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上楼梯走一步插一下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1-08 17:08:20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据海内网01月08日报道:

网络爆红超级好看,看到下面会流水的文章,内容生动有情节,文章绝对够辣够劲爆!!!欢迎宝宝们在线赏析阅读..还有各类最新火爆精彩的小书书哦!你懂得...!!!

嗡。

 

看到这一幕。我脑袋一片空白,躁动的心瞬间被点燃了。

 

可惜的是,刘大庆这方面完全不行,没两三下就完事了。

 

看着许倩俏脸说不出的失望,我恨不得自己上去,好好地满足她。

 

许倩叹了口气,“死鬼,你不是托人从云南带回来的那药有用吗?咋越来越不行了?这咋个造娃嘛。”

 文学

 

刘大庆一脸尴尬,不断地哄着许倩。

 

我以为没热闹看了,正想转身回家睡觉,但突然耳中听到了刘大庆隐隐说着我的名字,我又把耳朵侧了过去。

 

“死鬼,你居然想得出这么歪的点子,跟大牛借种?要是被人知道了,以后我这张脸还怎么见人?”

 

许倩满脸羞愤地说道。

 

“媳妇儿,你听我说。”

 

刘大庆见许倩沉下了脸,急忙解释道:“我现在这个身体,你也知道的,咱们结婚好几年,医院说我有隐疾,我倒无所谓,但媳妇儿你长得漂亮,本来就遭很多女人眼红,要是被人说你肚子不争气,生养不了,那可咋办?”

 

听到刘大庆的话,许倩莫名安静了下来。

 

这两年她早就听到了些闲言碎语,起初她还不当回事,但慢慢地村里很多人都对她冷嘲热讽,说她生养不了,长得好看有啥用。

 

在农村,不能生养可是大事,许倩就像是被钉在了耻辱柱上,片刻都喘息不过来,所以这段时间,才卖力地给刘大庆找药,希望能把他的隐疾治好。

 

可到头来才发现,一切都是无用功。

 

沉默了许久,许倩重重地叹了口气,说道:“你咋看上大牛那瞎子的?”

 

一听他们夫妻提到了我,我瞬间来了精神。

 

刘大庆尴尬地笑道:“那瞎子在村里没人管,起初我也没在意,但有一次我偷看他撒尿,那东西规模不小,我就上了心,发现他除了瞎,身体壮得跟头牛一样,他种的话,铁定能种上。”

 

“哼,看来你是早就有这样的想法了。”

 

许倩一听,瞬间有了兴趣,但又担心刘大庆生气,故作娇羞的恼道。

 

我听在耳里,心底很愤怒,没想到刘大庆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来,可想到那火热的娇躯,撩人的嗯哼声。

 

要是真摆在我面前,该怎么办?

 

老实说,这一刻,我心动了。

“你怎么把大牛叫过来?”

 

许倩顿了顿,又问道。

 

“媳妇儿,这事我已经想好了。”刘大庆得意地说道:“邻村的方嫂,不是跟你很好吗?她最近不是寂寞了吗,想再嫁。你跟他说说大牛的事,然后再把大牛请过来,到时候我们一通酒灌下去,神不知鬼不觉,就种上了。”

 

“好是好,可……”

 

许倩还有些犹豫。

 

刘大庆却急了,说道:“别担心了,这事不能再拖,我可不想媳妇儿你总被人笑话。”

 

“好,好吧!不过我要看看大牛,不行的话,我可不愿意让他弄。”

 

“好媳妇儿,保证你满意。”

 

刘大庆大喜道。

 

我不敢再停留,既然刘大庆已经商量好了,我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好了。

 

如此过了半个月,刘大庆果然来找我了,说是邻村的小寡妇方嫂看上了我,问我咋样。

 

我知道他的真实目的,犹豫了片刻就同意了。

 

刘大庆说晚上去他家吃饭,方嫂也会来,到时候让我们自己认识一下。

 

到了晚上,我到他家,开门的是许倩,她热情的把我迎进了屋。

 

