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要进你的里面好爽_结合处一进一出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1-08 17:14:56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高扬此时心里就想着能看一下杨玉萍的神秘地带,胡乱编出一个借口来吓唬杨玉萍。

“这样啊……”

杨玉萍杏眼闪动,其实她现在比高扬这个毛头小子更加的迫不及待,因为她是尝过甜头的。

闺房之乐这种东西是会上瘾的,杨玉萍自己的老公根本不能让自己满足,那种治标不治本搔动,只能让杨玉萍更加的渴望被疼爱的感觉

而现在高扬那几下,让杨玉萍有些把持不住了,要不是碍着两人的亲戚关系,杨玉萍早就想要了。

“小扬,这里也不方便,要不然,到舅妈的房间里吸吧……”

杨玉萍说完这句话,脸颊立马滚烫起来,心里暗骂自己不知羞耻,然后又接了一句,“舅妈只是让你给我吸蛇毒,你不要乱想。”

高扬点了点头,心里嘿嘿一笑,原来舅妈的想法跟我的一样……

 文学

高扬依依不舍的把手从杨玉萍的大白腿上面拿了下来,然后用手架着,一点点的扶回房间里。

一路上,高扬感受着杨玉萍柔软的身子,细致的小蛮腰,他不由自主的动了几下,心里那团火烧得更旺了。

“小扬,你去把门关上,要不然被人看见可不好。”

此时杨玉萍恢复了一些清醒,刚刚在伙房里,她差点就没有把持住,这要是让人看见了,自己就背负着勾引外甥的臭名了。

“小扬,舅妈跟你说,你给我吸毒是好事,但是你不要有什么坏心思,我是你舅妈,是你的长辈,知道吗?”杨玉萍生怕自己等会儿忍不住,所以先给高扬来了一个下马威。

“知道了舅妈,我不会有啥坏心思的。”高扬知道杨玉萍所谓的‘坏心思’就是昨晚自己偷看的事情,他此时也努力的把身体里的那团邪火压制住。

但是一碰到杨玉萍那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大腿,想要克制的念头就全部丢掉九霄云外了。

高扬又一次壮着胆子,轻轻掀开了杨玉萍的短裙,紫色的网状底裤出现在了高扬的眼前,他身体里所有的邪火一下子聚集在自己的那地儿……

高扬身体的变化,杨玉萍自然也看在眼里,因为高扬就穿着一件短裤,那儿再明显不过。

杨玉萍一下子呼吸就沉重了起来,一双杏眼直勾勾的看着小高扬,两只手也变得局促不安起来 。

杨玉萍深深地意识到,这才是能给自己快乐的宝贝。

而就在杨玉萍已经被小高扬所深深折服的时候,大腿内侧突然又穿过来一阵更加强烈的酥麻感,这两者一交汇,杨玉萍下意识的收了一下腿 ……

此时的高扬可没有发现杨玉萍的反应,这时候毒血已经吸干净了,但是出于个人目的他还是在继续,一只手则是伸到了紫色的底裤,准备掀开一角好好欣赏一下。

高扬屏住呼吸,生怕被杨玉萍发现,他慢慢掀开了……

周围一切都变得安静下来,杨玉萍其实也发现了高扬的举动,但是她没有制止,心底涌出来的那种本能的念头,在一点点的侵蚀着她最后的理智。

“小扬,我怎么感觉好冷。”

“这是正常的,等一会儿就好了。”高扬之前也被蛇咬过,知道这是正常的反应。

“小扬,舅妈好冷,你抱一下舅妈好嘛?”杨玉萍的确是微微发冷,但是更多的则是那一发不可收拾的念头。

两人心里都有自己的鬼点子,杨玉萍一下子戳破了之间的隔阂,高扬丝毫没有犹豫,直接抱紧了杨玉萍。

“舅妈,你的身上好软呀。”高扬嘿嘿一笑,他在刚刚一点点的试探中发舅妈并没有太大的反感,这胆子也越来越大了起来。

“说什么呢,小扬,你是跟谁学坏的?”杨玉萍嗔怪一声,但是心里面就跟喝了蜜一样高兴。

高扬不再说话,因为身前那柔软的感觉让他心里那团本将要熄灭的邪火一下子又旺盛了起来。

要是能碰一下就好了,这般想着,高扬终于还是忍不住把手从杨玉萍的衣服下面伸了进去……

穿过柔软的皮肤,高扬的手伸到了杨玉萍的小衣。

“小扬,你这个小滑头,还敢调戏你舅妈了是吧?”杨玉萍抓着高扬的手,火热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高扬。

