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朋友的闺蜜偷吃|四个男生把我带到男厕所强|不停的被轮流灌满

范文吧
发表于2020-01-05 11:20:17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傻柱,不要、不要这样,你不能这样摸我那儿的,那儿只有我未来的丈夫才可以这样摸,你不要这样,傻柱,傻柱……”

 

郑芹一遍遍旖旎的央求着,呼喊着我,但是小手却是不松开,依旧紧紧握住我的身下。

 

很明显,我的举动已经让她性起到了极致,已经让她很难舍弃我身下的存在。

 

于是我感觉刺激了、更舒服了,心里也更贪婪的想要得到郑芹更多。

 

不过就在这时候,郑芹却是旖旎声中,被我撩弄到情不自禁的失语了。

 

 文学

“难怪、难怪女同事喜欢跟男朋友干那个,原来摸起来真、真的好舒服,好舒服……”

 

她还在我这个‘傻子’面前喃喃失语着,显然是傻子并不值得让她担心。

 

但我却从她的话里,听出了她对那种事情的渴望,以及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她是处!

 

那儿只有未来的丈夫才可以毫无隔阂的摸,被摸会感觉到很舒服,这足以证明她没经历过。

 

意识到这点,我贪婪的心火更旺盛了,我想要了郑芹的第一次!

 

于是下一刻,我望向了她那双裹在透明丝袜里的修长玉腿,望向了那条紧裹香臀的黑色套裙。

 

只要把套裙掀开,迅速丝袜和小裤一脱,我就可以……狠狠攮进去了。

 

而郑芹娇媚性感的小身子,也将会属于我,我将她生命中最初的男人!!!

强暴的念头在胸腔中翻滚,让我整个人都感觉到暴躁,直想把那念头转化为现实。

 

可最后的一丝理智还是警告我,万一事后郑芹报警了,我就会被警察抓走。

 

我可以不畏惧被警察抓走,但是我被抓走后,我的弟弟傻柱怎么办?

 

这种现实情况让我恢复了清醒,我没有强行占有郑芹。

 

但对于她身下的娇媚,我还是忍不住的伸出手掌,直接撩进了她裙子里面。

 

被丝袜包裹的玉腿好光滑,透出了属于那双玉腿的温润。而且在触摸到尽头处时,更是能感觉到手指间有些湿润,那是来自郑芹爱的反应!

 

意识到这点后,我更兴奋了,手掌想要更用力地贴合在郑芹身下,感受属于她的娇媚。

 

可偏偏在这时候,郑芹大羞中猛地推开了我,更是厉声质问,“你干什么?!”

 

很明显,这次是真的碰触到她底线了,所以郑芹也是真的生气了。

 

我刚才也是一时冲动没忍住,想摸她下面所以也就摸了,并没考虑后果。

 

不过眼下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后果也就必须合理应对。

 

感受到指尖的滑腻湿润,我顿时有了主意,傻乎乎的对她说道:“看你好像伤的挺严重,流脓都流淌到丝袜上了,所以我想揉揉你的伤口,免得你太疼……”

 

边说着,我边怯怯地看着郑芹,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如同犯了错误的小孩子。

 

我合理的解释,以及怯怯的样子,成功赢得了郑芹了相信。

 

她没刚才那么生气了,随即嗔瞪我一眼,羞声说道:“傻柱,这不是脓,这是……算了,反正、反正你不能摸我那里。”

 

身下那么娇媚羞人的地方,郑芹显然不会让我随便摸。

 

不过我不光想摸,我现在还想尝尝呢!

 

所以在她说着的时候,我就把黏粘着她身下湿润的手指递进了嘴巴里面,细细品尝。

 

微腥,还稍微有点咸涩,但却是属于郑芹那里的味道,真的好迷人。

 

于是我忍不住的赞叹,“还真不是脓啊,原来是糖水,真香甜!”

 

我的这种赞美让郑芹羞到捂住通红的小脸儿,没脸再看我,但她还是羞声对我说,“傻柱,那种东西不是糖水,不能吃的,真的不能吃。”

 

我才不管,我不光要吃,我现在还要吃她现成的。

 

所以我随后气呼呼的对她发起了指责,“你有糖水不给我喝,还骗我干活,还把我给传染了。”

 

“我不管,你现在就给我喝糖水,不然我就去你家找我叔儿,我跟他说你欺负我!”

 

我的话让郑芹当时就急眼了,既是我要吃她那地方她心里害羞,也是我要告诉她爹她害怕。

 

眼下她的胸前我玩弄了,我的身下她把玩了,这事要是传出去,她脸就丢光了!

 

所以郑芹随后对我各种央求,“傻柱,好傻柱,那真不是糖水,不能喝的……”

 

她表示可以给我买饮料,但是我并不需要,我需要的可不是饮料,我需要的是她那娇媚的地方,所以我执意坚持,更是坐在地上裂开嘴嚎啕大哭。

 

我不怕引来人,但是郑芹怕,所以她顿时急到不行不行的,最终只能答应我,“给你喝,给你喝还不行吗?不过只能喝一口,你也不许乱动……”

 

乱不乱动的再说,眼下先用嘴巴尝尝郑芹那里是个什么滋味。

 

这么娇滴滴的美人,身前此刻荡漾的那两蓬娇媚都那么粉嫩迷人,身下应该更性感吧?

