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出差我上了他媳妇|大手攀上高耸的|闺蜜们的放荡交换小说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1-22 08:20:21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我烧着锅,随手捏了些药膏涂抹在了手上,柳玉梅站在我的身边,薄薄的裤子隐约漏出雪白的长腿,暗暗潜来玫瑰般的香气,我已有些心不在焉。

涂抹完,我将药膏递给了她,谁知柳玉梅却说道:“小七,你背上还有伤,把褂子脱了,我给你抹上!”

“这!”

听到这话我立刻心潮澎湃,但脑中还有一片清明,我犹豫着······。

“你这孩子,婶子帮你抹个伤口,还害羞,快脱!”

柳玉梅嗔怪着,她还以为我不知道她内心真是的想法,她掩饰着,殊不知我早已明白一切,只是这事不能明说而已!

但我也不能按照我已经知道的来做事,这还隔着一层窗户纸,或许这层窗永远不会被戳破!

但现在让她这么一说,我只能脱下了褂子,把背部对着她,不脱显的不爷们!

“啊!”

背后传来刘玉梅的惊叫声,我估计伤口不少!

但随后我的身体就产生了另一种感觉:她的手指像是带有电流,每一次划过我的皮肤,我都不由得一阵轻颤!

而她身上的香气也更浓了,我感觉像是处在一片玫瑰园中,浓浓的花香里,我渐渐难以控制自己······。

我不知道柳玉梅怎样,但从她颤抖的指尖来看,估计他的心也不平静!

 文学

“小··七,婶···子想求你个事!”

可能柳玉梅也觉察到了异样,她突然开了口,声音颤抖着。

“什么事?”,我的声音也同样颤抖!

“你大叔在矿上不得闲,你能帮忙按按场不,用我家那拖拉机!”

“能!”

我爽快的答应了,大哥家那头牛被砍伤了,虽说张玉喜让刘福彩赔,但估计也是赔钱,那牛到割麦能不能用还不好说。按了她的场,我们家的自然也顺手捎带了!

“那能不能在帮我拉两趟麦!”

见我答应,柳玉梅的话里到这一种颤抖的喜悦!

“能!”

我更高兴了,那时农忙时合伙干活很正常,但这样对我太有利,我家的地多,用拖拉机拉就快多了!

“她明明知道我家的情况,为什么愿意吃这么大的亏?”

这个念头刚闪过,我就明白了,她是想把我和她绑在一起!

想到这里,我的血瞬间燃了,我猛地转过头来。柳玉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蹲下了,我这一转身,恰好和她脸对脸。

只见这时的她双眼迷离,春波无边;两腮酡红,羞涩无限;看到我转过身,她粉红的樱唇张了下,好像很吃惊。

但随即她的双眼就垂了下来,一幅任君采撷的样子!

见此,我哪里还能受的了,我咽了下吐沫,一下就把她抱了起来。

温润的体香,紧闭的双眼,进一步刺激了我,我抱着她,急慌慌的往草屋里走去……。

而就在这时,村里的大喇叭里传来了张玉喜的声音:“各家各户注意了,各家各户注意了哈……。”

张玉喜的喊话像一盆凉水浇在了我的头上,把我浇醒了,我暗骂自己混蛋,昨天才和玉初定好约定,今天就做这事,这不是自己作死嘛!

而且做这事本身就不对!

冷静下来的我感到自己太冒失了,我急忙将柳玉梅放了下来,呐呐的说道:“婶子对不起!我刚才头脑发热了!”

愣了一下,柳玉梅满脸通红的说道:“臭小子,竟敢和婶子开这样的玩笑,看我不打你!”

说完她象征性的打了我两下,然后才说道:“哎哟,水要开了,我的看看去!”

她婀婀娜娜的走了,刚才的事好像没发生过!

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不仅轻而易举的摆脱了窘迫,也使以后见面不会尴尬

我怅然若失,但接下来张玉喜的讲话,却让我眼晴渐渐发亮!

