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手指就把你弄舒服了_看到流水的又文章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2-27 10:39:48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据新闻网0227日报道:

2020经典的精彩言情内涵小故事故事情节跌宕,文章绝对够辣够劲爆!!!欢迎亲们在线赏析阅读..她穿的是保守的套裙,我摸索着向下,我要解开她的衣服,但是却总是不得其法,索性直接往上一拉,顿时那保守的裙子就被卷到了边上,露出来了黑色的蕾丝性感内裤。

 

内裤边勒的有点紧,掐住了她的细腰,但黑色的颜色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的雪白,我拉住了她的内裤边,然后向下一脱,顿时内裤便就挂在了她的大腿根上,那神秘的三角地区便就呈现在了我的面前。

 

黑色的丛林毛茸茸的,我的手摸索着伸了过去,然后就触碰到了花瓣的入口。

 

她嘤咛一声,双腿并拢了起来,夹住了我的双手不让我深入,我怎么会甘愿停止在这个地步,拉开了她的双腿,然后把她压倒了墙壁上,一股暴风骤雨的亲吻袭来,她原本抗拒的表情顿时就烟消云散了,反而伸长了脖子,那酡红的脸蛋透露着欲求不满。

 

这下子没有了阻碍,我的手终于可以长驱直入了,那里面一片潮热湿滑,没有费多大的力气,手指便咕叽一声捅了进去。

 文学

我舔了舔干燥的唇瓣,心脏鼓噪的厉害,扑腾扑腾的跳动着,手指破开了内壁,陈玥婳嘴里也不由的发出了一声低吟,这低吟声上给了我更多的鼓舞,我索性又加了一根手指。

 

手指的进出不收任何阻碍,每一次抽插都会带出来一阵水花,我浴火腾腾,只觉得下面硬的快要炸掉了,那硕大的宝贝紧紧的顶着裤裆,快要把裤裆给撑裂了。

 

我摸索着把腰带解了,然后就把裤子往下一扯,顿时大宝贝就弹了出来。

 

用硕大的蘑菇头顶着那娇妍的入口,我跃跃欲试,恨不得直接一炮而入,狠狠的顶进去才好。

 

就当我要冲破那娇嫩的花穴入口时突然一阵嘈杂的声音从楼梯口那里传了出来,我心里猛的一动。

 

糟了,该不会是有人出来了吧?这要是被人看到我俩衣冠不整的样子,岂不是要登上明天早上的头条社会新闻了。

 

我心里懊悔的要死,急忙提上了裤子,因为用力过猛害得我的鸡儿差点都夹在了拉链里头疼的我差点软了,手忙脚乱的替人穿着衣服,结果失去支撑的她的身体一下子就歪倒了。

 

“陈主管,陈主管,你没事吧。”刚刚那一下摔得可不轻,她的额头直接撞到了门板上,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一边慌乱地替他遮盖着衣服,一边朝后看,谁知道门之间一声却突然之间开了,我想也没想搂住他一下子滚了进去,然后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陈玥婳嘶的痛呼了一声,我心里一紧,吊到了嗓子眼上,祈祷着她千万可不要在这个时候醒酒。

 

可能是上天听见了我的祈祷,她只是略微睁了一下眼睛,然后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我这才松了一大口气,这门怎么会突然间开了呢?我摸索着从地上站了起来,拉开了灯,顿时客厅里就亮了起来,打量了一下客厅的装潢,我不由得咋舌,这么高档的装潢果然不是我这种凡人能够享受的到的。

 

研究了一会儿门,我这才明白了,原来这锁还是智能的,靠刷脸才能进去,性感刚刚误打误撞闯进来了,要不然后果可真是不敢想象。

 

陈玥婳就这么躺在地上,她侧着头,原本鼻梁上的眼镜也掉了下来,黑色的小痣吊坠在乳白色的琼鼻上,显得那酡红的脸蛋更为娇艳动人。

 

