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校花宿舍被民工_ 我的苏州交换真实讲诉

范文吧
发表于2019-06-11 13:50:47归属于综合本文已影响我要投稿手机版

苏亦涵洗了澡之后,穿着嫂子的碎花睡裙,开口有点低,沟子若隐若现的,特别勾人,看得我心痒痒的,老是想看。

“黑娃,你看啥?”苏亦涵见我老是看她,双颊泛红,拂了拂耳边的发丝,露出了无可挑剔的锥子脸。

刚洗了澡,脸蛋红扑扑的,看着特别可爱,就像一枚熟透的水蜜桃,白里透着红,红里泛着白,真想咬在嘴里,一口吞了。

少女幽香混合着淡淡的香皂气味,不断的飘进我鼻子里。我小腹阵阵发热,就是没起来,可能还是和红肿有关系。

“亦涵姐姐,你真好看,比电视里的女演员还好看。”我傻傻的说,说了之后又一阵傻笑,跟孩子似的。

“黑娃,亦涵姐姐和嫂子,哪个好看?”苏亦涵的俏脸浮起一团勾人嫣红,翻个白眼,开门见山的问。

“都好看。黑娃喜欢看嫂子,也喜欢看亦涵姐姐。”我傻乎乎的说,心里却在嘀咕,她已经村里最好看的女孩子,咋的还在乎这个,似乎要和嫂子比个高下。

除了身材,她都比嫂子强。

 文学

“亦涵,你到村里的时间也不短了,有什么计划了没?打算咋个扩大村里的黑桃种植?”嫂子抓起筷子,分别递给我和苏亦涵。

“说起这个,就头大。村里一半的果园都在王家手里。他们确实有技术,就是不配合。更恼火的是,我刚来,村民不信我,就是相信王大山那老混蛋。”苏亦涵苦恼的说。

“这就麻烦了,我们之前彻底得罪了那只臭老虎。他回去跟王大山一说,就更不会配合你了。”嫂子苦笑。

“慢慢来吧,没有三五年的时间,也没法改变一个村子的经济。”苏亦涵长长的吐口热气,不再说发展经济的事儿,挟了一段蓊菜,认真吃饭。

吃完早饭,嫂子急忙收拾碗筷,苏亦涵去换衣服。

我又想去偷看,被嫂子叫住了,“黑娃,你这个懒虫,今天还没放牛哦!你吃得饱饱的了,也该让牛儿吃早饭了。”

“晓得喽!”我悄悄的扮个鬼脸,出了堂屋向牛圈走去。

我刚进牛圈,堂屋门口响起苏亦涵的声音:

“雪梅,我之前答应让黑娃坐摩托的,这会儿正好有时间,我托着他出去转几圈吧!等会儿放牛也不迟啊。”