口听张玉喜讲道:“我再讲一遍,为实现我国四个现代化,促进农业机械化,信用社响应国家支农的号召,凡买大型联合收割机的,信用社将给予优惠贷款,同时国家将给予补贴……”

我听到这里,心里顿时乐开了花,感觉这项政策简直是为我定做的!

买联合收割机只所以国家给补贴,当然是这玩意价格高,一般家庭承受不起。

所以政府为了推广,才有了信用社的优惠贷款。

但作为个人和家庭来说,考较的却是个人的胆魄!

这又是给贷款,又是给补贴的,本身就说明玩联合收割机是个风险极大的事,一家子的家底子贴上去都不够!

即使是现在玩联合收割机都要考虑一番,何况那时联合收割机才刚流行,人们对它的认识还不深。

买了会不会开?机车坏了怎么办?人们会不会用?几年能捞上本来?……。

这些都是问题,也都是风险,一个弄不好,家底子没了不说,还要落下一屁股债!

但这些对我却不成问题,我本身己经是个穷光蛋,还能怎么穷!

并且我天生喜欢机器,四轮拖拉机摸一下就会开,维修也不怕,毕竟我还是个高中生来着,能看懂说明书。

这些倒不是我想买联合收割机的原因,原因是我被广播里农机局的人讲的收益惊呆了。

一季度收益一到二万!

乖乖,那时喂头牛,一年到两头的,也不过弄千把块,那时国家提倡的还是做万元户!

这太符合我快速致富的心理了!

我随意吃了两碗面,就急匆匆的往村委会奔去。

到了村委会大院,往里一瞅,里面一群人,有张玉喜、刘福财、村会计王广宝。

其余四个不认识,但张玉初却穿着一身信用社的西装服站在那里。她旁边还有两个穿同样衣服的,估计也是信用社的。

但村里的其他人却没有,显然敢买联合收割机的人并不多,老农民算计惯了,精明着呢!

我走到他们跟前,玉初见了我,微微一愣,问道:“你来干什么?”

“买联合收割机?”

“你!”,张玉初不可思议的叫了一声,眼睛睁得大大的,樱红的嘴唇忘了合上!

而张玉喜也愣了下,然后说道:“小七,买联合收割机不是小事,你和你几个哥哥商议了没?”

“不用商议,我的事情我做主!”

听到我这话,张玉喜没有吱声,但他话里的意思却是要我谨慎从事。而旁边的刘福财则走屋里去了!

他不想见我!说实话,我还想揍他呢!

这时,好像是公社里边的人却说道:“你来报名的,到我这边来吧!”,说着,他抬头瞧了瞧张玉喜,张玉喜楞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这人的旁边紧挨着一个信用社的,看样子是联合办理的,我坐下后,他们发给我一摞表格,然后张玉初也凑了过来,指导我怎么填表格。

我也不仔细看,他们怎么说我怎么办,可当我填到我的名字时,那公社的工作人员看了看我,突然说道:“你是赵仁礼的兄弟吧!”

“是!”

我抬头瞧了他一下,不明白他问这个干什么。

“我是吴起,你三哥的同事,你过来一下,我跟你说点事!”

说着他走到了屋里,我听他这么一说,也跟了过去。

“你是小七吧,我跟你说,这事可的考虑考虑,不是小事,你回家和你三哥商议商议,免得你三哥回头说我没提醒你!”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明白了,他是怕我三哥埋怨他,但他本身是镇上派来推广农机的,由此可见那时人对联合收割机的小心谨慎,认识之少!

我说:“谢吴大哥提醒,我心里有数!”

吴起说:“那就好!”

我填完了表格,那信用社的对我说:“五万元必须两个人担保,你去找两个来!”

这话让我一愣,没想到贷款这么不容易,“我该找谁呢?”。我一边站了起来,一边皱了皱眉。

而这时张玉初可能看出了我的难为,跑出来对我说道:“你也别急,这事要在咱村呆两三天呢,你慢慢找,实在不行,找你哥担保就行,······你真的要买呀!”