刚刚衣服穿的匆忙,衬衫还大敞着,露出来了黑色的肩带,从我的方向看去我恰好能够看到那挺拔圆润的高耸还有精致的锁骨。

 

而往下一看就更加色情了,她的西装套裙还挂在腰间,下面只穿了个黑色的蕾丝内裤,大腿上还有我刚刚啃出来的红痕。

 

这模样就仿佛是AV片里刚刚被强奸侮辱了的女主角一样,我色心泛滥,忍不住掏出来了手机咔嚓一声拍了一张照片。

 

虽然只是随手一拍,但是该入境的都入境了,我把照片加了锁,这才锁屏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原来我心里知道这件事情很不道德,但是我也是没办法啊,要是她明天酒醒了,要追究我的责任,我起码还有反击的余地。

毕竟陈主管的能力我心里可是一清二楚,以及对她觊觎的男同事,一个比一个下场惨,我不想再步入他们的后尘。

 

陈主管啊陈主管,我没有别的啥意思,要是明天你不追究我,我保证把那张照片好好藏起来,一辈子不拿出来。

 

地上虽然铺了乳白色的地毯,但是终究还是不能睡人的,我过去把人给抱了起来,然后走到了卧室里,把人放到了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之后我便就匆忙的走了。

 

我回去的时候,我的宅男室友还带着耳机,抱着电脑在宿舍,他抽空看了我一眼,随口道:“王哥,你这是啥情况,怎么身上还有一股酒味儿,到哪去厮混了,就不怕嫂子抓到了?”

 

嫂子?我原本麻木的心脏咔嚓一声响了一下,原来这里也会痛,我还以为自从她跟我分手以后这里就死掉了呢。

 

这几天我一直在几个女人身边周旋,各种艳情轶事围绕着我,本来她已经被我抛到脑后了,突然之间被扒出来弄的我心里很不是意味。

 

毕竟我可是整整追了她四年,四年的时光都他妈的喂了狗了。

 

“以后别跟我提她了,分了。”我烦躁地抽了一支烟,吐着烟圈道。

 

“分了?”徐志强愣了一下,连游戏也不打了,坐到了我的面前,“怎么好好的就分了?”

 

“还能是为了什么?嫌我没钱呗。”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想到到那天她对我发来的话,我就觉得心脏一阵刺痛,这刺痛刺激着我屈辱的咬了咬牙。

 

徐志强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王哥,分了好,分了好,我以前就觉得这女人不像是个好人,以前你俩小情侣的事我不好插嘴,现在你俩分了我才敢跟你说,这女人就是个绿茶婊。”

 

我郁闷的抽了抽烟,“绿茶婊?”以前这句话也没少朋友跟我说,但是我都不放在心上,如今被徐志强再一次提起来,我不由得怀疑了起来,这女人他妈的是不是在背后给我戴了绿帽子?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我只觉得五脏肺腑都被火焰灼烧了一般,连带着五官都狰狞起来。

 

徐志强看到我这副表情,吓了一跳,朝后退了一步,急忙道:“王哥,你先别激动,这一切都只是猜想而已,你也知道我朋友圈就这么大,可能是别人随口瞎说的。”

 

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按住心中的怒火,对着他摇了摇头,“没事,我先去洗澡了。”

 

说完我便快步走进了浴室,捧起来了一盆凉水,狠狠的扑到了脸上,这才觉得心里好受了几分。

 

回到床上胡乱睡了几个小时,接着就被手机上公司的微信群给炸醒了,老总怎么亲自艾特我?我一愣,急忙捧起来了手机,翻了一圈历史消息之后,这才看到上面说陈主管今天请假了,这招聘会的任务就暂且落到了我的头上。

 

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我心脏扑腾扑腾的跳了起来,连带着昨日的阴霾的都一扫而空,神清气爽地刷了牙洗了脸之后,我便精神奕奕地去了大学招聘会。

