面的第一天就被林凡看光了。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李香兰很快就洗完了,其实只是因为大中午的太热了,冲了一下凉罢了。

“林凡,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李香兰兴致勃勃地问到。

“嗯。”林凡微微一思索,“去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林凡一字一句地说道,“不要硬来!”林凡知道李香兰背景不凡,但往往这样的人受不了刺激,他估计这次游说不会顺利,怕李香兰说出一些难听的话,到时候就难上加难了。

“什么意思?”李香兰不懂。

“总之,我和你去,必要的时候我会提醒你的。”

“好吧,走吧。”李香兰已经等不及了,这对她是非常新鲜的事。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要说服村民,不如先说服原村长,效率来的更快一些,李香兰已经把计划定好了。让张强帮着自己一起动员,想来会更容易一些。

“张村长,你觉得怎么样?”李香兰把计划大概说了一遍,期待地等着张强的回答。

张强点燃一支烟,故做为难的样子,“李村长,这事…”狠狠地吐了一口烟,“恐怕不好办啊。”

林凡眯着眼睛,他早料到了。

“张村长,这话怎么说?”李香兰不解。

“不是我不帮你,李村长,你太草率了。你说我们这一穷二白,你让人干活,总得给人钱吧?这是最基本的道理。”

李香兰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可是,她没钱啊!有钱还找什么村民啊,直接到外面找个施工队完了。

“呃,张村长,修路,对我们村的至关重要,但是我手头并没有什么钱,您是以前的村长,肯定众望所归,我希望你能帮忙动员一下。我将不胜感激。”李香兰昧着良心说着瞎话。

“唉,李村长,我不是我不想帮你。其实我并没有你想象中那样和村民的关系好。他们都不喜欢我的。前两天还有人来我家砸石子的呢!”张强婉言拒绝。

林凡闻言冷笑了一下,不帮就不帮吗,还找这么多理由,怪恶心的。

果然,李香兰听到这话,有些受不了了。刚准备开口施压,林凡突然轻轻地掐了一下她的大腿。

李香兰一愣,回头看了一眼林凡。林凡轻微摇了摇头,李香兰叹了口气。

“好吧,张村长,打扰了。”

“没事,唉,帮不上你们的忙真是抱歉啊。”张强的语气听起来非常愧疚。

李香兰勉强微笑了一下,表示没关系。

而林凡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倒是没多惊讶。

林凡突然感觉到什么,转头一看,眼睛眯了起来,他看到二狗和陈六从另外一间房出来和张强说话,距离已经有些远了,他看不到他们到底说了什么。挑了挑眉毛,暗暗防备了起来。

“现在怎么办?”林凡问道。

“还能怎么办,直接问村民呗。”李香兰不泄气。

“挨家挨户找?”林凡惊讶。

“对啊,你还有更好的办法?”

“你不会把他们聚到一起么…”

谁知李香兰摇了摇头,抬起那倔强的小脸。

“不行,一家一家问更有诚意一些。”

林凡汗颜…这样就有诚意了?

按照林凡对灵水村村民的了解,那是一些看起来淳朴,骨子里都是利己主义者,让他们白干活那是不可能的,没有报酬,打死他们都不会干的。

事实也和林凡说的相差无几。大部分都不愿意干。

一方面不理解李香兰的想法,修个路顶什么用?最主要的还是没有报酬,有几个被说动了,都答应下来了,一听李香兰说不给钱,理都不想理她了。

回到家,李香兰一口气喝完一大碗的水,这一下午给她折腾的。口水都不知道喷掉多少。

李香兰垂头丧气地趴在桌子上,她受打击了。很严重的打击。

“林凡,怎么办?”李香兰嘟着嘴,无奈地说道,她已经尽力了。

不用李香兰说,林凡也已经在想办法了。

问题很直接,也很明显,那就是没钱。

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

钱是个好东西。

突然,林凡灵光一闪,想到了办法。

“我有办法了!”

说完,又低头沉思了起来。

“啊?什么办法?说出来听听。”李香兰兴奋地问道。

“你先别问了。明天下午五点钟左右,你召集村民开个会,越多人越好。到时候我来说。”

“啊…”李香兰一脸懵逼。

“你相信我吗?”林凡突然非常认真地看着李香兰。

李香兰看着林凡那双晶莹剔透地眼睛有些失神,下意识地回答,“相信。”

“那就行了!我出去一趟,晚些时候回来。”林凡拍了一下李香兰的肩膀,就急匆匆地出门了。

“哎,你去哪?”

林凡已经跑得没影了。

林凡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卖河蚌。通过河蚌带来的利益。来诱惑村民干活,但是如果按照原先那条路出去的话,就太浪费时间了。林凡要研究一条更方便快捷的路。

时间紧迫,他必须赶快做好准备。利用他特殊的能力!

林凡在山顶上待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找到一条合适的路,虽然有些危险,但是从那里可以直接走到车站,坐上车去城里就容易多了。

林凡计划着明天的安排,早上去挖河蚌,要大个儿新鲜的。趁早出发,下午把河蚌卖出去,然后赶在五点之前回来参加李香兰开的村民大会,给村民看看卖河蚌的成果,那就是钱。

本来林凡还担心村民会不会看到他卖河蚌之后就和他一样去捡河蚌来卖,反而不去修路了。但是随后就否决了,

最主要的是时间问题,林凡凭借他的能力才找到这合适的路,还是预估了一下他所能够承受的危险。

其他村民想要捡河蚌出去卖,必须走大路,然而走上大路坐上车卖完回来,没有个一天一夜是不可能完成的,等车还需要时间,去卖找地方卖还要时间,什么都要时间。并且一次性只能带一大筐,数量甚少。这不是个合理的买卖。

林凡边走边思考着明天报多少价格合适,突然,听到一阵抽泣声,突然又没了。

林凡看了看周围,一片漆黑,不禁有些肝颤,妈的,大晚上的,该不会见鬼了吧?

虽然眼睛过度使用,暂时用不了,但是,眼睛还是比一般人尖的。

抽泣声又来了,林凡慢慢循着声音慢慢拨开草丛,发现了女孩蹲坐在草地上哭泣。

看到人,林凡松了一口气,默念了一句太上老君万岁,随即发现是个熟人。

“王欣?是你吗?”林凡小心地问道,认错人就尴尬了。

王欣听到声音,吓了一跳,猛地转头,发现是林凡,瞬间朝着他怀里扑了过去。

“林凡哥!呜…”王欣在林凡的怀里放声大哭。

林凡一头雾水,感受着王欣的白兔挤压,感到舒服,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安抚着她。

“怎么了?王欣,出什么事了吗?”

王欣没有回答,只是哭,过了一会儿,止住了泪水,哽咽。

“王欣,到底怎么了?”

“我爸妈,不让我读书了。”说了一句话,王欣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