看着杨玉萍那炙热的目光,高扬也不知道是精虫上脑,还是胆子太大,他另一只手用力抱紧杨玉萍,“舅妈,你真好看,我、我想……”

“忍不住啥?”被高扬这么一夸,杨玉萍的心更加荡漾起来,双眸之中春水流动。

“忍不住,忍不住想跟你好,我知道你没怀孕,都是表舅的问题。”高扬壮起胆子。

这句话直接击中了杨玉萍内心最软弱的地方,她没有想到,自己嫁过来那么久,最懂自己的人居然是高扬。

这些年的委屈和无法满足的心酸,一下子从杨玉萍的内心全部涌了出来,她缓缓的松开手,任由高扬的大手攀上自己的骄傲……

好软啊,原来杨玉萍这地方居然这么舒服,要是可以一辈子可以这样下去就好了。

高扬第一次感受到女人的柔情似水,一时间差点没有把持住,只有不断的吞咽着口水,才能稍微缓解一下内心的激动。

看着高扬脸上那兴奋激动的心情,杨玉萍轻轻一笑,然后朝高扬的裤中伸去。

就在两人沉浸在脸红心跳的气氛中,忽然门外响起了一道声音,“玉萍,你这大白天的关门干什么?”

杨玉萍和高扬吓了一跳,连忙分开,杨玉萍整理衣服,高扬则是跑过去找自己的衣服穿。

“妈,我有点晕,所以就把门关了起来,想要睡一觉。”杨玉萍打开门看着门外一脸不满的婆婆李贤英。

“你看看你,又不下地干活,还这么柔柔弱弱,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要是不能给我们老陈家延续香火,到时候别怪我这个当婆婆的翻脸不认人。”

李贤英黑着一张脸,说完之后,然后就好像是变脸一样,变出一张恭恭敬敬的笑脸,点头哈腰的对边上一个五六十岁的精瘦老头说道:“张半仙,那我就拜托你了,给我儿媳妇好好看看,她到底能不能生娃。”

高扬在屋里头听得清清楚楚,他走出来一看,正好看到张半仙一双贼眉鼠眼盯着自己的杨玉萍闪闪发光呢。

“表姑婆,能不能生孩子,这去医院查一下不就知道了吗?”高扬忍不住了,他知道张半仙什么人品,要是让他给杨玉萍检查,那还能有好?

李贤英脸色一沉,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高扬,“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现在的医生都是骗钱的,后屋的柴火你劈完了没?”

高扬不再说话,攥紧了拳头,紧紧地盯着张半仙。

张半仙围着杨玉萍转了几圈,一双鼠眼在杨玉萍两团饱满处游走,时不时还裂开嘴,露出一口烟熏的大黄牙,猥琐的笑着。

这一切,高扬都看在眼里,他恨不得一脚踹上去,但是边上的表姑婆一直恶狠狠的盯着自己。

绕了几圈,张半仙终于停了下来,又是掐手指,又是摸着他那稀疏的白胡须。

“咋样,半仙?”李贤英一脸紧张的凑了上去。

“难啊,难啊,此乃阴气入体,阳气不及,就这样的根本怀不上啊。”张半仙眉头紧锁,装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李贤英一听,顿时脸色煞白,缓了一阵从口袋里摸出两百块钱出来,硬是塞到张半仙的口袋里,嘴里还央求着,“半仙,你可一定要想想办法,不能让我们老陈家绝后啊!”

