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进湿润的甬道|男朋友控制我蝴蝶上课|镜子对着床 把镜子遮住可以

范文吧
发表于2019-12-09 14:40:16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如果有人问我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是谁,我的回答肯定是嫂子——李素。

我叫赵威,二十二岁,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我口中的嫂子和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还记得当初我还是一个对爱情充满了好奇与憧憬的懵懂少年,见多了乡下女人,突然见到从城里来的她,简直惊为天人。

她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随意散落在身后,红唇性感而妖娆,一举一动之间都带着说不出的韵味。

 文学

那夜,我失眠了,想着她那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情不自禁的把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献给了她,当然是用手解决的。

后来发生了一件无法预料的事情,让我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她,爱的不仅是她的绝美容颜,更加爱她的温柔善良。

两个月前,父亲为了给我挣大学学费,没日没夜的在工地上苦干,却因意外被砸断了双腿。

因为医药费的事情,把亲戚朋友求了个遍,得到的却是一个又一个冷漠的嘴脸。

就在我走投无路时候,李素送来了三万块钱,加上工地的赔偿款,父亲的医药费才算是有了着落。

父亲卧床不起,而母亲需要时刻照顾着,家里又没有其他经济来源,深思熟虑之后,我决定跟着她前往苏州打工。

我上班的地方叫鸿泰服装厂,李素是工厂裤子部其中的一个部门主管。

我的工作就是把裤子部生产完成的裤子拉到仓库中,虽说风吹日晒十分辛苦,但是比较自由,工资相对来说也高一些。

算算日子,在厂子里上班也有一个月了,每天能和李素一起上下班,还能住在一起,我很知足,虽然说我这辈子和她是没有什么可能了,但就这样默默的能看着她也挺好。

“叮铃~~叮铃。”

下班的铃声把我从回忆中拉了回来,摇了摇头,告诫自己别在胡思乱想。

在厂房里四处张望,没有看到李素的身影,想着她应该是在办公室,跟着大部队出了厂房,我就走到门岗处等待着她。

“嫂子怎么还没有出来呢,难道还在忙?”

看了看手机,下晚班已经十多分钟了,心中有了些不好的预感。

掏出手机给李素打过去电话,系统提示说手机已经关机,我心里一惊!

“会不会是马健那个王八蛋又欺负嫂子了?”

马健是工厂里的副厂长,这秃顶的老东西对李素是垂涎已久。

前几天上班期间,我无意中他在楼道里对李素动手动脚。

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李素虽然极力反抗,却不敢大声呼救。

怒火燃烧的我冲上前去要收拾马健那个王八蛋,但是被李素给拦住了,最终在她的哀求下,不得已打消了报警的念头,也为了李素的名声,那件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

难道马健又骚扰李素了?

心中焦急的我朝着二层小楼而去,里面都是些工厂里的高管办公的地方,既然李素没有在厂房里,那么应该就在办公楼。

“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我一路狂奔,气喘吁吁的来到了办公楼,不知道马健办公室具体位置,只能挨个查找,每个办公室中都是空无一人,我便直奔二楼。

突然,李素的呵斥的声音传来:“马健,你这个畜生,快放开我!”

追寻着她的声音来到角落里的一间办公室,只听到一个带着坏笑的声音:“只要你今晚陪我一夜,那件事情我可以现在就答应你。”

透过猫眼看到马健坏笑着,一只手抓着李素的手腕,撕扯着她的衣服。

头发凌乱的李素双手护胸,被老秃驴堵在墙角,上半身的一些雪白已经露了出来。

只见她剧烈的挣扎着,但她一个弱女子哪里会是马健的对手,只能勉强护着身子,不让老东西占便宜。

在这一瞬间我想到了许多,马健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李素,而且她还不敢呼叫和报警,难道有什么把柄在老东西手中,亦或者是她有求于那头老秃驴?

这时马健猥琐一笑,道:“小贱货,你男人几个月还不回家一次,我就不信你没有需求,今天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听着马健猥琐的笑声,我恨不得立刻冲进去狠狠的暴打这老东西一顿。

透过猫眼,看到马健的爪子朝着李素胸前抓去,双眼欲裂的我双手用力砸了门,怒吼道:“老东西,快放开我嫂子,要不然我就报警了。”

老秃驴惊了一下,随即恢复了正常,却放开了李素,走到办公椅前坐了下来,点根烟抽了起来,像是没事人一样,一副有恃无恐的态度。

“小威,不要报警,我没事。”李素连忙整理了一下衣服,朝着门口走来。

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我与她对视了一眼,看到她双眸中满是委屈与悲伤。

如果我再晚来片刻,后果不敢设想。

“马健,艹你大爷!”怒气冲冲的我要冲进去教训老东西。

李素连忙抓住了我,轻轻摇头,大眼睛中泛着水雾。

“小威,别冲动,回家再说。”她强忍着泪水,看她楚楚可怜的模样,心中更是气愤。

“嫂子,今天我一定要让他……”