许倩或许以为我瞎,身上只套着件低领的大背心,下摆刚盖得住屁股,露出了一大片的雪白。

 

我看的嗓子冒烟,但为了不露馅,赶紧装瞎充楞的喊了句:“大庆哥……”

 

“呦,这不咱家大牛嘛,来,进屋说。”

 

她笑盈盈的,眼神儿一个劲儿的朝我身上扫,盯着裤裆的时候眼神很特别,看起来娇羞极了。

 

这娘们,肯定没被喂饱过,所以那目光如狼似虎,看得我心里一突。

 

许倩似乎对我很满意,态度都热情了不少。

 

我别过头,生怕她看出端倪,故意问道:“那个,方嫂还没来吗?”

 

刘大庆接过了话,说道:“大牛,你坐会,方嫂待会就来了。”

 

他给许倩使了使眼色。

 

许倩点了点头,悄悄地跑了出去,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刻意地压低了声音说道:“大庆兄弟,我,我来了!”

 

“呀,是嫂子啊。”

 

刘大庆装作出门迎接。

 

娘的,真当我瞎啊。

 

门外哪有方嫂的身影,一看许倩,就知道她装作了方嫂,两人进了门,故意好一阵寒暄。

 

我嘿嘿冷笑,刘大庆这家伙还真是为了借种想尽了办法。

 

果然刘大庆一个劲地劝我酒,我虚与委蛇,很快我就装作不胜酒力,一头栽倒在了桌子上。

 

刘大庆叫了我好几回,我一动不动。

 

“媳妇儿,成了。”

 

刘大庆高兴地叫道。

 

“知道啦。”

 

许倩雀跃地道:“你……你去把门栓上,这事不能让别人知道。”

 

我心里乐开了花,哼哼,待会看我不好好弄一弄许倩,让她知道我大牛有多厉害。

我眯着眼,偷偷地观察着一切。

 

许倩还是头次干这种事,一脸娇羞不已,让刘大庆在屋外守着,等到屋里只身下我跟她两个人,才放开了。

 

许倩的手又滑又软,摸在我的身上,冰凉凉的,让我的心肝儿都震颤了起来。她似乎对我下面的玩意很渴望,把我裤腰带一解,就迫不及待地握住了我的东西。

 

“嘶,真大啊。”

 

许倩皱了皱眉,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

 

她好奇地把玩着,但我却异常的难受,下面难受的厉害,心里跟猫爪似的奇痒无比,偏偏又不能动。

 

许倩不愧是过来人,深知男人最想要的是什么,她的手像是有了魔力,总能撩着我心尖尖里去。

 

身体的快感一波高过一波,就在我忍无可忍想要起身变被动为主动的时候,屋外走廊传来了刘大庆压抑着的兴奋叫喊。

 

“媳妇儿,好,好了吗?”

 

“别催,我知道怎么弄。”

 

许倩别过了头去,我暗叫好险,赶紧吐了一口浊气,又深吸了一口气,这才没有露陷。

 

许倩回头,我眯着眼恰好能看见她眼里闪过一丝厌烦。

 

愣怔了片刻,她缓缓地把衣服脱了下来。

 

一刹那,我感觉眼前的景色都不一样了。

 

自从上次偷看了许倩跟刘大庆造娃后,我就惦记上了她的身子,但如今就在眼前,才发现她的身子有多完美。

 

上身那圆润的雪白,以及平坦的小腹,无一不是男人梦想的天堂,我脑子顿时嗡的炸裂开来。

 

这还不够,她接着又把裤子脱下来。

 

喉咙有些发干,猛咽了几口口水,心里对将要发生的最美好的事情有了更强烈的期待。

 

许倩动作很轻柔,缓缓地岔开了她那双洁白嫩滑的双腿。

 

唔。

 

她嘴里嘟囔着一声荡人心魄的吟叫。

 

我兴奋坏了,忍不住挪动了一下,她咯咯娇笑了起来,那双勾心动魄的眼眸仿佛掐出了水来,喃喃自语道:“没想到这瞎子身体这么健壮,那东西......嘻嘻,看来终于能满足我了。”

 

我原本以为她会直入正题,可她始终在我那里弄来弄去,这把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你倒是进去啊。

 

我现在恨极了自己装醉,否则的话,一个挺腹,就能......