张半仙手摸了摸口袋里的百元大钞,这才装作一脸不情不愿的说:“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就是把你儿媳妇的阴气去掉,这样才能坏的上孩子。”

“半仙你说咋弄就咋弄,我都听你的。”李贤英一看有希望,立马头如捣蒜,什么都答应。

“我这就去房间里帮你儿媳妇去去阴气,记住,不要有人打扰我,要不然的话,后果自负。”张半仙一脸严肃。

“你放心,张半仙,我马上出去把院子门关上,不会有人进来。”李贤英点点头,然后就出去关院门。

此时站在一边的高扬差点没忍住上去揍这个张半仙,他心里知道,自己这一次打了张半仙,下一次张半仙还会上门。

看着张半仙推着杨玉萍进了房间,高扬决定一定要想一个办法救杨玉萍,自己看上的女人绝对不能被张半仙那老杂毛占了便宜!

看着两人进了门,高扬也想跟进去,但是一回头就可以看到表姑婆李贤英瞪了自己一眼。

高扬忽然想起了自己房间里的那个窟窿,心想可以通过那个窟窿保护房间里的杨玉萍,只要张半仙敢有不轨的举动,到时候自己就给他点颜色看看。

说干就干,高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然后扒在石灰墙上,注视着隔壁房间里的一举一动。

“玉萍啊,你这个情况比较特殊,等会儿你要配合一下我,把阴气给弄出来。”

一进门,张半仙的本来面目就露了出来,老树皮一样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猥琐的笑容。

“张半仙,你刚刚说的那些话骗骗我婆婆也就是了,你现在已经拿了钱了,赶紧走吧,我不会在我婆婆的面前拆穿你。”杨玉萍也知道张半仙这个老头就是一个江湖骗子,而且一看到他那猥琐的嘴脸,就很反胃。

不过杨玉萍没有想到,这个老头不走也就算了,居然还跑过来一把抱住了自己,一张臭烘烘的嘴巴直往自己的脸上拱。

“玉萍,我张半仙从不骗人,狗蛋他老婆不就是被我看过之后就怀孕了吗,你也可以的,到时候你婆婆就不会说你不能生娃了。”

张半仙虽然五六十岁了,但是一把子力气还是有的,杨玉萍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一下子就被他给摁住了。

“你赶紧撒手,要不然我就叫人了!”杨玉萍一边躲避着张半仙臭烘烘的嘴巴,一边准备扯着嗓子叫人。

“小娘们,你就算叫破了嗓门都没有人应你,当时狗蛋他老婆也是跟你一样,到后面还不是一样从了我,嘿嘿。”

张半仙胸有成竹,这种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做了,村里那些小娘们,小寡妇看起来一个个正经的很,但是背地里不知道多开放呢。

就好比狗蛋他老婆,张半仙还没动手的时候,恨不得要死要活,等到动手之后,这娘们恨不得贴着张半仙。

但是张半仙万万没有想到,他刚把杨玉萍摁在床上的时候,忽然就听着身后响起开门声。

张半仙这还没有反应过来,高扬抡起拳头就打了上来。

“老杂毛,要你对我舅妈动手动脚!”高扬刚刚在隔壁看的清清楚楚,憋着一肚子火,正好撒在张半仙的身上。

虽然高扬的身体比同龄人显得更加瘦弱,但是毕竟也成年了,张半仙哪里吃得住这一顿打,连忙就讨饶了。

“好了好了,小扬,再打下去,就要把他给打死了。”杨玉萍连忙拉住高扬,生怕给张半仙打死了。

“不行,你让我打死这个老杂毛,他都对你那样了,绝对不能轻饶他,最起码打断他一条狗腿!”

说着,高扬又踹了一脚张半仙。

“哎哟,高扬,你别打了,我这把老骨头禁不住打,大不了我下次不来你家了。”张半仙吃痛,连连讨饶。

“老杂毛,我不信!”高扬心里明白,表姑婆信张半仙,一旦放他出去,那就是放虎归山,到时候还会对自己的杨玉萍不轨。

“那这样,我认你做徒弟,到时候你表姑婆要是再找我,我就让你来。”张半仙瞥了一眼高扬看杨玉萍的神情,心里就知道,这小子很在乎杨玉萍。

高扬一听,顿时升起一团无名火,心想,怎么着,让我抓到把柄了,还想让我当你徒弟,这不是占小爷我的便宜吗?不干!