“回家!”话没说完,被她用不容置疑的语气打断。

从认识她开始,就没有见过温婉可人的她发脾气,一时间愣住了。

“李素,我所说的事情你考虑一下,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我等着你的答复。”马健抽着香烟对她说了一句。

她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咬了咬嘴唇,抓着我的手腕下楼。

这一刻,只觉得心脏隐隐作痛。

……

回到家中,李素进了卧室中把门反锁,随后房间里传来抽泣的声音,她的哭泣声就像是利刃一刀刀扎在我的心脏之上。

心爱的女人被欺负成这样,我却还一直抱怨她,却对那老东西没有丝毫办法,在心中暗暗发誓,我一定要让马健得到应有的报应。

站在门外安慰了好久,她才算是止住了哭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眼角依然有泪痕,看了我一眼,进了厨房。

她炒了几个小菜,说要我陪她喝酒。

既然她要喝酒,我就陪着她大醉一场,发泄下心中的苦闷与心痛!

李素端起倒的满满的酒杯,道:“小威,喝。”

“嫂子,少喝点……”

“没事……”

陪着一心找醉的李素一杯接着一杯,三两酒下肚,只觉得脑袋晕晕乎乎的。

两人喝着闷酒,客厅里满是寂静,她突然开口道:“小威,你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坏女人,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不起高翔?”

高翔就是我那位邻居大哥,也是在苏州上班,是货车司机,经常要跑远途,和李素聚少离多,我来苏州一个多月,也没有见到过一面,听说这几天就要回来了。

那位邻居大哥也不是什么老实人,听说他在外面有女人,而且烂赌,李素为了这个家,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女人,更不是一个好妻子,但是高翔就对得起我吗?他……”李素说到这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而且我努力奋斗了这么久,绝不能看着属于我的位置落于旁人。”

梨花带雨的李素趁着酒劲,把她为什么会忍气吞声的原因告诉了我。

原来我所在的裤子部经理马上要退休了,而裤子部的三位主管中,李素是最有机会升职的热门人选。

谁也没想到,对李素垂涎已久的马健趁机要挟,告诉她说想要得到部门经理的位置,就要拿身子来交换……

努力了这么多年,眼看就要熬出头,她决不允许自己的心血白费,但也不想出卖自己的身体。

一时间犹豫不决。

马健正是看出了她的犹豫,才有了上一次在楼道里的事情。

“嫂子,我知道你不甘心,但是我绝不允许你那样做,关于部门经理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

我掷地有声的话语在房间里回荡,梨花带雨的李素双眸中充满了意外与担忧。

“小威,你千万不要做什么傻事啊。”李素满脸紧张,生怕我会冲动之下会做出什么傻事。

“嫂子,你放心,我不会冲动的。”

她知道我心意已决,叹了口气,再看向我时多了一些莫名的味道。

又是几杯酒下肚。

“嫂子,我实在是不能喝了……”

话音刚落,只觉得胃里翻江倒海一般,急忙跑进了卫生间。

一番呕吐之后,趴在马桶上大口喘气,李素轻拍着我的后背,道:“都是我不好,明知道你不能喝,还让你喝这么多。”

“只要嫂子开心,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强撑着身体,露出一个微笑的表情,我黑白分明的双目中满是温柔与真诚。

李素俏脸微红,轻啐道:“就知道哄我开心。”

被她搀扶着回到了我的小窝,只觉得脚下一滑,下意识的抓住了她的手臂,在她的惊呼中,两人倒在床上。

李素的身子正好压在我的身上,不争气的我有了些异常反应,和她平坦的小腹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

感受到我的变化,李素忍不住嘤咛了一声,在我耳边犹如炸雷响起。

房间里的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安静的能听见彼此的心跳。

只见她的小脸儿像是熟透了的红苹果一般,慌慌张张的从我身上爬了起来,大眼睛有意无意的偷瞄着我。

“嫂子我不是故意的……”红着脸跟她解释。

“没事,快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李素丢下一句话后,逃似的跑出了房间。

此时的我浑身燥热哪里还有心思睡觉,脑海里不断的回放着刚才发生的一幕,身体愈发的亢奋,无处发泄。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隔壁她房间里隐约传来些声音,听到这声音,我身体一震:“难道嫂子又在自己动手?”

和李素住在一起的这一个多月,我时常在深夜听到隔壁房间里传来那种声音。

她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自然是有那方面的需要,而邻居大哥又经常不在家,不得已才会自给自足。

此时,我恨不得立马冲过去隔壁房间。

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幻想着隔壁房间那无比诱人的画面。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隔壁才渐渐没了动静。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体内像是有一团火在燃烧一般。

最后实在没忍住,顾不得其他,我蹑手蹑脚的来到卫生间里。

刚走到卫生间里,便看到一套女人的贴身衣物,不用说也知道是李素的。

刚准备做坏事,没想到脚下一滑……

“哎呀。”

我惊呼了一声,揉着自己像是被摔成两半的屁股,暗怪自己不小心,刚要起身,卫生间的门却突然被打开了,随之传来李素充满担心的声音:“小威,怎么了?”

我与她四目相对,一时间两人愣住了!