陈主管今天不在,那招聘会的把握权不就全在我手里了,我心里美滋滋的,刚刚一屁股坐下,于小月的微信就发了过来。

 

“王哥,昨天晚上心语加你了吗?”她头像是个粉红色的小熊,看起来就柔软温柔,跟她这个人十分的想像。

 

“加了。”我回了条她的信息,然后又发了一个回味的表情,闷骚的道:“你那个闺蜜看起来可真不错,真不愧是校花。”

 

一阵脚步声传来,接着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就站在了我的面前,几头来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这…这不就是于小月跟我说的那个校花吗?我的眼睛里划过了一次惊艳,这女人从照片上看就已经够好看了,没想到现实中更加迷人,毕竟照片是死的,人是活的,我本来以为女生多少都会有一点ps的,谁知道现实中的她却是更加生动了,于照片上几乎没有差距。

 

她穿着超短裙,上面是黑色的小吊带,露出了精致的锁骨,脸上画着精致的妆,长睫毛忽闪忽闪的,红唇饱满诱惑

 

一双长腿格外的吸睛,白生生的,虽然纤细但是却并不是像筷子那样,反而骨节圆润,精致极了,该瘦的地方瘦,该有肉的地方也十分的饱满,胸前好好的耸立着,搭配着那张诱惑的脸蛋,简直就是迷死男人的凶器。

 

“原来你就是于小月说的王哥,长得倒还是挺帅的。”她看到了我以后眼睛也是一亮。

 

我咳嗽了一声,故意忽略掉她那句饱含诱惑的话。

 

“把简历给我。”我面上板着脸,实际上小兄弟早就已经兴奋起来了,今天晚上她可是约了我呢,今天看来他对我倒是挺满意的,看来晚上绝对是激情四射。

 

接下来的事情都走了流程,她的表现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我挥了挥手说了几句模糊不清的话把她给送走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不过一会儿薛心语的微信就发了过来。

 

“王哥,你对心语刚刚的表现不满意吗?”后面还加了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

 

我玩味地笑了笑,摸了摸下巴,“说实话,我对你倒是挺喜欢的,可是这公司招聘可是要看个人能力的,这让我很为难呀。”

 

那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就发送来了一个定位,定位是学校旁边的一个宾馆,我的心顿时就扑腾扑腾地跳了起来。

 

“王哥,你说的话我有点不懂,要不然我们再深入探讨一下。”接着她又甩过来了几张大尺度的自拍照。

 

香艳的照片让我鼻血差点喷出来,要不是我定力强,恐怕就要在这么多学生面前失态了。

 

这个小妖精居然敢这么诱惑我,看我待会不把她给玩死。

 

“你等着。”敲下来了这三个字,然后我就急忙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心急如焚的面试了接下来的几个终于到了午休的时间,我连午饭都来不及吃点开手机上她发过来的定位,就迫不及待地按着导航寻了过去。

这个宾馆比我昨天去的那个宾馆还要高档一些,周围来来往往的也都是一群大学生,看来是大学情侣的打炮圣地了。

 

刚刚乘坐电梯上去,然后我就听到了一阵让人心猿意马的声音。

 

这才大中午呢,就有人这么迫不及待了。

 

顺着过道走了一会儿,那阵让人心荡神怡的叫声越发的清晰了起来,很快就到了尽头的两间房。

 

一间是薛心语从微信上发给我的1306,而另一间是1307,那阵声音就是从这间房传出来的。

 

女人的媚叫声越发清晰了,我耳朵动了动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声音是十分的耳熟。

 

“嗯啊…好老公,你把我给搞死了…”随着一阵噗嗤噗嗤的声音,女人的叫床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骚女人,叫的这么浪,你说我干你干的爽还是你前男友干你干的爽?”男人的调笑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讨厌,好好的说那个废物做什么,我那个前男友啊就是个傻逼,我怀疑他就是个阳痿,追我用了四年,看他可怜的份上答应和他处对象,结果他连我的手都不敢碰…嗯啊…别…别,太大了。”女人惊喘了一声,然后房间里气氛越发的让人人脸耳热起来,但是我却觉得如堕冰窟,整个人都僵立在了门口。