高扬一把揪起张半仙的耳朵,“占完我舅妈便宜,还想占我便宜?”

“不不不……”张半仙觉得高扬没有理会自己的意思,刚想要解释,就被高扬狠狠揪着耳朵站了起来,疼的发出一声杀猪叫。

“怎么了怎么了?”这时候,从院子外面传来李贤英的声音。

高扬一惊,连忙把张半仙弄进了屋,“你从今天开始滚出村子,要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张半仙脸上露出难色,“村文书老婆最近说不舒服,明天晚上要我去看看,我不去不行啊。”

高扬以为是张半仙找借口,又使劲揪住张半仙的耳朵,疼的他咧嘴龇牙,再度讨饶。

“我真不是要占你便宜……”这时候张半仙把嘴凑到高扬的耳边,“你也看见了,我来钱快,而且还有女人玩,你难道就不想吗?”

这句话倒是戳中高扬的软肋了,他心里也想出人头地,也想女人,而且他也亲眼看见张半仙的钱来的的确快。

“今天晚上,陈秀琴那里我就让你去,到时候你就知道做这一行的好了。”张半仙嘿嘿一笑。

陈秀琴就是村文书的老婆,虽然年过四十,但是因为保养的好,身材也没有走样,而且这女人非常丰满,走路的时候总是一扭一扭的。

而且高扬还听村里人说过,陈秀琴在床上那可是十足的开放,叫起来的时候,能把男人的骨头给叫酥了。

这样的女人,高扬觉得是个男人都会把持不住 。

心里打定主意,但是话还没出口,高扬就听见表姑婆李贤英的声音在门外头响了起来。

高扬只好瞪了一眼张半仙,“你给我好好说话,要不然的话,就算我表姑婆护着你,我大不了不在这家呆了,我也要把你腿打断。”

看着高扬那恶狠狠的眼神,张半仙微微一颤,连忙点头。

而边上的杨玉萍则是心头一暖,越发的喜欢这个表外甥了。

“啥事啊,半仙,怎么鬼哭狼嚎的,小扬,你在这里干嘛,快走,别妨碍半仙做法!”李贤英狠狠刮了高扬一眼,这事关老陈家的传宗接代的事情,可容不得半点马虎。

高扬并没有搭理表姑婆,而是看着张半仙怎么说。

张半仙犹豫了一下,接着脸上露出十分为难的神色,他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耳朵,一脸严肃的对李贤英说,“老嫂子,你家媳妇儿这情况比较特殊,我没办法了。”

李贤英一听,那还了得,直接拖住张半仙的手,“不行啊,半仙,我们家就指着她这肚子传宗接代呢,你可得想想办法,一定要想想办法。”

说着,李贤英又掏出两张百元大钞塞进张半仙的口袋里。

这一幕看的高扬心里很是感触,这四百块钱表舅打工最起码一个星期,就这样送给张半仙了,好家伙,来钱真快!

此时,高扬心里更加坚定了要跟张半仙干的想法。

“老嫂子,我也不瞒你说,我刚刚看到你家这高扬的面相啊,当场吓了一跳,嚯!是天官下凡的面相,可了不得呢!”

张半仙这一惊一乍的动作,加上脸上夸张的表情,一下子就把李贤英给蒙住了。

“啥玩意儿,这小子是天官下凡?”李贤英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半仙,你怕不是看走眼了吧,这小子从小就身体不好,哪里像什么天官。”

张半仙见李贤英不信,顿时拉下脸来,“你懂什么,天官下凡是要经历磨练的,要是不经历磨难,怎么修成正果呢?”

听张半仙这么一说,李贤英一脸恍然大悟,“对,对,半仙,你说的对!”