她到现在还不相信,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小声对她说道:“为了你,我要改变自己!”

张玉初听了,脸立刻红了。旋即如娇似嗔的给了我一个白眼。

我俩正眉来眼去着,这时却听张玉喜喊道:“小七,你过来下!”

听到这话,我吓了一跳,以为他看见了,想训斥我。

我有些忐忑的走过去,张玉喜却说道:“小七,刚才福财说了,他愿意赔你大哥一百块钱,你看怎样?”

“什么!一百!”

我立刻炸了,接着怒声道:“这不是埋汰人吗!少一千不行,要不然他就让我揍一顿,我再把他家骡子腿砍一刀!”

我咋呼的很响,心里打定主意,只要刘福财出来,我就揍他。一百块钱,我去!

张玉喜看我恼怒的样子,急忙说道:“小七,你别乱来,镇上领导都在这儿呢?这事我再给他说说!”

我哼了一声,强压住怒气,张玉喜的面子我不能不给。

就在这时,院外响起了脚步声,我抬头一看却是我侄子铁柱。

一见是他,我立刻一本正经起来,问道:“铁柱,你来干啥?你也想买?”

说实话,我对这个侄子挺钟爱,这小子很合我的脾气,小儿子、大孙子,父亲在世时也对他偏爱些。

“小叔,你也要买!”

铁柱有些惊喜的望着我,我点了点头。

“那你赶紧劝劝俺娘,她死活不同意我买!”

铁柱话还没说完,就听大嫂在外哭喊道:“铁柱,你这败家的贼羔子,你要是敢买,我就死给你看!”

随着话音,手里提着一根木棍,上气不接下气的来到了院里。

“小叔,你看看俺娘!”铁柱愁眉苦脸的望着我,希望我劝说下。

我急忙喝道:“大嫂,你咋呼啥呀!”

大嫂见我,一愣道:“小七,你也要买!”

我‘嗯’了一声,大嫂却问道:“小七,你怎么领头胡闹,这的多少本呀!你咋知道一定挣钱!这要是赔了,秋年铁柱怎么结婚?”

“这这这······”

我哑了嘴,结婚是大事,买联合收割机到底怎样,那时我心里真没个底!要是真耽误铁柱结婚,大哥大嫂不得抱怨我一辈子!

我敢买,是因为我已经穷的一无所有,拼着闯一闯的想法!想来好笑,那时一无所有竟然是我的屏障了!

见我不吱声,铁柱张了张嘴,也说不出来了,毕竟大嫂也是为他好!

而在这时,却见刘建设、刘强哥俩进来了,见到我,离的远远的,探头探脑的瞧了瞧,然后向玉初问道:“玉初,我爹呢?”

“在屋里!”

玉初往屋里指了指,不一会儿就听到徐福财的咆哮声:“你这两个败家子,给我滚!”

刘建设和刘强兄弟俩灰溜溜的走了,不一会儿张现代、王福来等几个年轻人也来试探了一下,但要么被家长喊走,要么被吓退!

“你看,就你爷俩能!”

大嫂看了一阵子,抓住了理,开始说我。我对大嫂说道:“我是定了,我的事你别问!”

大嫂瞅了我一眼,她也知道我的性子,不受别人左右,只是对铁柱说道:“你还不回去!”

我也跟着一起回去了,本来想找大哥担保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我琢磨着怎么向二哥、三哥他们开口。

到了晌午吃饭时候,我到了二哥家里,一边吃,一边向他叙说了买联合收割机,让他帮忙贷款的事。

二哥听了,黑着脸,沉默了半天,没有出声。

而二嫂却冷冷的开了口:“小七,那玩意能行吗?村里哪有买的?你别自己作死,还带着我们全家!”

这话噎的我半天没说话,一生气,我多吃了两个窝窝头!

到了晚上,我去了三哥家,三哥和三嫂听了我的来意后,先也是一阵沉默。

但三哥毕竟在镇上上班,三嫂也是老师,有些见识。

之后,三哥瞧了瞧三嫂,然后说道:“我觉的这事成,这毕竟是政府推广的,政府还能坑老百姓!”