我现在手里拿着她的贴身衣物,任谁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时间像是放慢了无数倍似得,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只觉得非常的内疚与羞愧。

“啊……”

李素惊呼了一声,连忙捂住了通红的脸颊,能看到她那雪白的脖颈因为害羞而发红。

这种事情,被逮个正着,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赶紧低着头解释道:“嫂子,我……我实在是忍不住,所以才……”

已为人妇的李素看着眼前的一切,俏脸更加羞红。

“小威,你……”

面红耳赤的我只觉得十分尴尬,低着头不敢看她。

毕竟是经过人事的女人,她很快便恢复了平静,道:“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有需求很正常,这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能这样了!”

看她没有责怪我的意思,我连忙点了点头,把手中属于她的内衣连忙挂在了衣架上,扭捏道:“嫂子,我给你弄脏了,明天帮你洗一下。”

话音刚落便后悔了,李素的贴身衣服如果我帮她洗的话,岂不是有些过于暧昧,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咳咳……”

李素像是被我的话呛到了似得,剧烈的咳嗽了两声,身体随着咳嗽颤动了两下,看的我眼睛都直了……

看着我毫不掩饰的侵犯目光,她瞪了我一眼,道:“你不用管了,赶快回去休息吧。”

“是我疏忽了,也是时候给你物色个女朋友了。”说完便用家长的语气催促着我回去睡觉。

我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真想立刻告诉她说我已经有喜欢的女人了,而且那个女人就是她,当然,这些我是万万不敢说出来的。

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翻来覆去,我怎么也睡不着,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清晨,李素如往常一样,喊我起床、吃饭。

饭桌前的我低着头不敢面对她,脑海里不断回想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小威,高翔这几天就要回来了,你要老实点。”李素呢喃了一句,脸色羞红。

“知道了嫂子。”

我自然是明白她所说的‘老实点’是什么意思,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没有生气,我心里情不自禁的有些窃喜的感觉

也不知道高翔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今生才娶到李素这样的大美女,想到接下来这几天要发生的事情,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吃过了早饭,与李素并肩而行,来到了工厂。

在裤子部跟她说笑了一会,再一次告诫她千万不要答应马健的要求,见她答应了后,我才放下心来。

上班时,我又趁着空闲的时间,跟交好的同事打听着关于马健的一切,那老东西三番两次的欺负我的女神,我绝不会轻饶了他。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三天,或许是李素把我的话听进了心里,亦或者是高翔大哥就要回来了,马健两次找她,都被她以各种理由给推辞了,让提心吊胆的我稍稍安心一些。

今天是周六,邻居大哥回来的日子。

“小威,饭做好了,你收拾行李干什么?”

“嫂子,饭我就不吃了,今天翔哥就回来了,我住在这里怕翔哥多想,所以打算出去住几天。”

“花那冤枉钱干什么,你住在这里,高翔也是知道的,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不用担心的。”或许是想起了那夜在厕所里的事情,她的俏脸微红。

“我……”其实我也不想离开,但是想到晚上她和高翔绝对会那啥,我心中有点不是滋味,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放宽心好啦,快来吃饭。”

李素不让我走,出去住的事情也就这么被李素给扼杀了,她今天特意穿了一套紧身的衣服,凸凹有致的身材,展露无疑。

我当然知道她是穿给高翔看的,心里火辣辣一般的疼,连香喷喷的饭菜都难以下咽。

人家小两口本就是夫妻,一切都是合理合法的,但我就是感觉到憋屈。

“铛~~铛”

晚上,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门外响起敲门声,高翔终于回来了。

“翔哥。”我强颜欢笑着跟高翔打招呼。

“小威啊,一年多没见,我都快认不出来你了。”他拍了拍我的肩膀,露出淡淡的微笑。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还没吃饭吧,我去给你做点饭。”李素看到高翔后,满脸欢喜。

“翔哥,你和嫂子说话把,我先去睡觉了。”看着高翔与李素亲密的样子,心中犹如刀绞。

“咱们兄弟好不容易见一次,睡什么觉啊,坐在一起喝点酒,叙叙旧多好。”

“算……好吧!”

我本来想拒绝的,可是一想到干柴烈火的两人与我脑补出来的画面,我就特别难受,正好大醉一场。

“去买几个菜,买瓶白酒,我跟小威说会话。”高翔语气平淡。

“翔哥,还是我去吧。”我怎么舍得自己的女神被人趾高气昂的指使,但是人家是两口子,我又能说什么,只能自己去买东西,让李素在家里休息。

高翔以为我是在客气,拉着我说:“没事,让她去就行。”

“高翔,医生说不让你喝酒。”李素为难的看了他一眼。

“让你去就去,哪有那么多事。”高翔面色一沉,道:“我这次来可是带了好东西,少喝点酒没事。”

李素无奈,只能去买酒菜。

不一会,她就伶着四个菜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一瓶白酒。

“翔哥,我酒量不行……”

“男人哪有不能喝酒的,兄弟我告诉你啊,男人就不能说不行。”高翔给了我一个你懂的眼神。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