李贤英立马转身紧紧握住高扬的手,一脸虔诚,哪里还有半点平时凶悍的样子,“小扬,这个忙说什么你都得帮,你不能看着我们老陈家绝后啊。”

看着表姑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高扬心里一软就答应了。

让高扬没有想到的是,这张半仙倒是说话算话,信誓旦旦的说自己第二天就离开村子,而且还会留给自己两样礼物。

高扬倒是不在乎张半仙什么时候走,只要这老杂毛不要再来找自己杨玉萍就行。

“小扬,既然半仙说了你是天官下凡,你就给你舅妈好好看看。”李贤英等张半仙一走,立马就把门给关上了。

房间里高扬跟杨玉萍面面相觑,高扬感觉就像是在做梦一样,自己居然稀里糊涂就跟杨玉萍独处一个房间了,而且还是表姑婆把自己关在里面的。

“小扬,你是不是故意的?”杨玉萍假装生气,嗔怪道。

“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看……”

“什么误会不误会的,你之前也说你表舅不行,现在张半仙说你是天官,你表姑婆也信以为真了,要是再怀不上,肯定要赶我走了。”说着杨玉萍眼眸低垂,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

“这个我再想想办法吧。”高扬想要安慰杨玉萍,但是一时间也没辙。

杨玉萍这时候用手指戳了一下高扬的脑门,嗔怪道,“半仙都说了你是天官下凡,你肯定能想到办法的。”

高扬本来想说那是张半仙在下车,但是仔细一想杨玉萍说的话,心中猛地一动,难不成杨玉萍想要跟我……

不,不行,她是我舅妈,我怎么能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可是,可是要是杨玉萍不怀孕的话,就要被赶出家门,这也不行!

就在高扬心中纠结的时候,杨玉萍雪白的小手抓住高扬,“小扬,你之前说舅妈长得好看,是不是都是骗舅妈的?”

“不是的,我没有骗舅妈……”高扬连忙解释,这时候杨玉萍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怎么了,整个人往他的怀里倒了下来。

“现在怎么这么胆小了,昨晚上偷看的时候怎么胆子那么大?”杨玉萍轻轻一笑,然后挣扎着就要起来。

这一句话,算是直接把高扬点燃了,他一咬牙,心想杨玉萍都已经这样表态了,自己要是在不动手岂不是辜负舅妈的深情?

高扬一把将杨玉萍摁在床上,一只手伸进她的衣服里。

杨玉萍想要用手把趴在自己身上的高扬推开,但是浑身瘫软的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高扬直往杨玉萍身上凑,淡淡的女人味直往鼻子里钻,不断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不行,小扬,不能这样……”

杨玉萍越是求饶,高扬越是激动,这个机会他已经等待了太久了。

“我知道你想要,表舅不能满足你的,我来替他满足你!”

高扬拿开杨玉萍护着的小手,然后在她疯狂的拒绝中,直接朝她那伸了进去…

“表舅妈,没事的,你不说谁都不知道,我以后会好好对你的!”高扬一边安慰着杨玉萍,一边手掌略过雪白的肌肤。

半推半就间,高扬卸下了杨玉萍最后的防御,也是最后那一丝丝的可怜的世俗桎梏。

幸福来的太突然,以至于高扬突然有着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高扬,你干啥,赶紧把裤子穿起来,别在舅妈面前耍流氓。”杨玉萍俏脸通红,秀色可餐。

但是这时候高扬可不管,他已经忍不住了,今天必须要释放,他用膝盖顶住表舅妈的美腿,然后……

就在高扬和杨玉萍即将有肌肤之亲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两个女人争吵的声音,“婆婆,你赶紧让我进去,我妈肚子疼的不行,赶紧让高扬给我妈去看看。”

“这可不行,小扬正在忙呢,我家传宗接待全指着他呢,呸,不是那个意思,你看我老糊涂了……”

门外的声音,屋子里的高扬和杨玉萍听得清清楚楚,但是高扬不愿意搭理,他现在就插临门一脚了,哪有放弃的理由。

“小扬,别弄了,外面有人呢。”杨玉萍心里害怕,连忙用手死死的撑住高扬的肚子,不让他进来,“好小扬,舅妈明天给你好吗,我真的怕。”