“亦涵,你不知道,刚耕完了春田不久,我家的牛瘦了好多,得补一补,要多吃青草。”嫂子解释说。

嫂子说的春田,就是春季耕田。我们村落后,地势又不好,没有机器耕田,全是水牛耕地。

我家的两头牛,主要就是来用耕地的,耕一亩地,一般十几块。一头一天只能耕两亩左右,太多了就受不了,容易累坏。

不过,有的村民很坏,故意少报土地的面积,明明一亩二的地,有的说一亩,还有说九分的,就是想占便宜。

“这样吧,黑娃把牛牵出去,找个草多的地方拴着,坐了摩托后又去放。”苏亦涵提出了折衷的办法。

“黑娃,你要把牛拴好哦。”嫂子叮嘱说。

“晓得啦!”我解了绳子,牵着牛走了。

“晕死,我差点忘了个事儿。雪梅,张桂兰说,她家今天要摘桃子,15块一天,问你去不?”苏亦涵急忙进了灶屋。

“当然去啊!干一天,算一天嘛。有15块,也不错了。”嫂子爽快的答应了。

“那就好,你收拾完了,就去吧。别管黑娃了,我会照顾他的。今天中午,他就在我小姨家里吃。”苏亦涵说。

“好!”嫂子麻利的收拾了起来。

过了会儿,我牵着牛,和苏亦涵一起走了。

经过笔夹坡的时候,我见坡脚到处都是青草,就把牛拴在树上,让它们在这儿吃草。

笔夹坡离我家不远,只有200米左右,三个坡并排挨在一起,中间的高,两边的矮,很像一个笔夹。

所以,就叫笔夹坡。

“黑娃,你家两头牛,耕一季春田,能赚多少钱?”苏亦涵一边检查绳子,一边问我。

“不知道。”我用力摇头,我以前是傻的,真不知道一季能赚多少钱,只记得耕一亩水田是15块左右。

过了会儿,我和苏亦涵到了她小姨胡若兰家里。

她是城里人,在村里也没别的亲戚,只有一个远房的小姨。

胡若兰刚离了婚,一个人住。苏亦涵来了,正好给她作伴,相互有个照顾。

她住的是砖房子,一共四间,挺漂亮的。虽然比不上楼房,住着却很舒服。

苏亦涵刚把黑色的雅马哈R15推出来,胡若兰带着一个年轻男人回来了。

这个男人,我认识。

他叫王四发,王四虎的堂弟,今年大学刚毕业。估计是在城里没找到合适的工作,就回农村了。

“小涵,你等一下。”胡若兰一把抓住苏亦涵的小手。

“小姨,你干嘛?”苏亦涵翻个白眼,拉开了胡若兰。

“这是王四发,刚大学毕业。小姨看来看去,就这小伙子还行,有文化,知书达礼的,人也长得精神。你们可以处一处。”胡若兰卖力的推荐王四发。

我一下就蒙圈了。

这个胡若兰,吃饱了撑的啊!苏亦涵被发配村里,一心要发展村里的经济,现在怕是没心思谈情说爱了。

不过,胡若兰的话透露出了一个重要消息,说明苏亦涵还没男朋友。要不,她不会这样着急的拉红线。

她有没有男朋友,关你屁事啊!

我暗自呸了声,发现自己变得好贪婪,一边想要得到嫂子,心里还念着苏亦涵,居然想打她的主意。

男人都是贪心的动物,果然不假。

“小姨,别闹。我现在这样子,没心思谈这个。再说了,你想让我在村里窝一辈子啊?”苏亦涵哭笑不得的瞪了胡若兰一眼。

“苏亦涵,你说话真好笑,谁规定的?我就要在村里待一辈子。我回来,只是想发展村里的经济,以王家的条件,随时都可以去城里买房子。”王四发脸色一沉,财大气粗的说。

“行了,我不管你是什么发,总之一句话,你不是我的菜,有多远,闪多远,以后别来烦我。”苏亦涵跨腿骑上摩托,拍了拍我的肩膀。

“来喽!”我急忙爬了上去,假装害怕的样子,紧紧的抱着苏亦涵的小蛮腰。她的腰又细又柔软,标准的杨柳细腰,真舒服。

她的背也很柔软,好像没骨头似的,紧紧的贴在一起,少女幽香扑鼻而入,飞扬的金发拂在我脸上,脸上痒痒的,心里更痒。

我咬着牙,好想把爪子移上去,抓在手里好好的享受一番。感受一下女孩子的到底有什么不同。

“黑娃,别抱这样紧,亦涵姐姐的腰都快断了。”苏亦涵俏脸泛起了红晕,拍了拍我的爪子。

“兰姐,谢谢你的好意。我原以为,苏亦涵是个好女孩,原来她是这种人。我没必要在她身上浪费时间。”王四发冷笑走了。

“那个什么发,你站住,把话说清楚。”苏亦涵气得发抖,下了摩托,跑步追了过去,愤怒瞪着王四发。

哎!

亦涵姐姐真笨,居然上了这小子的当。

这样简单的欲擒故纵手段,也会上当,真是的。

“我有眼睛,自己会看。”王四发故作高深的说。

小子,敢和我抢亦涵姐姐,皮痒痒啦!

我握着拳头,思索着如何收拾这小子。

“哎哟啊……我肚皮好痛!”我参叫着趴在后座上,不停的揉着小腹。

“黑娃,你咋啦?”苏亦涵急忙跑了过来,抚着我的头,关心的问。

“亦涵姐姐,黑娃肚皮痛。”我用力憋了口气,故意弄出一头汗水。

“黑娃,别怕啊,亦涵姐姐给你揉揉。”苏亦涵一手扶着我,一手给我揉小腹。

好嫩!