 

“好老公…慢点…啊,慢点…要不行了…”女人的淫叫声越发的刺目,可笑的是在我心里头她一直是个冰清玉洁的玉女,一直以来我都是笨着跟她结婚的念头跟他相处的,谁知道她在别的男人床上叫的这么骚。

 

感觉到我快要发疯了,头顶上这么一大顶绿油油的帽子盖了下来,难道这么些年来,我的付出在她眼里就一直是个笑话?

 

徐莹莹啊徐莹莹,我王晨哪里对不起你了。

 

我缓慢的握紧了拳头,恨不得冲进去,把那段奸夫淫妇揍一顿。

 

就当我怒火滔天的时候,突然之间门一下子就打开了,一张俏生生地漂亮脸蛋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是薛心语。

 

原来她早就已经到了,看到我以后,她愣了愣,然后脸上就露出了一个笑容,拉着我的手,把我拉了进去,嗔怪道:“王哥,你怎么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好给你开门呀。”

 

我无动于衷的任由她把我拉到了大床旁,眼睛里连一丝神采都没有,原本饱受期待的事情,但是在我得知了那件事情后顿时就觉得厌恶无比。

 

“王哥,你怎么不说话了,不是说好了跟我深入探讨一下吗。”她看我板着脸,原本自若的神情顿时慌乱了起来。

 

“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废话,说吧,你打算给我什么代价。”我抱臂冷冷的看着她。

 

如果说以前对待这样的大美女我肯定不会这样不耐烦,但是今天我刚刚遭受了一个重大的打击,心里蓄积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怒火,在我的心中横冲直撞。

 

“王哥,你怎么这么凶?”薛心语扁了扁嘴巴,眼泪汪汪的看着我,跟我示弱讨好道:“我知道您是大人物,我也没什么东西能入了您的眼,要不你看看我怎么样?”

说着她就解开了自己的衣服,看清楚她身上的装扮后,我顿时就愣住了。

 

只见到她脱掉了外面宽大的外套,露出来了身上红色的情趣制服,这制服简直就是该遮的一点都没遮,重点部位完全裸露了出来。

 

胸前的两坨硕大的饱满被两跟细细的绳子勒着,显得那饱满越发的浑圆,仿佛只要轻轻的一碰绳子就会被坠断了,白嫩嫩的皮肤在红色的映衬下越发的白嫩,细细的声音以一种极为艺术性的方式凸显了她下面的三角地区。

 

“王哥,还满意吗?”注意到我看直了眼的神情,薛心语的眼神里这才划过了一丝得意的神色。

 

她挺着饱满的酥胸蹭了一下我,那硕大的饱满就跟着跳动了几下,连带着胸前的两颗娇嫩的红果果都跟着颤抖了几分。

 

“满意,自然是满意,这么说你提前开好房,就是故意这样等着我了。”我的裤子被充血的蘑菇头给顶了起来,高高的耸起来了一团。

 

薛心语跪倒了地板上,摆出来了一个性感又诱惑的的姿势,她用嘴巴吊起来了一个黑色的小皮鞭递到了我的手上,然后就跪着趴在了我的面前,我硕大的蘑菇头直直的冲着她。

 

她吞了一口唾沫,“王哥,我来帮你口吧,就当是我的诚意了。”说着她就用舌头叼住了我裤子的拉链,然后拉了下来,顿时我硕大的宝贝就弹了出来,啪叽一下正好打到了她的脸颊上。

 

她瞪大了眼睛,显然是没有想到我的宝贝居然是这样紫色充血的肿胀巨物,“好大的宝贝,王哥,你的本钱原来这么充足,你这样的人要什么女人要不到呀,今天跟了你可算是我的福分了。”