杨玉萍说着眼泪都流了下来,高扬这一下子算是冷静了下来,匆忙道歉之后,穿好了衣服。

“啥事啊?”高扬一开门,发现门口站着两人,一个是自己的表姑婆李贤英,另外一个则是陈秀琴的女儿张秀秀,也是高扬的小学同学。

“高扬,赶紧跟我回去,我妈肚子疼。”说着,张秀秀一把拉着高扬的手。

张秀秀今年十九岁,个子高挑,一头乌黑的头发扎成马尾,穿着白色的短袖,身前的已初具规模,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高扬上学的时候就暗恋过张秀秀,但是张秀秀她爸是村文书,自认为高人一等,根本看不上自己,就算刚刚让自己去给她妈看看,都是一种命令的口吻,这让他很不爽。

“你妈肚子疼,去看村医啊,找我干什么?”

高扬之前听张半仙说是晚上去找陈秀琴,但是张秀秀怎么这才下午就来找自己了。不过一想到自己和表舅妈的好事被张秀秀搅黄了,他心里十分不爽,当即就回了一句嘴。

“你!”张秀秀气得一跺脚,但是又不敢对高扬怎么样,她刚刚从张半仙哪里知道,高扬可是天官下凡,比他厉害多了,而且自己的亲妈非常信这个,以至于肚子疼就嚷嚷着找张半仙,不找医生。

见高扬跟一头倔牛一样,张秀秀只好紧咬嘴唇,然后努力堆起一张笑脸,“小扬,我错了,你快点跟我回去吧,我妈还在等着呢。”

高扬看往日高高在上的张秀秀今天舔着脸求自己,心里那个暗爽,于是故作为难的点了点头,然后让张秀秀先回去,自己马上就到。

张秀秀一走,高扬这心里就犯难了,自己骗骗表姑婆还行,张秀秀她妈陈秀琴可不同,就连堂堂的村文书都怕,自己要是跑过去,还不被人家生吞活剥了?

而且让高扬搞不懂的是,陈秀琴肚子疼找张半仙干嘛,这家伙除了装神弄鬼之外,好像没听过会治病啊?

带着疑问,高扬决定先去找张半问清楚陈秀琴的情况,到时候再看看怎么办。

张半仙光棍一个,住在村头的破庙里,高扬几分钟就走到了,一进门就见张半仙在那收拾被褥呢。

“哟,天官来了啊,赶紧坐。”张半仙一看高扬来了,立马堆起了笑脸。

“行了,都没人看见,别捣鼓你算命那套。”高扬知道这是张半仙在捧自己,于是开门见山的就问起了陈秀琴的事情,“陈秀琴那婆娘肚子疼找你干什么?”

“小扬,你还别不信,你真是天官的命相,你这一生将会大富大贵,但是……”

“行了,先不说这个了,赶紧把陈秀琴那婆娘的事情告诉我,要不然你自己去一趟吧。”高扬根本就不信张半仙糊弄人的那一套,直接让他自己去。

“别,天官,哦不,小扬,这陈秀琴就是我送那你的两件礼物里面的一件,还有一件是这本书,你要是能读懂了,大有作为。”

张半仙说着,神秘兮兮的拿出一本脏不拉几的书来,这书的封页都已经烂掉了,也看不清书叫啥名字。

“你说这书算个礼物我也就信了,陈秀琴那婆娘算个啥礼物?”

面对高扬的疑问,张半仙只是笑笑,说等他去了才知道,反正不是什么坏事。

时间紧急,高扬也不敢多做耽搁,连忙揣着这本破书,然后就往村西头的村文书家去。

此时刚过了晌午,一般的村民都在家里睡午觉,高扬到村文书家里的时候,隔着老远就听见有人在哼哼唧唧,好像是得了牙疼似的。

“你终于来了。”张秀秀站在门口,一见高扬来了,连忙朝着屋里喊了一声,“妈,高扬来了。”

“赶紧让他进来,哎哟……”屋子里传出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高扬一下子就听出来这声音的古怪之处,根本就不像是生病那种有气无力的样子,反而跟之前表舅妈在自己耳边低吟的声音。

带着疑惑,高扬走进了陈秀琴的房间,这一看到陈秀琴的模样,高扬差点没叫出声来,这根本就不是病了,而是……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