 

恰在此时,外面又传来了刘大庆的声音,“方,方嫂,你咋来了?”

 

接着,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响起。

 

“大庆兄弟?你咋站在门口不进屋呢?我来找你媳妇,她前几天神神秘秘的,说找我谈点事,我担心她出了啥事,就过来了。”

 

“啊?”

 

刘大庆很错愕地道:“她,她……”

 

许倩叹了口气,赶紧把衣服穿了起来,我却难受的要命,早不来晚不来,关键的时候就跑来了,现在好了,女人的滋味又尝不到了。

 

“方嫂,我在屋呢。”

 

许倩穿上了衣服,看了我一眼,又把我的衣服穿起,最后还瞥了我一眼,眼神里充满了遗憾,这才扬声回道。

“你们夫妻咋回事呢?神神秘秘的。”

 

方嫂进了屋。

 

透过眼缝,我细细地打量着方嫂。

 

以前只是听说过她,在邻村,方嫂的名声很大,一个小寡妇,却愿意留下来照顾亡夫的父母,这是美德。

 

就连她亡夫的父母都过意不去,这几年劝着方嫂找一个。

 

方嫂长得白白净净的,很秀气,精致的五官上,没有丝毫的瑕疵,她穿了一件白领的衬衫,下面穿了一条灰色的长裤,把自己遮挡的严严实实。

 

但恰是如此,让我对她心里生出一丝敬重。

 

方嫂很快就发现了床上的我,目光中充满了疑惑。

 

许倩眼角闪过尴尬,笑了笑道:“我家男人跟人喝酒,这瞎子喝两杯,就倒了,唉,还吐得满床都是,没办法,我只能换下来了。”

 

方嫂收回了目光,笑道:“你个死妮子,难道他就是你上次说要给我介绍的那个?”

 

一旁的刘大庆有点坐不住了,找了个借口跑出去了。

 

“嘻嘻,是啊。”

 

许倩等到刘大庆的背影消失,才掩嘴笑道。

 

“啧啧啧,模样倒是端正,看起来像个老实人,可惜年纪太小了,又是个瞎子,唉……”

 

方嫂叹了口气。

 

我心里也跟着叹了气,要是能被方嫂看上,跟她过日子,我都觉得小日子肯定会很快乐。

 

“方嫂,你可别小瞧了这瞎子,别怪我没提醒你哦,要不是我嫁了人,我都想跟这瞎子过。”

 

许倩一半认真一半玩笑地说道。

 

“啊?大庆兄弟不好吗?”

 

“好是好,但他那种事不能满足我,这瞎子我刚刚偷偷摸了一下,那里鼓鼓的,看样子可不小。女人不就图点那个事吗?”

 

许倩美目闪着异彩。

 

“嘘,你小声点,要是被大庆兄弟听到,也不怕你们夫妻感情出问题啊?”

 

“听到就听到呗。”

 

许倩一脸无所谓地说道。

 

我却知道许倩的心思,心里不免有些得意,暗道:你哪是看,你是直接摸了,要不是被方嫂撞上了,现在还在嗯嗯哼哼,一脸欢快呢。

 

“你个死丫头,又闹矛盾了?”

 

方嫂顿了顿,又道:“你找我,就是为了给我和这小子说媒?”

 

“是啊。你不要的话,下次我就去勾引他,嘿嘿。”许倩嘻嘻笑着。

 

“死丫头,你春心动了?”