 

她的话让我觉得身心舒畅了不少,就连原本十分刺耳的隔壁叫床声我都忍耐了下来,对着她的小嘴我毫不怜香惜玉的捅了进去,“张大了,注意别用牙齿刮到我。”

 

“唔唔…”她叫了两声,然后就任劳任怨的舔了起来,灵活的舌头就好像是一条小舌一般照顾着我的敏感点。

 

一缕银丝从她的小嘴边流了下来,落到了脖子里,她伸出来了艳红色的小舌头好像是舔冰淇淋一般舔着我的柱身,眼神里是全然的痴迷。

 

我只觉得一股欲火直冲脑门,抓紧了她抵给我的小皮鞭,我对着她饱满的肥臀抽了过去。

 

“嗯啊…”她叫了一声,屁股也跟着颤抖了两下,那白皙柔软的皮肤上很快就出现了一抹红痕。

 

“爽不爽?”我捏住了她的下巴,看着她陡然失神的脸色,她舌尖还没来得及收回去,口津也垂在嘴边,看起来就好像是个被玩坏了的充气娃娃一样。

 

“爽…嗯啊…好爽啊。”她难耐的叫了一声,胸前的两坨硕大也跟着晃动着,“请主人赐鞭,好好的惩罚小奴隶吧。”

 

我心里心里冷笑了一声,没有想到这被无数少男追捧的校园风云女神,私底下居然还是个喜欢被调教的小母狗。

“好,主人这就满足你。”我挥舞着鞭子,对着她的肥臀美乳还有娇嫩的花穴鞭打着,很快她就被抽肿了,身体难耐的蠕动着,浑身香汗淋漓。

 

“嗯啊…好舒服啊…啊…被打的好爽啊,主人…用力,用力一点。”

 

我面容冷酷,仿佛对这个这正在淫叫的美女视若无睹,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的小弟弟硬的都快要爆炸了。

 

“爽不爽?奴隶?我看你就是个小母狗?说,你是不是个发情了的小母狗。”

 

说着我一鞭子抽到了她的花穴上,把她打的一个激灵,几乎要从地上跳起来,那粉嫩的穴口湿哒哒的,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淫水,把鞭子都给弄湿了。

 

“嗯啊…是,是主人的小母狗…啊,对,我就是个小母狗…好爽啊!”

 

我再也忍不住了,分开了她的两条长腿噗嗤一声狠狠的顶了进去,那里面早就一片湿滑了,一点阻碍都没有遇到,我便一插到底。

 

“啊!”她发出来了一声满足的尖叫声,然后就好像是一个八爪鱼一般狠狠的拥住了我,随着我的动作,越发娇媚的喊叫了起来。

 

我疯狂耸动着公狗腰,好像是打桩一般,一下又一下的横插到底,每一下都会拔出来,然后又顶到最深处。

 

隔壁的叫床声又此起彼伏的响了起来,怒火加上欲火的趋势让我发疯一般在她的身上发泄着。

 

噗嗤噗嗤噗嗤。

 

来啊,你不是嫌弃老子没用吗?那为什么老子能够干到这样的女人。

 

同样是校园女神她还比你小好几岁!她胸比你大,皮肤比你白,花样比你多,追求者恐怕也比你多。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的叫床声已经停寂下来了,我疯狂的动作也转为了悠长,虽然缓慢但是却格外的有力。

 

薛心语早先已经被我干的潮吹了几次,她浑身都汗哒哒的,仿佛是从水里刚刚捞出来。

 

最后我闷哼了一声,又快速的耸动了几下,这才深深的射到了她的身体最深处。

 

薛心语随着我的动作又迎来了一波新的高潮,她吟哦了一声,两根白生生的藕臂搂住了我的胳膊,“王哥,遇见你的前二十几年,我真是白活了,你可真厉害,看来小月说的没错。”