小手好像没骨头一样,又嫩又滑,按在肚皮上真舒服。

没揉几下,我小腹就发热了,痒痒的好像要起来了。

“亦涵姐姐,你真好……哎哟!好痛哦。”我又叫唤了。

“臭不要脸,小爷一个大学生不要,偏和一个傻子搅在一起。”王四发双颊扭曲,愤怒而去。

“四发,四发,你别急啊!”胡若兰一边追,一边叫。

王四发是充耳不闻,头也不回的走了。

很快,胡若兰折了回来,两手叉腰,冷笑看着苏亦涵,“小涵,你要干啥?你别告诉小姨,你喜欢一个傻子。”

“小姨,你是不是吃枪药了?火气这样大。黑娃跟孩子似的,我只是好心的照顾他,哪儿跟哪儿?乱七八糟的的。”苏亦涵哭笑不得的瞪着胡若兰。

“那你为啥不和王四发试试。人家真的不错,王家的条件也好,不管合适不,可以处处看嘛。”胡若兰苦口婆心的说。

“王家的人,没一个好东西。小姨,以后别在我面前提王家的混蛋了。哼!”苏亦涵愤怒的哼了一声。

“王家的人,哪儿招你了?”胡若兰不解的问。

“王家霸占着近一半的果园,一直不配合我的工作。还有更可恨的,我先前去雪梅家里,遇上了未所未闻的怪事。”苏亦涵说了之前经过。

“小涵,你想太多了。陆雪梅欠王家的钱,没能力偿还,王大山为她好。泡三个月枣子就抵三万块,这样好的活儿,我都愿意干,没啥可埋怨的。”胡若兰理直气壮的反驳苏亦涵。

“小姨,你是真不明白,或是装糊涂啊?王大山父子就没安好心,当初借钱给雪梅,就在打她的主意。说是泡枣子,就是想占她的便宜,臭不要脸的老流氓。”苏亦涵冷笑说。

“小涵,你就是死脑筋。陆雪梅男人死了,一个小寡妇,能让王大山看上,挺好的。真进了王家,她就享福了。”胡若兰一幅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神情。

“行啦!我和你,没法交流。不说了,我带黑娃出去转几圈。”苏亦涵冷冷瞪了胡若兰一眼,抽了纸巾帮我抹汗。

“亦涵姐姐,你好厉害哦!黑娃不痛啦。”我抚着小腹,大大的吐口热气,傻笑看着苏亦涵。

“黑娃,你要记住哦,要是以后肚皮痛,就用手揉肚脐这一团,知道不?”苏亦涵一边说,一边教我。

多善良的女孩啊!

看着精致绝伦的俏脸,闻着醉人的少女幽香,我快醉了。

“傻子,你以后离小涵远点。要不,我就抽你。”胡若兰冷笑瞪着我。

“小姨,你越来越出息了,吓一个傻子。”苏亦涵不满的瞪着胡若兰。

很快,我和苏亦涵离开了院子。

这段路不好,又比较窄,苏亦涵骑得很慢,还是很抖。

我从后面抱着苏亦涵,借助车子的抖动,胸口老是蹭她的背,爪子偶尔在小腹揉下。

我不知道苏亦涵是啥感觉,反正我有很强烈的反应,小腹越来越热,感觉快要起来了。

我正陶醉的想着,要是真的起来了,就在她的屁股上蹭,车子抖得厉害,她不会怀疑我。

还没想好咋个蹭,车子突然停了。

“亦涵姐姐,咋不走啦?”我闭着眼睛,不知道咋个了。

“走个屁,有疯狗挡路。”苏亦涵取了头盔,甩了甩金发。

“亦涵姐姐,没有疯狂哦!”我睁开眼睛打量,啥都没有。

路的左边是一条小河,边上长着许多野草,还有桑树。路的右边是一片包谷地,只有几米宽,边上种着豇豆,开着紫色小花。

路的尽头。

不,准确的说是前方。

三个汉子横立路中。一个穿着大红花沙滩裤,一个光头,一个黄毛。

光头和黄毛,就是早上在我家里,被我打跑的两个家伙。穿大红花沙滩裤的汉子,和他们是一伙的,也是王四虎的狗腿子。

苏亦涵显然不喜欢他们,才骂他们是疯狗。

他们应该不知道我和苏亦涵在一起,肯定是王四发那孙子搞鬼,借刀杀人。

“苏亦涵,我们找傻子,和你没关系,别管闲事。”黄毛握着拳头,满眼怒火的瞪着我。

“亦涵姐姐,黑娃怕。”我缩回脖子,躲在苏亦涵背后,心里却在思索,怎么收拾这三个王八蛋。

光头和黄毛是我的手下败将,狗掀门帘全凭一张嘴,叫得凶。要是真的干起来了,他们不敢动手。

关键是牛大力,就是穿大花裤的家伙。他是王四虎身边的头号打手,人如其名,力大牛如,听说比王四虎还厉害。

“黑娃,别怕。你连王四虎那个畜生都能打趴,他们三个,还不够你放牙缝。狠狠的打他们,打坏了,亦涵姐姐顶着。”苏亦涵扶着我下了车,温柔的抚着我的短发。

“力哥,你听到没?姓苏的说,我们三个不够傻子放牙缝。我们两人没啥,你是虎爷身边的头号猛将。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别说你,连虎爷都没面儿了。”黄毛阴声说。