 

方嫂惊疑地看着许倩,又把目光投向了我这边。

 

我心里乐开了花,看来以后有的是机会单独跟许倩相处了,这会我反而把更多的目光投向了方嫂。

 

方嫂倒没有许倩那么浪,看起来温柔娴静,尤其是她这会靠在床头坐下,我甚至都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

 

“是啊。”

 

许倩笑了笑,“嫂子,其实你不用那么端架子,你都空窗这么多年了。别人不知道,我可清楚的很,你心里比我更渴望男人的抚摸,嘻嘻,反正这里除了我们两个,没其他人,要不你摸摸这瞎子的那里,真的,特别大。”

 

一边说着,许倩一边拿着方嫂的手,按在了我的裤子上。

 

不。

 

不要啊……

我哭笑不得,心底的呐喊,仿佛被方嫂听到了一般,她按住我的那东西,浑身就跟触电了一般,瞬间就弹开了。

 

方嫂的脸火烧一般,啐了一口,“死丫头,没个正行,我,我先走了。”

 

方嫂慌慌张张地走了,屋里又留下了我跟许倩。

 

原本我熄灭的邪火,再次腾地冒了出来。

 

可没过多久,方嫂又转悠悠地回来了,红着脸对许倩说:“抽空把这小子介绍给我,要是合适的话,我,我想试试。”

 

她一说完,一溜烟地跑了。

 

许倩哈哈笑着,盯着我看了许久,才道:“没想到方嫂也被这瞎子给撩出了春心,嘻嘻,到时候跟方嫂一起伺候着瞎子,肯定特别有意思。”

 

顿了顿,她又道:“不过嘛,现在这小子只属于我一个人。”

 

许倩把房门关好,脱掉衣服,光溜溜地又钻进了被窝,恰好刘大庆也溜达了回来。

 

许倩或许是放开了,把刘大庆叫进了屋。

 

“嗯”了一声,紧接着,我就感觉一大坨温热的肉肉坐在了我胯间。

 

热乎,紧致,舒服的我魂儿差点儿飞了。

 

接下来,席梦思床开始吱呀吱呀的晃动。

 

我隐约猜出了什么,但毕竟第一次经历这个,亢奋之下,又有点儿害怕。

 

动静太大了,尤其许倩嘴里开始哼哼唧唧,到后来干脆大声地叫着“太撑了、不行了、人家要死了”之类的话。

 

这下我总算明白了。

 

我被许倩这女人给弄了,而且就在她老公眼皮子底下。

 

舒爽,兴奋,羞耻,多重刺激下,让我亢奋到了极点,不由自主的配合着许倩的节奏起起落落。

 

幅度越来越大,很快我就喷了。

 

只听刘大庆焦急的喊了一嗓子,“快,快,快起来,趴那儿别动。”

 

“哦,哦。”许倩慌乱的应着,但又在我身上使劲磨蹭了一两分钟才离开,然后就又听她羞涩的嘟囔道:“老公,要是这回种不上咋办?”

 

“咋地,你还想多弄几回哦!”

 

“不,不是,我是怕……”

 

“别废话了,赶紧撅着,都快流出来了。”

 

刘大庆语气挺冲,显然不高兴,但没过一会儿,就又传来一阵巴吱巴吱的声音,还伴有许倩龇牙咧嘴的嘶嘶声。

 

卧槽,这两口子真变态,居然当着我的面玩起来了。

 

恼羞之下,我也彻底摸清了今晚的形式,原来刘大庆把我哄骗来,就是来给她媳妇播种的。

 

本来光这事儿我也能忍,可拿什么方嫂当借口,就太他娘的不是人了。

 

这一刻,我心里对这两夫妻充满了厌恶。

 

虽然在街坊眼里我是个穷瞎子,但也绝不会为了这种恶心的事儿,出卖自己。

 

这刘大庆这不是个男人,竟然让别的男人弄他自己媳妇,还在旁边打配合……就在这时候,刘大庆气喘吁吁起来,“咱歇会儿,待会再种一次。”

 

我草,还来?