 

“一起去洗个澡吧。”我把她给抱了起来,带进了浴室里。

 

帮她把情趣内衣给脱了下来,丢到了一旁,看着她白皙皮肤上那红色的淤痕,我喉咙滚动了一下,很快又来了感觉。

 

硕大的硬物抵在了她的屁股上,她很快也察觉到了,握住了我的宝贝,娇嗔道:“王哥,怎么又起来了?我还没有休息好呢,那里还疼着。”

 

“还疼着?那我给你揉揉?”说着我的手就十分不老实的捏住了她的屁股。

 

这鞭子就是个情趣用品,加上我对力道把控的十分合适,虽然说她身上的淤痕看着可怕了一点,实际上身上并没有特别严重的伤口。

“嗯啊…别…王哥,你就饶了我吧。”她扭动了一下身体,急忙握住了我的大宝贝求饶道。

 

“真疼?”我放开了手,“那我给你检查检查。”

 

把人抱了起来让她轻轻的岔开了双腿,我仔细看了看穴口,果然是红肿了,那敏感的花核都跟着肥硕了一圈,被我这么大刺刺的用眼神视奸,她不由得收缩了一下穴口,一脸羞涩的道:“别…别看了。”

 

那敏感的地方也跟着咕叽咕叽的吐出来了透明的淫水,看来她说的没错,这地方使用过度,这么美得穴,我今天居然只能干一次,实在是太不值了。

 

“心语,王哥是想体谅一下你,可是王哥的大宝贝不答应啊,你看,现在不就是在闹脾气吗?”说着我故意用硕大顶了顶她的嘴巴,紫胀的蘑菇头抵在她形状姣好的花瓣唇上。

 

“王哥,那要不我帮你吹出来。”薛心语是个人精,很快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这倒也不是不行,我的目光落到了她饱满的酥胸上,心里突然之间来了个主意。

 

“别,你这张小嘴儿叫声这么好听,我不想给你捅坏了,换别的地方吧。”我笑眯眯的道。

 

她明白了过来,顺从的跪到了地上,然后胳膊搂住了双乳凑到了我的大宝贝面前。

 

那雪白的双乳被她的胳膊搂的紧紧的,显得越发的白嫩可人,饱满的胸脯呈现这半圆形,就好像是半扣的碗。

 

我从架子上拿起来了一瓶沐浴露,然后挤了一大坨倒在了她的胸口处,然后我的大手便就抓住了她的饱满揉捏了起来,她闷哼了一声,然后顺从的挺着胸膛让我的动作越发的肆无忌惮。

 

那两坨雪白色的柔软十分的有弹性,我就好像是揉面团一样,大力的揉捏着那饱满的酥胸,两颗敏感的小红果已经完全挺立了起来,俏生生地点缀在雪峰上。

 

我看的口干舌燥,忍不住低下头去一口含住了那艳红色的凸起,然后舌尖就轻轻的逗弄起着硬的好像是小石子一般的凸起来。

 

“唔啊…”她不由得发出来了一声娇吟,身体敏感的颤抖了两下。

 

看到时机已经成熟了,我双手握住她的饱满往中间并拢,中间那道迷人的沟壑顿时就更为深邃迷人了,我把自己的大宝贝插了进去,然后在沐浴露的润滑下快速的抽动了起来。

 

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受,我快速的挺身动作着,一次次的摩擦惹得薛心语很快也忍不住了,红唇里不断的发出按耐不住的呻吟声。

 

由于动作太激烈了我的宝贝总是会顶到薛心语的下巴上,那狰狞的巨物时不时的在雪峰深处现身又隐匿,她扭动着身体仿若是一条水蛇一般。

 

我纵情的挺身在她的身体上驰骋着,感觉就好像是在征服一头雪白色的小马驹,这次我没有在为难薛心语,二十分钟后我的硕大抖了抖,我急忙抽了出来,然后一股浓烈的白浊便就喷射而出,一下子喷洒到了她的脸颊上。