听三哥这么一说,三嫂也点了点头,表示赞成!

事情算是敲定了一半了,而且得到了他们的认同,这让我很高兴。

随后他们又说了些勉励我的话,在他家吃了饭,我就去了四哥家。担保人还差一个,我得找我四哥商议下。

我四哥家是新建的瓦房,结婚的红喜对子模模糊糊的还在。到了我四哥家,往他家的木沙发上一坐,我就说了让他给我担保的事!

我四哥有些怕婆子,这可能与我四嫂长得漂亮有关!等我说完,他瞧了瞧四嫂。

谁知他还没开口呢,我四嫂就牙尖嘴利的开了口:“小七,你看你能的,还想一口吃个大胖子,你咋不上天呢!”

我一听这话,一咕噜站起来,转身就走!

刚回到我的茅草屋,我就有些后悔了,自己太莽撞了!这事还没解决!

“上哪找担保人去呀?”

我思前想后,愁眉不展,觉得找旁人实在不好找,我又年轻,还没结婚,也就是人家说的还没成家立户,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另外凭我这臭脾气,我估计没有谁愿意给我当担保人!

“也许在自家人跟前低头不丢人!”

我自我安慰着,想再去挨个家一趟,谁知这时,就听四哥在外面低低的喊道:“小七、小七······。”

“四哥怎么来了?”。,我一愣。

我急忙跑出去开了门,只见四哥正站在门口,见了我,脸色有些尴尬的说道:“小七,你别烦,你嫂子就那样,刀子嘴豆腐心!”

见四哥是来劝慰我的,我有些感动,说道:“小哥,我没烦,自己嫂子,说两句没事,你别小事大作!”

四哥听了一笑,说道:“那就好,我对你说,明天我偷偷的给你去担保,别让你嫂子知道!”

“毕竟是亲兄弟呀!”

我心里感动,呐呐的说不出话来,而三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咱们家也不能辈辈子都穷吧!你去闯吧!哎,你四嫂管我太严!”

他的话里有不甘、有无奈,我听了却有些豪情万丈,我暗下决心,一定要闯出个样来,为自己,也为家人!

四哥走后,眼看大功告成,我躺在破被烂毯里,把乌黑的草屋顶看成了闪耀的金梁!

正当我浮想未来,激动地难以睡着的时候,这时门却响起了铁柱的声音:“小叔、小叔······。”

“这么晚了,他来干什么?”

我一边想着,一边起床。拉了灯,然后开了门,让他进屋里来。

虽然点灯在我的草屋里也不是很亮,但我也能看清铁柱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有什么事,怎么了?”,我好奇的问了一句。

“小叔,我还是想买,你劝劝俺娘······。”

铁柱乞求的看着我,我却沉思起来,这而要是万一挣不到钱,或者把本钱放在收割机身上了没回头没钱结婚怎么办?

另外,像大哥二哥他们老了,思维固化,过惯了小心的日子,没了闯劲,只怕劝也劝不动!

想到这里,我不禁皱了皱眉头,铁柱看我这样,脸上明显的漏出了失望。

我想到三哥、四哥对我的帮助,自己的侄儿怎么也要帮一把,于是我慢慢说道:“这样吧,铁柱,贷款我在多贷一份,不过你的却找个担保人来!”

一个是放,一群牛也是放!我豁出去了!

其实我是在赌,赌联合收割机一定能行,但不赌也没法,当时我没钱没路的,或许只有联合收割机更能让我三年大变样!

“小叔,你······。”

铁柱没想到我会替他贷款,惊喜的望着我,黧黑的面庞兴奋的放光。

“你三叔、四叔已经给我担保了,你在找其他的!”

铁柱和我不同,他脾气没我这么臭,而且有大哥大嫂他们在,我估计再找一个担保人应当好找。

果然,听了我的话,铁柱“嗯‘了一声,然后笑了。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