 

想起许倩的威猛,我想挣扎,想反抗,更想逃离,可身子动不了啊。

 

而且……

 

想到刚才那种妙之又妙的快感,我又沉默了。

这两口子真不要脸。

 

屈辱的同时,我竟也喜欢上了这种滋味。

 

醒来的时候,已经第二天中午,睁开眼第一件事儿就是往裤子里摸了一把。

 

黏糊糊的,但总算东西还在,而且看上去再弄几回都不是问题。

 

“大牛,你醒了?来,快喝碗鸡汤,解解酒。”

 

“别叫我大牛,我有大名儿。”

 

见许倩端着碗,笑盈盈的凑过来,我没好气的哼了哼,心说这对狗男女敢把主意打到我头上,不就欺负我是个瞎子吗。

 

“对对,是嫂子不对,以后叫张强,强子乖哦。”许倩话头倒变得很快,但眼神儿却还在我腰下打量。

 

卧槽,昨晚还没弄够?

 

看她那眼角含春的样子,肯定在想着昨晚的事儿。

 

哼,这么正经的事儿,咋能让女人在上头,就算再疯,也得好好地趴着,让男人在上面……

 

想到这儿,我脑子里立即冒出了馊主意,接过碗喝了两口,就不经意的问了句:“嫂子,那个……大庆哥没在家?”

 

“哦,你哥出门了,晚上才回来。”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柔柔的,低着头,半咬着嘴唇。

 

我有些好奇,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敢情她一直在盯着我的下面。

 

嘿,尝过了滋味,就忘不了了吧。

 

我嘿嘿一笑,抬手把把剩余地鸡汤撒在了她的身上。

 

“唉哟。”

 

许倩被烫得叫出了声。

 

“咋啦?嫂子。”

 

“没,没啥。”

 

她红着脸犹豫着,或许是想起我是个瞎子,接着就当着我的面脱掉了上衣。

 

昨晚眼睛被蒙,这还是头一次看见许倩的身子。

 

太美了,结实有料,尤其是胸脯上那两坨,白白嫩嫩的。

 

看得我脑门充血,不由自主的把手伸了过去。

 

“啊?强子……”

 

许倩本能的挡了下。

 

我索性继续装瞎,一边强硬的把手搭上她胸口,嘴里同时问着:“嫂子,你……是不是蒸了馒头,这又大又软和的,肯定好吃。”

 

“强子,别别,这……”

 

“这不是馒头?”我紧跟着补了句。

 

“是是,是……馒头。”

 

许倩的声调立即小了,脸红的能渗出血。

 

我忍不住暗笑,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捏啊揉啊,直到她传奇越来越粗,脸上的红晕串上了脖子,才又补了句:“嫂子,你家的馒头肯定好吃。”

 

说完就把嘴凑了过去。

 

她慌了,身子跟着往后倾,但随着身子晃动,那两坨肉就顽皮的跳来跳去,惹得我的小心脏差点儿跟着跳出来。

 

啧啧,太白了。

 

就算嫁了人,也跟十八少女没什么两样。

 

我心里顿时充斥了一股报复后的快感。

 

“嗯,嗯……”似乎被我揉出了状态,许倩紧咬着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不知道这会在她的心里,是希望我停手,还是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呢。

 

我有点好奇,随即身子继续前拱,当嘴鼻贴上去的时候,一股女人特有的幽香顿时充斥了我的肺腑,接着在体内燃烧成了邪火,欲罢不能……

 

“啊!不要。”

 

“啥不要,来嘛。”

 

这节骨眼上,我哪儿还顾得了她要不要,弄回来再说吧。

我张嘴咬上了她的馒头。

 

“啊,不要不要……”

 

许倩尖叫着推了我一把,小手软绵绵的,哪儿是什么拒绝,分明是给我壮胆嘛。

 

我毫不犹豫的把头埋进了她的胸口。

 

随着一声长哦,她死死地抱住了我的头。

 

“嫂子,你家馒头真好吃,上面还有甜枣儿啊。”趁喘气儿的档口,我继续装傻充愣。

 

“哦,强子你轻点儿,这馒头可不是随便给男人吃的,别给我咬坏了。”许倩说梦话似的,身子扭成了蛇,两手胡乱在我头上摸着。

 

真勾搭。

 

幸亏昨晚被弄了好几次,不然这会儿真的扛不住。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