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货 真紧真湿水多_ 王妃分开花瓣摩擦花核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17 11:01:56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我接过砖头厚的两本书,心里瞬间有十万只草泥马尥蹶子而过。

麻痹的——

从小到大,我最烦的就是看书了。

要不是这样,我能连高中都没考上?

我简单翻看了两页,再没了兴趣,于是走到炕柜那儿,把两本书扔了进去。

我计划好了,等明年大阴年一到,爱咋滴、就咋滴。

 文学

反正,我不想学这些破玩意儿。

有那闲工夫,都莫不如多养几只小鸡,时不时的还能吃到鸡肉、补补身子呢。

赵寡妇也不介意我的态度,她始终笑吟吟的盯着我。

等我坐回炕沿,她就掏出一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一些半透明的液体。

“来,大刚,我帮你开启天眼!等你看过《阴阳》中的劝鬼篇,就能正儿八经的给人瞧病啦!”

玻璃瓶里的液体,是黑牛眼泪。

里面那些浑浊的黑颗粒,则是烧掉的符箓灰。

再加上我有道行加持,两相结合,就能开启天眼。

这我倒是来了兴趣。

我琢磨着,等我开了天眼,往后再偷看谁洗澡,那得老方便了吧!

说不准,天眼还有透视功能呢。

到时候还要去县城的彩票站刮彩票去。

我要让彩票站的老板娘,赔的连裤衩子都不剩。

赵寡妇冰凉的小手,蘸着几滴牛眼泪,在我眉心正中央轻轻涂抹着。

片刻后,我体内升起一股暖流,不受控制的朝着眉心涌去。

嗡——

我的脑子里,恍惚响起一声闷响。

下一秒,我的眼前就出现了新变化。

我能看见脏东西了!

在我家棚顶上,果然飘着两只阴鬼。

那男鬼长得很凶恶,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从太阳穴直贯到下巴颏。

那女鬼却相当的好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泛起一层雾。

最奇怪的是,女鬼身上居然没穿衣服,就这么光着身子,就这么清楚的呈现在我眼前。

“咦?他这么快就开了天眼?”

“看来赵寡妇说的没错,这小子的资质,果然是出类拔萃啊!”

“不行,我得赶紧走了,我觉得有些危险!”

那男鬼似乎胆子很小,嘟囔了几句后,嗖的一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女鬼却不肯走,忽悠一下、飘荡到我身前,眼睛里闪烁着好奇之色。

妈了巴子的——

你瞅我、我就瞅你。

反正有赵寡妇在,我怕个屌?

这会儿,赵寡妇拉上了窗帘,又去了趟外屋。

我则是咔着眼睛,把女鬼从头到脚、打量个遍。

这小妞儿,属于娇小玲珑型的,身形可袖珍了。而两条腿儿,却是笔直笔直的,

发现我在看她,对方也不害怕,反而咯咯咯的笑着,不停的转身,似乎想让我看的更仔细些。

我纳了闷,心说脏东西都这么开放嘛?都不怕被别人看?

此外,脏东西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吓人啊。

天眼望去,它们和普通活人没什么两样。

片刻后,赵寡妇回到里屋,把一套被褥铺在了炕上。

我有些发蒙,问道:“赵姐,你这是要干啥?”

“干啥?当然是干一些你们老爷们都爱干的事儿呗!”赵寡妇说道。

说话时,赵寡妇就拉扯我,想要帮我摘巴衣衫。

我推脱两下,说道:“咱们还是先做点饭吃吧,我肚子都饿了。”

“再说了,屋子里还有个女鬼呢,我别扭啊!”

我琢磨着,赵寡妇是不是被我给整上瘾了?

她就这么想跟我滚大炕?

赵寡妇把我扑倒在褥子上,笑呵呵说道:“呦——你饿啦?那正好,我来喂你!”

“至于女鬼……就让它随便看嘛!看着看着,你就习惯了。”

我搞不清楚,为啥赵寡妇的力气那么大。

我都使劲儿挣扎了,结果到底没扯过她,让她把我摘巴的,溜干净!