 

我很期待,于是直接吩咐到郑芹,“趴下,把屁股撅起来,我要喝糖水!”

 

郑芹被我说的大羞,但终究还是红着脸,丝袜玉腿笔直站立,将上身弯了下去。

 

这也就导致她身后的挺翘成功撅了起来,连套裙的裙摆都绽放开,曝出了那其内性感妩媚……

我原本以为,女人的长丝袜都是连裆的,但郑芹却以她自身情况告诉我并不是。

 

虽然裙外看起来像是连裆的,但实际上大腿外侧却是两根吊带。

 

那透明吊带袜看起来相当的性感,就跟遮掩住郑芹身下娇媚处的白色真丝小裤一样性感。

 

原本真丝小裤就薄,这会儿紧贴在了郑芹的那里,更凸显出了她娇媚诱人的轮廓。

 

那种曼妙的轮廓之美,简直让我心动到不能自持。

 

这可是我头一次见女人的身下,而且还是郑芹那么娇滴滴的大美人!

 

于是我忍不住了,直接掰开她那双裹在透明丝袜里的大腿,狠狠的将嘴巴凑了上去。

 

没有任何意外的打扰,我的脸庞当即闷在了郑芹的身下。

 

哪怕隔着真丝小裤,也依旧让我感受到了她那里迷人的温热。

 

而这时候的郑芹,却在我的亲吻之下贪婪的吻弄中,爆出了迷离的娇吟。

 

那种娇吟声是从她内心最深处泛起来的欲渴望,在无法压制后挤出来的媚魂声,好像天籁,钻进我的耳朵里,更是直勾动着我的心头,让我情不自禁的抱住那双丝袜玉腿,在爱抚的同时狠狠亲吻着郑芹那迷人的地方……

 

只是半分多钟的工夫,郑芹就被我吻弄到不行了,小手使劲拍打着我的手臂。

 

“傻柱,傻柱不要喝了,我没有、没有糖水了,你不要再喝了,求你了!”

 

她骗谁呢,那娇媚的小身子反应可大得很可是相当敏感,拿舌头一撩就有反应。

 

所以我根本不管她,只管贪婪而放肆的吻弄着,隔着小裤咬动着。

 

我当然不会用很大的力气去咬,不会让郑芹感觉到痛,但每次的亲吻咬弄,却会让她发出歇斯底里的娇吟声,那双裹在透明丝袜里的玉腿更是忍不住的打着哆嗦,仿佛都被刺激到站不住了!

 

“郑芹,你的糖水真好喝,我还想喝,我要喝一辈子,我要永远这样喝下去!”

 

郑芹那娇媚地方对我的刺激,让我情不自禁的说起这个。

 

而这种话让郑芹更羞了,且她看起来也特别的难受,娇息急促中旖旎的向我央求着。

 

“傻柱,傻柱你不要再亲弄了,我那里好难受,就好像起火了一样。”

 

“我求你了,我从来没有被人碰过那里,你不能再亲弄了,再亲弄下去我会受不了的!”

 

受不了,受不了会怎么样?受不了就会让我那个弄进去!

 

想到这点,我心中就斥满了亢奋,于是嘴巴下面更卖力,直把郑芹亲吃到小脑袋不停地前后摇晃着,任乱发低垂在地上她也不管不顾,真的是被我亲吃到要死了。

 

“傻柱,不可以再亲吃了,你快松开我,快松开啊,我那里面好难受,好像有蚂蚁在咬我一样,你不要再亲了吃。不要!!!”

 

郑芹越是拒绝,我就越是兴奋,而兴奋的反馈则是亲吃的更加卖力,让她的羞声更加旖旎……

 

可渐渐的,我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她如果是个已经结婚的女人,可能和我玩玩也就玩玩了,被我撩的肯定妥协。但她不是,正相反她还是个初女,没有经历过那种事情。

 

即既有第一次的珍贵性,又有身为初女的羞赧,即便忍不住了,她又怎么可能主动要求跟我做那事儿?所以我立刻变了主意,伸手勾住她真丝小裤的边缘,猛地给她拽了下来。

 

“我要和你玩大盗偷糖水的游戏,我这里是大盗,你那里有糖水,我要去偷咯!”

 

在我兴冲冲喊着的时候,郑芹当时就连羞带急的,因为倒低着头的她看到了我正撅着我的‘大盗’准备去她那娇媚的胴体里面偷糖水。

 

她当时就急疯了,“傻柱,傻柱不要,那里不可以塞进来,你不能塞进来啊!!!”

 

不能?我现在都憋到要爆炸了,你说不能就不能?

 

就冲你身子前面那俩晃动的丰满大宝贝儿,就冲你两条丝袜上湿漉漉的爱的痕迹,我也得塞进去!

下一刻,我就强行按住了郑芹,让她保持着在我身前高高撅起屁股的动作。

 

与此同时,我也猛地纵挺腰身,朝着她那具娇媚的胴体狠狠破去——

 

“疼疼疼,傻柱快停下,我那儿好疼,疼!!!”