这小子好毒,怂恿牛大力替他报仇。

我握着拳头,心里涌起一股怒火。

“毛哥,别闹!以力哥的实力,一拳就能打趴这傻子。”光头好像没明白黄毛的用意,不满的瞪了一眼。

听他的口气,显然不相信我干趴了王四虎。我打王四虎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走了。这样丢人的事,王四虎肯定没对他们说。

难怪这两个小子还这样不知天高地厚。

“傻子,虎爷去你家拿枣子,你是不是骂他了?”牛大力压根没看黄毛和光头两人,冷冷的看着我。

“臭老虎?”我傻傻的问。

“黑娃,我们以后叫他死老虎。被你打怕了,不敢出来丢人现眼,就叫狗腿子来找你的麻烦,真不要脸。”苏亦涵用鼓励的眼神看着我。

“亦涵姐姐,他们三个人哦。”我假装抖了下。

“黑娃,听话。黄毛和光头两人,早被你打过了,他们不敢动手。只有牛大力,他和王四虎差不多,你连一只臭老虎都能打趴,一头笨牛,更不在话下,打他。”苏亦涵温柔的说。

“笨牛,你过来,亦涵姐姐叫我打你。”我两手叉腰,傻里傻气的看着牛大力,好像不怕挨打似的。

“你们两个,一起上,左右夹击。”牛大力瞪了黄毛和光头一眼。

“力哥,这小子有把傻劲。我和毛哥之前吃过他的亏了,再去也是白瞎。”光头脖子一缩,尴尬的后退了两步。

“毛娃子,你呢?”牛大力瞪着黄毛。

“力哥,说真的,我也有点虚火。”黄毛连忙后退。

“黑娃,看到没,他们两个怂包很怕你,不敢动手。只要你打倒这头笨牛,亦涵姐姐明天又让坐摩托,好不好?”苏亦涵温柔的拍着我的肩膀。

“晓得喽!”我用力点头。心里却有点小迷糊,之前鼓励我打王四虎,这会儿鼓励我的打牛大力。

这好像是借刀杀人。借我之手打击王四虎的嚣张气焰。

王四虎已经败了,要是牛大力也败了,王四虎身边这伙二流子,就不敢这样嚣张了,以后要再找我的麻烦,只能靠人多了。

“臭傻子,你找抽啊!”牛大力握着拳头,冷笑冲了过来。

“黑娃,别怕,打他。”苏亦涵给了我一个有力的大熊抱。

好舒服啊!

她抱得很紧,胸口贴在一起,紧紧地挨着我,感觉很舒服。

“亦涵姐姐,你身上好香哦。”我闭上眼睛,贪婪的嗅着。

“黑娃,笨牛来啦,打。”苏亦涵急忙松开,指着牛大力。

“笨牛,过来。”我傻笑。

“臭傻子。”牛大力一拳砸了过来。

“笨牛。”我一把抓住牛大力的拳头。

尴尬了,不管牛大力如何用劲,抽不回去,也没法向前推进,好像生了根似的,憋得面红耳赤的,也无法撼动分毫。

黄毛和光头两人,吓得发抖,脸色苍白。

“力哥,别慌,我回去叫人。”黄毛踉跄跌倒,连爬带滚的跑了。

“力哥,你顶着,我去找帮手。”光头好像见了鬼,撒丫子就跑。

“黑娃,你真棒。记住哦,以后不用怕笨牛和死老虎了,他们敢骂你,欺负嫂子,你就打他们,知道不?”苏亦涵温柔的拍着我的脑袋。

“晓得啦!”我用力点头。

“牛大力,你们咋个知道,黑娃在我这儿?”苏亦涵冷笑看着汗如雨,脸色发白的牛大力。

“听别人说的。”牛力大咬牙说。

“黑娃,用力捏他。”苏亦涵冷笑。

“啊……傻子,松手,手指断啦。”牛大力发出了痛苦惨叫。

“还不说,是不是真想缺胳膊少腿的滚回去?”苏亦涵沉声问。

“是……是发少爷告诉虎爷的,说黑娃在你家。”牛大力痛苦说。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返回综合列表