没一会儿,赵寡妇摘掉了外面的短袖和短裤,露出她里面的贴身衣物来。

哎呀妈呀——这些贴身衣物,简直太不正经了。

瞅瞅还是半透明的,隐隐约约的。

还有小裤,那是啥玩意儿?

那是正儿八经的裤衩子么?

要我看,那就是几根细带子,胡乱的系在一起,就一块巴掌大小的布。

这会儿,赵寡妇就完全占据了主动,可要比在苞米地时,大胆多了。

整个过程,那女鬼就半飘在空中,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似笑非笑的盯着我。

被赵寡妇这么一整,我还能控制得住?

别说是有一只女鬼盯着我了,就算满屋子全是鬼,我都该做啥、就做啥。

农妇有山泉,技术还特么全!

只要是个正常的老爷们,那甭想抵抗的住。

——

——

赵寡妇在我家住了七天。

这些日子,只要我还行,她就想方设法的勾搭我,让我贡献粮食。

现在,我一想起那方面的事儿,我都想吐!

我都没法正常走道了,清一色得扶墙。

就连上厕所,我都是蹲着的。

赵寡妇还逼着我,开始学习《阴阳》,从里面的劝鬼篇开始,练习那些拗口的咒语。

我觉得,嘴里的舌头,好像都打成了个中国结。

不过,练习咒语的好处,也是很明显的。

从那之后,我家屋子里,再没出现过阴鬼。

按照赵寡妇的说法,咒语念动时,会沟通天地法理,对阴鬼形成强大的威压。

随着咒语的不停念动,那威压还会不断叠加,最终就会逼迫阴鬼远去。

“大刚,到今儿个为止,我身子里那些残留的道行,就都转移到你体内啦!”

“往后,滚大炕的事儿,我不会再为难你!”

“不过你要注意点儿,道行入体,你身上的阳气就会格外的旺盛,对小娘们有强烈的吸引力。”

“你可别拈花惹草的,整出一身病来呀!”赵寡妇说道。

我翻了翻眼根子,心说啥意思?

有了道行之后,我还成了香饽饽了?

我才不信呢!

白天,我躺在炕上,歇息了一整天。

赵寡妇说话算话,果真没再勾搭我。

等到傍天黑时,我不仅变得生龙活虎的,反而感觉体内的力气,好像比以前更大了。

“喂——大刚,大刚……你在家没?”

我正在练习劝鬼诀,这时院子外响起熟悉的声音,却是我发小胡小闹过来了。

看见赵寡妇待在我屋子里,胡小闹就干笑了两声。

他笑的可贱了,把牙花子都翻出来了。

“干啥?你有事儿?”我问道。

胡小闹没着急回答我,反而拉着我来到了屋外,像是要刻意避开赵寡妇。

“行啊你,村儿里有传言,说你把赵寡妇给吃独食了。”

“这么一看,传言果然是真的啊!”胡小闹说道。

让他这么一说,我肚子里就泛起一股苦水。

妈了巴子的——

吃独食儿,听起来挺好听,可让你一天七八次,你试试?

也就是我现在恢复过来了。

要是昨天这工夫,我抬眼皮都嫌累。

“赶紧说正事儿,你过来找我啥事儿?”我问道。

我跟胡小闹是光屁股长大的,只要有他掺和,那准没好事儿。

什么打架斗殴啊,去水库偷鱼啊,戏耍小娘们啊……

我俩在村儿里,都快成了万人烦了。

“嘎嘎——当然是好事儿啊!你知道不,今晚儿李老师要去锅炉房洗澡。”

“我听她跟烧锅炉的二大爷打招呼了,让他把水烧好,晚上七点左右,她就过去。”胡小闹贱兮兮的说道。

李老师……要在锅炉房洗澡?

卧槽——这个可以有哇!

我回屋跟赵寡妇打了声招呼,随口撒了个谎。

而后我和胡小闹两个,着急忙慌向着锅炉房方向而去。

胡小闹说的这个李老师,她叫李芬芳,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在农小教英语。

当年读小学、初中,我俩都在一个学校。

这小娘们外表上看斯斯文文的,实际上,她可特么坏了,又属于闷骚型。

记得上小学六年级那会儿,李芬芬就开始早熟。

她答应我们班级的男生,可以数她裤衩上的点点,一秒钟一块钱。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