 

我都还没碰到那具娇媚身子呢,郑芹就死气掰咧的喊疼,哪疼?!

 

随后郑芹的话做出了解答,“你按到我后背上的蛰伤了,赶紧把手拿开!”

 

我这才恍然大悟,刚才为让郑芹保持撅腚的动作,我一手按住了她脊背让她直不起身来,却不小心按到了她后背的伤处,这才换来她的急切疼声。

 

意识到这点后,我赶紧把手拿开,可郑芹也趁着这个机会快步前冲,逃离了我的束缚。

 

在将真丝小裤迅速提好后,郑芹红着脸望向我,眼神中斥满羞恼与责怪,显然是在责怪我刚才对她的强迫,“傻柱,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太过分了!”

 

我……我也没的解释了,只好继续装憨扮傻,“我就是想和你玩游戏,张寡妇就是这么和人玩游戏的,说是让把大盗放进去……”

 

事实上人张寡妇真没说过这话,不过今晚编排她两回我也没啥不好意思的,毕竟她的作风全村人都知道。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让我的话有了更大的可信度。

 

郑芹在不远处站立面对着我,羞急的呼吸着,因为情绪太过强烈的缘故,导致胸前都在颤动。

 

那两蓬傲娇的粉嫩美好,此刻完全展现在我面前,绽放着它们的美与魅。

 

感受着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诱惑,我忍不住的就想凑上手再去感受下。

 

可偏偏就在这时候,里屋突然传出咳嗽和下地的声音,傻柱醒了!

 

亲弟弟醒了,我这冒牌货也就该暴露了,这让我很紧张。

 

可郑芹显然比我还紧张,她满心认为屋子里面睡觉的人是我才对。

 

于是下一瞬她就着急忙慌的穿好衬衣扣好扣子,红着脸急匆匆的往门外跑。

 

跑出门时还对我低声嘱咐,今晚的事对谁不能说出去。

 

我当然不会说,这么旖旎的好事,我巴不得每天来一回呢,只是今晚没能睡了郑芹,这让我心中有些隐隐的小不爽,而这种不爽也就落在了随后从里屋出来的傻柱身上。

 

“大晚上的不睡觉,你跑院里来干啥?”

 

当我质问傻柱的时候,傻柱抓挠了乱糟糟的头发,“我撒尿……”

 

这个答案让我无语,我横不能让他尿床上了,所以也就只能这样了。

 

在傻柱撒完尿回屋睡觉后,我就坐在了院内,静静等待着郑芹的再度上门。

 

她被蜂子蛰了,拿来的奶瓶还在我这呢,里面的奶水也没涂抹,而且还有她的胸杯。

 

我是‘傻柱’,胸杯这么明显女性化的东西如果被我拿出门,那显然会出事情的。

 

所以我笃定郑芹会回来取,绝不可能任由危险留在我家。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在等了大概十多分钟后,敲门声就再度响起,郑芹重新回来。

 

这个时候的郑芹还穿着之前那身衣服,但是因为没有胸杯的存在,导致胸前紧绷绷的衬衣显得更加迷人了,不光勾勒出了她胸前傲人的轮廓,更是有两处爱的凸起,好迷人。

 

不过就在我惦记她胸前那对饱满的时候,郑芹却向我索取起了奶瓶跟胸杯。

 

这两样东西我当然可以给她,但是拿回手中的郑芹却不爽了,“我奶瓶里的奶水呢?”

 

我很认真的抹了抹嘴巴子,“我闻了闻,好香,就忍不住喝了。”

 

郑芹顿时气到小脸通红,“我去表婶那要来抹背的,你没给我抹,还给我喝了?”

 

我很委屈,低着头一副犯了错的小模样,“可是、可是我好饿……”

 

世界上没有人可以跟傻子讲道理,医学家都做不到,郑芹更做不到。

 

所以她只能拿着空奶瓶和黑色胸杯准备走人,但……这事我不同意。

 

就她胸前那迷离的俩大宝贝儿,我要是不吃上几口,我难受!

 

于是就在郑芹准备走人的时候,我直接从后面扑了上去,双手更是紧紧扣住了她胸前娇媚,任那两蓬饱满紧紧充盈在我掌心,被我肆意的揉捏着、亵玩着。

 

而此刻郑芹所能做的,唯有一声接一声的醉人嘤咛,以及那斥满央求的‘不要’……

“郑芹,我饿,我还想喝奶奶,你给我喝嘛,你这就有,我要喝……”

 

边疯狂亵玩揉弄着郑芹身前的曼妙美好,我边埋头在她后脖颈上,纵情的吻弄着。

 

而我身下的强硬态度,也隔着裙子作用在了她的身后浑圆挺翘上。

 

因为她羞涩挣扎的缘故,扭来扭去的让我那里好舒服,我真想攮进她身子里面去。

 

可就在这时候,郑芹一句话却引起了我的兴趣——

 

“傻柱,傻柱你听我说,我这没有奶水,只有喂宝宝的人才有奶水,表婶有,我带你去!”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