“唔…”她闷叫了一声,然后就捂住嘴巴咳嗽了起来,那白浊顺着她的脸颊往下流,有的还挂在她雪白的丰乳上。

 

“怎么了?呛到了?”我把她扶了起来,浑身都散发着一种餍足的感觉,原本的郁闷暴怒更是一扫而空。

 

她停住了咳嗽,舌头伸了出来舔了舔下巴上的白浊,然后笑眯眯的道:“多浪费,王哥,下次直接射到我嘴里多好?”

 

我有些傻眼,这女人该不会是生气了再说反话吧?

 

还没等我斟酌出来我就听到她继续解释道:“这男人的精液可是女人不可多得的美容圣品呢,吃了以后可是能够美容的。”

 

我瞅了她一眼,难不成她长得这么好看就是靠吃男人的精液保养的?

 

我们两个人靠在一起沐浴,她倒是一点也不扭捏,十分的大方。

 

经过了两场激烈的情事我也有一点累了,从浴室里出门穿着浴袍我正擦着头发,然后就看到收到一条微信的薛心语脸色突然之间一变。

 

“你快走!”她把我的衣服都丢给了我,然后又开始扯我的浴袍。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我到哪里去?”我被她的动作弄的有点摸不着头脑,她脸色凝重的厉害,不太像是在说笑的。

 

“王哥!你快点走吧,要不然就来不及了。”她恨恨的跺了跺脚,使劲的想要推我,看到她这副模样我反而坚定了要留下来的决心,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你先跟我说!我为什么要走!要不然今天我是不会走的。”

 

她咬了咬牙,一狠心道:“王哥,实话跟你说吧…其实,其实我知道你不是王哥了!今天在见你之前其实是打算给你设个套等你跳进来的,等你到了他们直接给你套麻袋按住头揍一顿。”

 

我被这巨大的信息量一下子砸到了脑子,心里咯噔一声,我舔了舔干燥的唇瓣,心里陡然生出来了一种被愚弄的气愤,厉声道:“你耍我?”

 

怪不得,怪不得这女人明明是晚上开的房我中午来找她她居然就已经在了,原来他娘的是设了个圈套等着我钻呢。

 

“王哥,我也不是故意的,毕竟小月她是王老板先看上的,你半路截了胡,他能不生气嘛?”薛心语一副为难的样子,她可怜巴巴的道:“王哥,我要是真的想害你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就行了,我现在可是在救你呀。”

 

我冷静了下来,看来这女人反而是再救我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她同伙,现在在我面前自爆招供干啥?

 

“那你怎么又劝我走了?”我怀疑的看着她,手上的动物一点也不慢,三两下就换好了自己的衣服。

 

“我…我说我被你征服了你信吗?”她脸蛋微红,有一些不好意思,“王哥,我真的是真心的,你快点走吧,他们刚刚发短信说要提前蹲点埋伏,在不快点就要撞到他们了。”

“好。”我也不再犹豫了,“你没危险吧?”看着她摇了摇头我这才匆忙关上了门,经过对面的门时我停顿了一下,然后就匆匆忙忙的进了电梯。

 

到了大厅以后我果然看到了一群浩浩荡荡的人闯了进来,为首的是个五短身材的胖子,看起来特别不好惹。

 

我松了一口气,急忙打车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本来就只是想约个炮,为什么会搞出这样的事情来?我头痛的厉害,忙完了招聘会的事情我回到了出租屋以后都快要累成狗了。

 

瘫在出租屋的床上休息了一会儿,我手机响了一声,然后就发来了一条好友请求。

 

啪嗒一声,我手滑一时没握住,手机砸到了我的鼻子上,一阵酸痛袭来。

 

是我前女友的微信?她怎么会突然之间加我?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